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六百七十三章 激流(三)
    那片触目惊心的鲜红,顿时勾起了太子的怜惜之意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沈青岚舍身相护,胸前中箭的人就是他。

    一个娇弱女子,肯在危急的情况下为男子挡箭。无论沈青岚怀着什么心思到他身边,她对他的心意,总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你快些回床榻上躺下歇着。孤相信你。”太子一想起当日的事情,些许怀疑便被扔到脑后,温和地吩咐道:“今日之事,孤自会问的清楚明白。”

    沈青岚眼底闪过快意,俏脸上浮出感激和感动,哽咽着说道:“殿下这般信任婢妾,婢妾就是立刻为殿下而死,也心甘情愿。”

    太子被感动了。

    太子妃被恶心坏了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太子妃才真正冷静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不管顾莞宁是否故意隐瞒,总之,顾莞宁如今已经是太孙妃,育有一双儿女,和太孙琴瑟和鸣。

    太子若真的生出杀心,或是想休弃儿媳,她第一个就不答应。

    “殿下,”太子妃定定神张了口:“这件事颇为复杂,不能只听一面之词就下定论。阿诩和莞宁现在都在宫中,只怕也是为了此事。该如何处置,还得看父皇的心意。”

    太子妃说的话也不无道理。

    不过,她明显偏向着顾莞宁,颇令太子不喜。

    太子扫了太子妃一眼,冷然道:“也罢,孤也进宫一趟。”

    太子妃立刻道:“臣妾也随殿下一起进宫。”不等太子拒绝,又说了下去:“此事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,说起来是家事。臣妾身为婆婆,断然没有置身事外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这一番话义正言辞,就是太子再不快,也挑不出不是。

    太子只得说道:“你随孤一起进宫。”

    然后,又扫了太夫人和沈氏一眼:“你们两个都留在府中,等候孤的发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青岚被绿儿搀扶着又躺到了床榻上。

    太子和太子妃已经离开。

    太夫人和沈氏也被领去了雪梅院里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胸前的伤又裂开了。”绿儿看着大片血迹,惊惧害怕,簌簌发抖:“流了好多血。”

    沈青岚却浑不介意,甚至恣意地笑了起来:“伤得重些才好。”

    不然,太子怎么会这般怜惜她?

    她别无选择,只能做了齐王世子手中的棋子。如果她不为自己谋划,等待她的绝没有好下场。

    这世上,没有一个人真正爱她在乎她。

    父亲爱的是昔日的沈梅君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母亲爱的是荣华富贵,一母同胞的顾莞宁视她如卑贱尘泥,同父同母的顾谨言也不屑认她这个姐姐。

    呵呵!

    无妨!

    她已经不是昔日那个任人宰割的沈青岚了。如今的她,救了太子一命,是太子宠爱的侍妾。日后太子还会抬她做侧妃。

    等皇上归天,太子就是世上最尊贵的男子。她只要牢牢地抓住他的心,她想要的一切唾手可得。

    到那个时候,顾莞宁也要匍匐在她脚下。

    还有辜负了她的齐王世子萧睿……

    想到齐王世子,沈青岚用力咬紧嘴唇,目中满是恨意,俏脸也有几分扭曲。

    绿儿在一旁看着,愈发心惊,战战兢兢地说道:“小姐,叶太医适才命人送了新配好的伤药来,奴婢给你上药吧!”

    沈青岚随意地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她是想伤得重些,可不是不想要命。

    前面还有锦绣荣华等着她,她要好好活下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太子和太子妃一起坐马车进了宫。

    一路上,夫妻两人并未说话。

    太子神色阴沉,太子妃的脸色也没好看到哪儿去。一个盘算着要借机除掉手段凌厉的儿媳,一个想着要如何保住儿媳的名声地位,俱是殚精竭虑。

    到了椒房殿外,李公公进去禀报,太子才张口叮嘱:“进去之后,不要胡乱说话。”

    太子妃敷衍地应了一声,压根没将太子的吩咐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李公公才出来:“皇上让殿下和娘娘进去。”

    太子和太子妃一前一后进了殿内。

    此时,太孙和顾莞宁并肩跪在正殿中间。元佑帝坐在上首,神色深沉,看不出情绪如何。王皇后也收敛了所有的情绪。

    太子一时拿不准元佑帝心意,也没敢胡乱张口说话,先上前行礼问安。

    太子妃紧随在太子身后。

    趁着行礼起身的刹那,太子妃迅速看了儿子儿媳一眼。见两人神色还算镇定,才稍稍放了心。

    看来,事情还未到最坏一步。

    “你们夫妻两个来的正好。”元佑帝喜怒难辨的声音响起:“顾家的事,想来你们也知道了。朕想问一问你们,打算如何处置此事?”

    太子立刻道:“一切但凭父皇做主。”

    毫无新意毫不出奇的回答。

    去了冀州一趟,看着似乎长进了不少。一遇到事情,就没了决断,总想揣摩他这个天子的心意。

    元佑帝微不可闻地哼了一声,又看向儿媳:“闵氏,你是怎么想的,说来给朕听听。”

    太子妃倒是没怎么犹豫,很快张口应道:“父皇,儿媳以为,这等家事,不宜宣扬。定北侯府是国之栋梁,于大秦有功。出了这等丑事,想遮掩保全名声,也是情理之中的事。怪不得他们。”

    太子忍不住斜睨侃侃而谈的太子妃一眼。

    太子妃却未看他,继续说道:“至于莞宁,一直隐瞒不提,确实有错。也应该挨罚。不过,除了这件事之外,莞宁并无其他过错。”

    “她嫁到府中三年多,行事有度,从不逾矩。将阿诩的衣食起居照顾得周全,对公婆也颇为恭敬。还生了一双儿女,精心教导抚养,堪称有功……”

    太子听的脸都黑了。

    这个闵氏,竟在这关口对顾莞宁满口赞誉之词。

    真是昏了头!

    万一元佑帝是想一杯毒酒赐死顾莞宁,或是直接命太孙休妻,她这么说,岂不是拂逆了元佑帝的心意?

    可恨的是,当着元佑帝的面,他没机会阻拦。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太子妃继续滔滔不绝:

    “儿媳以为,这既是家事,还是从轻发落为好。只要莞宁知错能改,以后不随意隐瞒,也就是了。”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辽宁35选7开奖信息 123993开奖香港赛马会 小游戏极速赛车 网上兼职赚钱 北京赛车pk10官网平台
体彩排列五 辛运28网址 大乐透专家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记录彩票控 江苏十一选五
新疆35选7投注 极速飞艇开奖网站 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亠 北京赛车 重庆幸运农场玩法
J8彩票网app 幸运飞艇-聚彩 吉林快三群 新疆时时彩 快乐十分下期预测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