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六百四十章 事起(二)
    太孙回来之后,便进了寝室。

    顾莞宁和太孙对视一眼,然后张口吩咐一声:“琳琅,玲珑,你们两个将阿娇阿奕带出去玩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两个丫鬟带着孩子出去了。

    屋子里再无旁人。

    太孙走上前,将顾莞宁揽进怀中,靠在她的耳边低声道:“阿宁,父王三天后就要启程离京,前往冀州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两人同时沉默了片刻。

    太孙又低低地说道:“其实,皇祖父命父王出巡的时候,我当时一个冲动,本想张口说和父王一同前去。”

    太孙的语气里,透出一抹淡淡的唏嘘和感叹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太子都是他的亲生父亲。他这般坐视不理,眼睁睁地看着太子走上灭亡之路,和弑父其实也没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顾莞宁抬起眼,注视着太孙神色复杂的俊脸,轻声道:“你若是狠不下心,就命人先一步找到那个无为道人,先动手杀了他,以免后患。”

    太孙又沉默了许久,然后张口道:“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当然能体会太孙此刻的心情。

    当年,她做了太后之后,下令毒杀沈氏顾谨言母子,也是同样的心情。

    不过,成大事者,最忌心慈手软。

    太子好色昏庸,糊涂无能。此时处处倚重长子,还不忘存着戒备提防。他日若是登基做了皇帝,只怕第一个遭殃的就是他们夫妻两个。

    她不会将自己的命运交到别人手中,太孙也绝不会任人宰割。借着他人之手除去太子,势在必行。

    “萧诩,你不必如此自责。”顾莞宁轻声道:“你又未主动出手。他要自寻死路,怪不得别人。”

    “再者,一个人的性格,决定了自己的命运如何。就算没有这个无为道人,以后也会有别的道士出现。而且,父王就算多活几年,也改变不了什么局势。”

    太孙深呼吸一口气:“放心吧!我既已做了决定,就不会后悔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又压低了声音在顾莞宁耳边低语数句。

    顾莞宁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:“这一计甚妙!不过,也得仔细谋划,免得日后弄巧成拙,惹来皇祖父疑心。”

    太孙目光一闪,点了点头:“你说的是。此事确实要慢慢筹谋,不留任何蛛丝马迹。”

    他从不敢小觑元佑帝。

    元佑帝执掌江山数十年,精明睿智。绝不是易于之辈。更不是容易糊弄之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夫妻两个商议许久。

    门忽地被拍得啪啪响。

    顾莞宁微微一惊,沉声道:“是谁?”

    “娘!”

    “凉!”

    两声稚嫩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。

    是阿娇和阿奕这两个淘气包。

    顾莞宁哑然失笑,神色间的冷凝也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太孙的眉眼也瞬间柔和起来,故作吃味:“他们两个都会叫娘,没一个肯喊爹的。一对小没良心的,枉我对他们这么好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挑眉一笑:“你不过是早晚露个面。有时晚上回来得迟,孩子都睡下了。我整日整夜伴在孩子身边,寸步不离。孩子自然更依赖更喜欢我这个娘亲。”

    夫妻两个调笑两句,门外的两个淘气包却是急不可耐,拍得更急了。

    琳琅歉然的声音也响了起来:“太孙妃,奴婢想拦着小公子和小小姐,可他们两个就是闹着要进屋子。奴婢也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笑道:“他们想进就进来吧!”

    太孙大步去开了门。

    门一开,阿娇先一步扑了进来。太孙眼疾手快,忙接住女儿胖胖的小身子。

    阿奕也跟着扑了进来,却扑了个空,咕咚一声趴到了地上。既疼又委屈,哇地一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顾莞宁又觉好笑又是心疼,忙上前抱起阿奕,一边轻拍后背一边柔声哄道:“阿奕乖,别哭了。都是娘亲不好,娘亲动作太慢了,没接住你。都怪娘亲。”

    阿奕是越哄越娇的性子。被顾莞宁这么一哄,哭的更起劲了,泪珠一个劲儿地往外涌。

    阿娇趴在亲爹的怀里,咯咯笑着看热闹。

    太孙最疼孩子,却也见不得儿子哭成这样,皱眉沉声道:“男子汉大丈夫,磕着碰着也要撑着,哭哭啼啼地像什么样子。不要再哭了。”

    阿奕哪里听得进这些,将头埋在顾莞宁的怀里,继续哭泣抹泪。

    太孙还要再说,顾莞宁不乐意地瞪了过来:“阿奕额头都被磕红了,一定很疼,哭几声也是难免。你这个时候还训斥他,他能不委屈么?”

    太孙哭笑不得:“我才说一句,你就护上了。之前还说孩子由我来管教。像你这样护短,我还管什么?”

    顾莞宁坚决不承认自己护短:“我哪里护短了!”

    就这还叫不护短?

    前世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她表面看似严苛,其实最护着儿子,大事小事都要过问,几乎将所有重任都担在了自己身上。殊不知,越是这样护着,孩子无法真正独立。

    阿奕性情软弱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优柔寡断,和顾莞宁这个亲娘看似严厉实则骄纵的教育方式不无关系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实话是万万不能实说的。

    太孙立刻从善如流地改口:“是是是,你从不护短。是我这个当爹的心肠太硬了。阿奕疼得厉害,哭几声也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笑着白了他一眼,低下头,继续哄着哭哭啼啼的儿子。阿奕趴在娘亲香软的怀里,听着顾莞宁的温柔轻语,哭声渐渐小了。

    顾莞宁先松了口气,再一看,阿奕竟已经睡着了。眼角边还挂着两滴眼泪呢!

    顾莞宁失笑不已,轻轻伸手,为阿奕擦拭眼边的泪痕。然后将他放到床榻上。

    阿娇也有些困了,用小手不停地揉着双眼。不一会儿,就将小眼睛揉得红红的。小嘴也打起了呵欠。

    太孙心中溢满了怜爱,俯下头,亲了亲女儿的小脸。然后小心翼翼地抱着女儿在屋子里来回走动,一边轻拍着后背哄个不停。

    温暖的烛火下,太孙那张温柔俊美的脸孔,被一层朦胧的光晕笼罩。

    这安宁美好的一幕,也深深地烙印在顾莞宁的心里。此生永难忘怀!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北京快三app 香港六彩一码中特资料 黑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 广东11选5预测 黄大仙二肖中特图
浙江快乐12公式 贵州快3奖金的价格表 2018年一肖中特 助赢计划软件手机版 黑龙江p62奖池多少钱
六合彩现场开码 时时彩哪种玩法有漏洞 内蒙古十一选五走势图 时时彩玩法规则 江西快三app下载
北京赛车单双三期计划 真道人免费四肖中特 河南快三开奖记录 云南11选5开奖记录 福彩3d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