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六百八十四章 夜探
    “是不是胡言,皇伯母心中最是清楚。”顾莞宁讥讽地扯了扯唇角,心里暗暗生出疑云。

    之前未曾细想,现在想来,大皇子去世后,王氏本该留在楚王府里抚育高阳郡主。为何执意要到静云庵来?

    莫非,这其中另有缘故?

    王氏被戳中痛处,愤怒至极,怒目相视:“顾氏,你虽是太孙妃,在我面前只是晚辈。这般口出恶言,你就不怕落一个不敬长辈的名声吗?”

    顾莞宁毫不动容地回击:“皇伯母先语出刻薄,我敬重长辈,才有学有样。而且,我说的句句都是实话,何来不敬长辈之说。”

    王氏:“……”

    早听闻顾莞宁口舌犀利性子难缠,今日总算是亲自领教了。

    王氏气血阵阵翻涌,却硬是按捺下来。

    来日方长!

    今日暂且放过顾莞宁,以后总能找到机会……到那个时候,她定要让顾莞宁尝到后悔莫及的滋味。

    王氏收敛怒容,淡淡说道:“你一路奔波辛苦,又骤然从京城到了这里,心气浮躁语气冲些也是难免。你先去安置,以后我们两个多的是说话闲谈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,隐含讥讽之意。

    你再厉害,还不是被撵到了静云庵来?

    进来容易,想出去可就难了。

    顾莞宁并未动气,淡淡一笑:“皇伯母说的是,那我明日再来请安。”

    说完,起身行了晚辈礼,然后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王氏身为长辈,无需起身送行。阴冷的目光直直地盯着顾莞宁的背影,直至顾莞宁的身影消失在门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待顾莞宁安顿下来,天已经完全黑了。

    静云庵里修建的后院大大小小有十数个,王氏占去了最大最宽敞的一个,其他几个收拾得雅静的院子,也都有人居住。

    剩下几个院子里,顾莞宁特意挑了最幽静的一个。

    院子里有正厅和东西厢房,还有数间供仆妇居住的屋子。顾莞宁主仆数人住下,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院子里还设了厨房,锅碗器具一应俱全。

    珍珠进了厨房,便是一通忙活。来不及仔细打扫收拾,先将带来的锅具用上,熬了一锅粳米粥,做了几盘子咸酥烧饼,炒了四样清淡的蔬菜。

    顾莞宁胃口还算不错,吃了一碗粥,两个烧饼,才搁了筷子。

    琳琅领着几个丫鬟归置箱笼,又将顾莞宁住的东厢房细细打扫了一遍,犹嫌不够干净。

    顾莞宁随意地笑道:“明日再收拾也不迟。连着两日赶路,又忙活到现在,你们几个也各自歇着去。”

    琳琅却道:“今晚奴婢留下陪小姐吧!”

    往日在梧桐居的时候,顾莞宁习惯了和太孙独处,不留丫鬟值夜。如今到了静云庵,身边既无太孙相伴,一双孩子也不在眼前,想来一定分外孤寂。

    顾莞宁心中涌起暖意,口中却笑道:“不必了。你早些去歇下,明日清晨再来伺候。我一个人独宿也无妨。”

    琳琅见顾莞宁十分坚持,只得作罢。

    好在静云庵建在半山腰,山脚下有侍卫守着,周围又无人烟。夜里最多冷清些,总不会冒出什么不长眼的毛贼来吧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丫鬟们都退下后,屋子里很快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此时正是冬季,山上的温度比山下更低一些。这里的用度倒是不缺,屋子里燃了两个银霜炭盆。稍稍驱走了寒意和湿意,不过,也说不上温暖就是了。

    屋子角落处留了一盏烛台,散发出柔和的昏黄光芒,令清冷的屋子里也多了些许暖意。

    顾莞宁凝视着烛台,心里想起的却是一双儿女。

    往日,到了晚上,她总要陪着孩子许久,待孩子香甜地睡下,才会回屋就寝。孩子身边虽有乳母宫女照顾,却离不得她一时半日。

    她离开这两日,不知阿娇阿奕哭闹了几回……想到这些,顾莞宁心里一酸,眼眶也微微发热。

    她不担心丈夫。萧诩素来隐忍自制,哪怕身处逆境,也能撑住,想办法扭转逆势。

    她也不担心太子妃,太子妃已经不像昔日那般软弱无用,在内宅里稳稳立足,就是太子也抓不到她的错处,奈何她不得。

    真正让她忧心的,是祖母和她的一双儿女。

    算一算时间,前世这个时候,祖母已病倒在榻……这一世,众人的命运都因她有了微妙的改变。只盼着祖母能坚强些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万万不要被压垮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时间悄然流逝,已经过了子时。

    静云庵里的人都已安歇。

    山中并不安静,山风呼呼吹过窗棂,偶尔能听到乌鸦夜啼。

    顾莞宁不但没有睡意,反而愈发清醒,竖耳聆听外面的声响。忽地眉头微微一动,迅疾抓起身边的弓箭。

    这副弓箭,是当年太孙亲自动手送给她的。这几年来,她一直都用这副弓箭练射箭,每日坚持半个时辰,从未放下。

    张弓,搭箭,瞄准窗棂的缝隙。

    顾莞宁脸上毫无笑意,目光冰冷,手持弓箭,冷冷说道:“滚!”

    窗棂外并无异响,依旧是呼呼的风声。

    顾莞宁动也未动,声音并未扬高:“你胆敢开窗,我今日必让你血溅此地。”

    冰冷刺骨的声音顺着缝隙传到窗外。

    窗外终于响起了一个男子的声音:“你射箭伤我,必会发出动静。若是引来静云庵里的人,到时候你又该作何解释?”

    这个声音,同样低沉冷漠。又是那样的熟悉。

    果然是他!

    “因为你母亲不贞一事,你受了牵连,被送到静云庵来。若是再被发现你我在夜半‘相会’,你的名声再难洗清。”

    窗外的声音又响了起来:“到那个时候,就是萧诩,也护不住你。你这么聪明,怎么会想不明白这一点。现在说伤人,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瞳孔微微收缩,目中闪过冰冷的杀意,手中的弓箭并未松懈,随时都会放箭伤人:“你可以试试,看我是否虚张声势。”

    窗外没了声响。

    两人一个在屋子里,一个在窗外,默默无言对峙许久。

    窗棂忽地动了一动。

    顾莞宁毫不犹豫地放了箭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新疆25选7app下载 内蒙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彩票单双 幸运28骗局全过程 怎么选手机号码最吉利
2016平特一肖公式 竞彩足球开奖结果 北京金港国际赛车场 黑龙江22选5预测 金塔国际qq群
pk10五码二期必中技巧 四川金7乐单双 a彩娱乐是真是假 广西快乐十分软件 陕西十一选五号吗推荐
双色球玩法介绍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彩票控 快乐扑克 金凤凰彩票 广东十一选5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