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六百八十章 道别
    顾莞宁鼻子微酸,神色却十分平静,甚至笑着打趣罗芷萱:“我又不是去了不回来,你哭成这样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罗芷萱哭得更起劲了。

    宫中的一举一动,随时都有人密切关注。更遑论是这等大事。

    昨日顾莞宁还没出宫,定北侯夫人婚前不贞私自生女的丑闻便像风一般传遍京城。顾谨言竟不是顾家血脉,此事更是令人哗然。

    这等事情,就是发生在普通百姓家,也足以引人侧目。定北侯府是大秦武将勋贵之首,出了这等丑闻,更是骇然听闻。

    顾莞宁身为太孙妃,有这样不堪的生母,以后要如何在天家立足?

    紧接着,又传出顾莞宁将被送进静云庵的消息。

    明面上的说辞是为帝后吃斋抄经祈佛,实则是变相地严惩。

    去时容易,想平安归来,绝不是易事。

    罗芷萱惊闻此事,昨晚已经哭了两回。今日一大早赶着来送行,一见了顾莞宁的面,罗芷萱又情难自禁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傅卓走到罗芷萱身边,轻声哄道:“阿萱,你先别哭了。今日我们来给太孙妃送行。你这般哭哭啼啼地,徒惹太孙妃心中难过。”

    这是元祐帝的旨意,无人能更改。

    哭了也只徒增伤心和离别愁绪罢了。

    罗芷萱抽抽搭搭地嗯了一声,用袖子胡乱擦了眼泪,红着眼睛道:“顾妹妹,你此去一定要多保重。若是觉得闷了,就给我写信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轻声应下了:“好,你也记得给我写信。”

    “老天真是不开眼,”罗芷萱不敢说元祐帝的不是,只能将这一切都怪罪到老天爷身上:“明明是你母亲犯下的错,却牵连到了你身上。”

    傅卓也叹了口气,对顾莞宁说道:“今日太孙殿下被皇上留在宫中批阅奏折,皇上不松口,他连宫门都出不了。你放心,以后我时时跟在殿下身边,不会让他有机会沾花惹草。”

    他有心逗众人高兴。

    可惜此时人人心头沉重,谁也笑不出来。

    顾莞宁反倒是众人中最平静的一个,闻言笑了一笑:“我相信他,绝不会负我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姚若竹和罗霆相携走上前来,和顾莞宁道别。

    罗芷萱情绪外露,姚若竹含蓄得多。她走上前,握住顾莞宁的手,轻声又坚定地说道:“宁表姐,我相信,你一定会平安无事的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笑着嗯了一声:“你平日无事,多回侯府,代我陪一陪祖母。”

    姚若竹立刻应下了:“好。”

    罗霆一直没说话,到了此刻才张了口:“一路珍重。不管到了何时何地,一切都以自己的平安为重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抬起头,和罗霆对视一眼:“多谢罗大哥来送我。”

    罗霆目光清明,神色坦然:“若不是怕太过惹眼,我倒是想一路护送你到静云庵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不用了。”顾莞宁不无讥讽地扯了扯唇角:“父王早已吩咐府中的侍卫护送我前去静云庵,有数百侍卫随行,想来一定平安无事。”

    太子对她这个儿媳一直心存忌惮不满,此次终于逮到了落井下石的机会,巴不得将她送得远远地,永远都别回府才好。

    就在此刻,又有两辆马车来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一辆马车是定北侯府的,顾谨行崔珺瑶联袂而来。

    第二辆马车是平西伯府的,是丁骁顾莞华夫妇两人。

    “二妹,”顾谨行眼睛微红,咬牙切齿地低语:“早知会有今日,当初真不该留下沈青岚这个祸患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却道:“有人成心要对付我,就是没有沈青岚,也会揭露此事。”

    顾谨行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在暗中设局的人,必然是齐王世子无疑。

    当年齐王世子和顾莞宁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情意甚佳,谁能想到,两人会走到今天水火难容这一步?

    崔珺瑶也是满面黯然。

    骤然听闻此事,她也是无比震惊。

    之前她也曾有过类似的猜想。当这个猜想变成事实,带给她的错愕惊惧忐忑依然剧烈。

    顾莞宁被罚去了静云庵,定北侯府将要面临失了圣心被众人耻笑的困境……何去何从,令人惶惑难安。

    顾莞宁似看出崔珺瑶的茫然无措,抬头看了过来,轻声说道:“大嫂,不要惊慌失措乱了阵脚。我们顾家,绝不会轻易倒下。我顾莞宁,也不会永远沉寂。不出两年,我一定会平安回京!”

    崔珺瑶一怔,不由得看向顾莞宁。

    那张熟悉的脸庞,依旧镇定平静。

    崔珺瑶一直惶惑不安的心,也随着平静下来:“好,我们等着你回来。”

    红着眼眶的顾莞华也走上前来,低声说道:“二妹,你安心去静云庵。我也会时常回府探望祖母。”

    身材壮实脸孔英俊的丁骁立刻道:“我陪你一起回去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心中颇觉安慰。

    雨后方见彩虹,患难才见人心。

    顾家遭逢此劫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好在有众多亲友相助,不会被孤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又有马车来了。

    这次来的,是魏王府和韩王府的马车。

    魏王世子韩王世子俱在宫中,前来为顾莞宁送行的,是傅妍和林茹雪。

    傅妍见到兄长傅卓,目光颇有些复杂,不过,此时此刻不宜多言。

    傅妍直接走到顾莞宁面前,一脸痛惜地说道:“堂嫂品性高洁,此次却被定北侯夫人连累。我听了也觉得痛心。皇祖父现在正在气头上,堂嫂少不得要受些委屈。等过些时日,皇祖父消了气,我一定请世子为堂嫂求情。让堂嫂早日回来。”

    素来斯文少言的林茹雪,也走上前来,轻声道:“莲花出污泥而不染。我相信,堂嫂和定北侯夫人绝不相同。”

    比起之前来送行的众人,傅妍和林茹雪的言谈话语便少了些诚恳。

    彼此关系微妙,她们两个在惋惜的同时,少不得也会有些窃喜和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不过,到底还是来了。

    顾莞宁冲两人笑了一笑:“多谢你们的一番美意,我心领了。”

    来送行的人,还未停歇。

    又有一辆马车来了。

    顾莞宁扫了一眼,神色陡然冷了下来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腾讯分分彩走势 e族彩票 吉林11选5开奖号码 青海十一选五走势 白小姐走势图
博彩网有连码 时时彩9码平刷稳赚方案 恒彩和恒采88一样吗 广东快乐十分技巧 幸运农场怎么玩
360彩票甘肃快3走势图 黑龙江11选5走试图 易发彩票开户 菲博娱乐平台登陆 2013香港码报图库资料
河北11选5开奖 11选5倍投计划 重庆时时彩几点开始 时时彩一位必中口诀 2018白小姐一肖中特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