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六百九十六章 冲突(一)
    当天晚上,沈谨言被抬进了梧桐居。

    阿娇阿奕等了许久,才等到亲爹,俱是十分委屈,一前一后地扑进太孙怀中。

    太孙搂着两个娇软可爱的儿女,身上的冷意迅速褪却,脸上展露出温柔的笑意:“这么晚了,你们怎么还没睡?”

    “我们等爹回来。”姐弟两个异口同声地回答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,姐弟两人渐渐接受了亲娘不在身边的事实,对亲爹格外亲热黏糊。

    太孙先是笑了一笑,继而心中一阵酸涩。

    阿宁,我每天都在想你。

    你也一样想我吗?

    太孙深呼吸口气,将孩子抱进屋子里,耐心地说道:“今日我带了你们的舅舅到梧桐居来。他现在还没醒,等明日醒了,你们去看看舅舅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舅舅是什么?”阿奕习惯吃手指的习惯一直都没改,一边含着大拇指,一边含糊不清地问道。

    对一岁多的孩童来说,理解亲友关系也是必要的。

    太孙张口解释:“舅舅是你们娘亲的亲弟弟。”

    不提娘亲还好,一提起顾莞宁,姐弟两个顿时被勾起了伤心事,很快嚎啕哭了起来:“娘,我要娘。”

    太孙苦笑不已,只得耐着性子哄孩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隔日清晨,天际微微发亮的时候,沈谨言醒了。

    太孙听闻此事,立刻去了客房。

    沈谨言额上受了伤,裹着一圈又一圈的纱布。

    因为失血过多,他俊秀的脸孔几乎没有血色。见了太孙,沈谨言才从迷惘无措震惊中清醒过来,泪水瞬间夺眶而出:“姐夫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,他不是在做梦。

    昨天真的是太孙救了他。

    “阿言,你别胡思乱想,就在梧桐居里安心住下。”太孙怜惜地安抚道:“以后寻死觅活这样的傻事,可千万不能做了。”

    沈谨言哽咽道:“姐夫,你何苦救我?我是世人眼中的笑话,人人都瞧不起我。我活着一日,就会拖累姐姐一日。倒不如一死了之,也免得再连累姐姐。”

    太孙正色道:“为了保住你这条性命,你姐姐不知费了多少心思。你这样轻易舍生求死,令她的心血付诸流水。这样岂能对得住她?”

    “你昨日若真的死在府里,才是真的连累了你姐姐。外人不知内情,只会以为是你姐姐授意所为,你想让她担上弑弟的名声吗?”

    沈谨言到底年少,禁不住吓,很快便懊恼后悔自责起来:“姐夫说的是。是我思虑不周,头脑糊涂。差点就铸成大错。”

    太孙温和地说道:“你知错就好。以后万万不可轻生。蝼蚁尚且偷生,不管遇到什么困境,都得坚强地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沈青岚蹦跶不了多久。有我在,她休想再靠近你半步。”

    沈谨言用袖子擦了眼泪,点点头应下了。

    太孙转头吩咐一声,过了片刻,乳母们将一双孩子带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阿娇,阿奕,快些过来,叫舅舅。”太孙含笑吩咐。

    两个孩子走到床榻边,一起大声喊:“舅舅!”

    沈谨言心头一热,泪水又在眼中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他这般不堪的出身,贵为太孙的姐夫却未嫌弃,还让孩子们叫他舅舅……

    “舅舅,不哭。”阿娇伸出手,为沈谨言擦眼泪。

    一个不慎,手指戳中了沈谨言的眼角。沈谨言没好意思喊疼,眨巴眨巴眼,将泪水逼了回去:“谢谢阿娇,舅舅再也不哭了。”

    阿奕有学有样,也伸出小胖手给沈谨言擦泪眼,结果直接戳进眼里了……

    沈谨言忍了又忍,到底没忍住,泪水哗哗地流出来。

    太孙看着这一幕,忍俊不禁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小贵子神色有异地走了进来,低声禀报:“太子殿下在雪梅院里大发雷霆,和娘娘发生争执。娘娘身边的人来送信,请殿下快些过去。”

    太孙眉头动了一动,神色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太子半夜回府,被哭得梨花带雨哀哀戚戚的沈青岚吹了半夜的枕边风。一大早便沉着一张脸,怒气冲冲地到了雪梅院。

    太子妃也是满心火气,夫妻两个没说两句,便争执起来。

    “让沈谨言进府,是孤亲自点头首肯。”太子阴沉着脸怒道:“你为何要找岚儿的麻烦?还有阿诩,昨晚竟闯到荷香院,将沈谨言带回了梧桐居。这么做,何尝将顾放在眼底。”

    这声岚儿,听得太子妃恶心得快吐了,冷笑着应了回去:“殿下眼里只有沈美人,连这等事情都点头首肯,真是令臣妾大开眼界。”

    太子从来就是这副德性。

    当年宠着于侧妃的时候,于侧妃要风得风要雨得雨。后来郑环儿进了府,也颇风光了一段时日。如今,沈青岚又成了太子新宠。

    沈青岚哭上几声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太子便来寻她的不是,还连儿子也一并怪上了。

    太子真是被美色迷昏了头,竟纵容沈青岚到这一步。

    夫妻两个本就因顾莞宁的事心气不顺,今日互不相让,立刻争吵了起来。太子妃到底不擅长口舌争锋,很快落了下风。

    太孙进来的时候,见到的便是太子阴沉着脸怒骂太子妃的一幕,顿时心头火起,冷然说道:“昨日是我带走了阿言,父王心中有气,便冲着我来,何必欺辱母妃!”

    太子的怒气立刻就冲着太孙来了:“你来的正好。孤问你,沈谨言在荷香院里待的好好的,你为何要将他带走?”

    太孙讥讽地扯了扯嘴角:“我是阿言的姐夫,照顾他理所应当。不知父王又为何这般在意阿言的去处?莫非也要认阿言做小舅子不成!”

    太子:“……”

    太子太阳穴突突直跳,气得差点当场吐血三升。

    偏偏又无话可反驳。

    顾莞宁是太孙妃,沈谨言是顾莞宁同母异父的胞弟,是太孙的小舅子没错。

    沈青岚和顾莞宁是嫡亲的姐妹,如今是他的宠妾。父子两个扯到这些,本来就很尴尬。太孙这一张口,就戳中了他的痛处。

    只有正妻的兄弟才是舅爷。

    侍妾的兄弟,哪里谈得上什么小舅子?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幸运飞艇冠亚包赢钱 幸运飞艇群 pk10计划软件app 幸运飞艇 重庆幸运农场复式技巧
幸运飞艇开奖结果 幸运农场开奖结果 重庆幸运农场客服电话 幸运农场水果走势图 幸运飞艇开奖结果
幸运农场胆拖投注速查 重庆幸运农场 北京赛车助赢软件 重庆幸运农场必出公式 北京赛车pk10迪士尼
重庆幸运农场怎么玩 幸运农场开奖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直播 北京赛车pk10官网 北京pk10计划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