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六百九十五章 短见
    咚地一声闷响。

    门外的太孙面色陡然一变,用力地踹开门。

    模糊黯淡的光线下,只见一个细瘦的少年软软地倒在墙边,额上血流如注。

    太孙心里一沉,厉声道:“穆韬,立刻去叫徐沧过来。”

    穆韬飞速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太孙大步进了屋子,跟在太孙身后的小贵子也慌忙进了屋子。这个沈谨言对自己倒是狠得下心,竟然一声不吭就撞到了墙上……这得有多疼啊!

    太孙不敢挪动沈谨言,在他身边蹲了下来,取出干净的帕子堵住他额上的伤。

    鲜血立刻将帕子浸湿了。

    太孙头也没回:“小贵子,拿帕子来。”

    小贵子平日随身伺候,身上总备着几条干净的丝帕。

    换了一条干净的堵上,很快浸湿。再换一条!

    沈谨言还有些神智,勉强睁开眼,冲太孙挤出一个虚弱的微笑,断断续续地说道:“姐夫,别救我。我死了,就不会连累姐姐,也不会连累顾家了……”

    小贵子听得眼泪都出来了。

    太孙也觉得酸涩不已,声音有些沙哑:“阿言,你要好好活下去。就这么死了,岂不是令亲者痛仇者快?想想沈青岚会何等得意,想想阿宁会如何伤心?”

    “以后别再做傻事了。”

    沈谨言已经无力再说话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徐沧一路拎着药箱跑进了屋子里。

    宫女点燃了几支烛台,屋子里亮堂堂的。

    沈谨言早已昏迷,额头上的鲜血已经流了一地,猩红刺目,看着触目惊心。太孙用帕子捂着沈谨言的额头,目中满是焦虑,神色急切:“徐沧,快些来给他止血。”

    徐沧神色凝重地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眼疾手快地为沈谨言敷上特制的上好伤药。药粉敷上不到片刻,血便止住了。然后诊脉施针,忙碌起来。

    太孙低声问道:“阿言的伤势可有大碍?”

    徐沧头也没抬地应道:“沈公子一心寻死,用力极猛,额头伤得颇重。之前流了许多血。现在血是止住了,脑子里是否有伤,一时也诊断不出来。得观察两日再说。不过,救治得及时,这条性命是抢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太孙略略松口气。

    能救回来就好!

    就在此时,门口又响起了一阵脚步声。

    “弟弟,”一个急切又凄然的女子声音在门口响起: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太孙目光一冷,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站在门口的,当然是问询而来的沈青岚了。

    之前“昏厥”了一回,在床榻上躺了许久,一不小心便睡了过去。等醒来之后,沈青岚听闻太孙到了荷香院来,顿时一惊。再听闻沈谨言寻死自尽,更是暗道不妙,立刻命宫女将她搀扶过来。

    沈青岚正要哀婉地哭上几声,一抬头,迎上太孙冰冷的目光,心里莫名地一凉。

    这不是她第一次见到太孙。

    当年她随着顾莞宁去傅家做客,曾和太孙有过一面之缘。太孙俊美雍容,性情温和,给她留下了深刻印象。

    眼前的青年男子,相貌和昔日没太大改变,却看不出半点温和的样子。目光冷凝如冰,无形的威势压得人几乎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沈青岚定定心神,挤出一丝笑容:“太孙殿下怎么会到婢妾的院子里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人教导过你礼数吗?”太孙冷冷地打断沈青岚:“你自小没亲娘,总有亲爹在身边。为何不会行礼?”

    沈青岚:“……”

    沈青岚脸孔陡然涨得通红,明知太孙是故意揭她伤疤令她难堪,却一个字都无法反驳。她如今只是太子侍妾,见了太孙,确实应该行礼。

    沈青岚忍着心里的羞愤,敛衽行礼。

    太孙眼皮都未抬一下,冷然道:“阿言伤得很重,我将他带到梧桐居里养伤。以后你不得靠近他半步。”

    沈青岚一惊,急忙道:“阿言是婢妾同父同母的亲弟弟。照顾他是婢妾分内之事,如何敢劳烦殿下。还是让他留在荷香院吧……”

    冷冷地一瞥,将她未出口的话全部堵了回去。

    太孙定定地看着沈青岚。

    沈青岚心跳加剧,手心冒出了湿漉漉的冷汗。

    “你想软禁阿言,令顾家颜面无光,令阿宁痛苦难过。”太孙缓缓张口,字字句句皆化作利箭,直直地飞向沈青岚:“有我在,绝无可能。”

    沈青岚下意识地为自己辩驳:“殿下误会了。婢妾只是出于姐弟情意,不忍见阿言在普济寺里辛苦度日,所以央求太子殿下,得了殿下首肯,才将阿言接进府中。绝无他意,更无伤害阿言的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“滚!”太孙丝毫不掩饰心里的厌恶:“等父王回府,你只管去找父王告状。现在立刻滚。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这个沈青岚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顾莞宁不会有此劫难。定北侯府也不会陷入此等尴尬境地。

    他不会在此时动手。因为,他要将沈青岚留给顾莞宁亲手处置。

    沈青岚此生从未受过年轻男子这样的羞辱,一张俏脸红了又白,白了又红。心中涌起无边恨意。

    凭什么顾莞宁能拥有深爱自己的夫婿?而她,却被心爱的男子当成棋子,送到好色昏庸年纪足以当她亲爹的太子身边?

    老天为何待她如此不公?

    她恨顾莞宁,更恨齐王世子。如今,她的仇敌名单里,又多了一个太孙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青岚满面羞愤地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小贵子压低了声音说道:“殿下,奴才刚才看着,这位沈美人怕是怀恨在心。走的时候脸都快扭曲了。少不得会在太子殿下耳边吹枕边风。”

    多事之秋,何苦再招惹麻烦。

    太孙冷笑一声:“她想做什么,都由她。父王想来寻我的麻烦,有了现成的借口,也正合适。”

    太子张口让顾莞宁去静云庵一事,令本就面和心不和的父子两人彻底生了隔阂。太孙心里一直憋着一股怒火。

    小贵子闻言暗暗心惊,低声劝道:“殿下还是谨慎些为好。父子失和,总是不太妥当。万一传出去,也不体面。”

    太孙目中闪过冷意,淡淡说道:“我心中有数,你不必多虑。”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