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七百零七章 对食(二)
    王氏哭了许久,才抬起头来,红肿的眼底满是杀气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绝不能让任何人知道。若是传出去,你我性命都难保。王家也会被我们连累。到时候,姑母第一个就会动手要了我的命!”

    这样的丑闻,足以击溃一个家族。

    譬如定北侯府,因为沈梅君当年私~逃生女婚后又偷~人生子的丑事,风雨飘摇,动荡难安。连累得太孙妃顾莞宁也被罚到静云庵来。

    她身为皇家儿媳,竟私下和内侍结成对食。此事一旦传开,王家必受牵累。

    齐公公从不忤逆她的意思,这一次却低声道:“娘娘慎重。”

    “太孙妃身份尊贵,虽被罚来此,可太孙殿下对她情深义重,一旦太孙妃出事,殿下绝不会饶过王家……”

    王氏立刻打断齐公公:“做得隐蔽些,不要留下证据。就算他疑心是我动的手,没有证据,又能耐我何?”

    齐公公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他不了解太孙是什么样的人,却深知一个男人为了心爱的女人,会变得何等疯狂!

    顾莞宁一旦出了事,同在静云庵的王氏根本脱不了嫌疑。太孙也无需任何证据,一定会对王家动手。

    “娘娘,三思而后行。”齐公公继续低声劝说。

    王氏斩钉截铁地说道:“不用再多想了。一定要趁着消息还未传去的时候动手。万一传开,动手便迟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时的顾莞宁,已经回到了院子里。

    玲珑压低了声音道:“小姐这一招引蛇出洞,果然灵验的很。”

    不过是稍稍透出一点风声,王氏就如惊弓之鸟,自露马脚。

    齐公公的真实身份,不算什么秘密。当年王氏的兄长将书童净身送进王府一事,知道的人不在少数。

    顾莞宁生出疑心后,命季同暗中查探齐公公的身份来历。不出几日,密报便送到了顾莞宁手中。

    顾莞宁淡淡一笑:“她藏着这一桩隐秘多年,现在已知被我察觉,接下来,少不得要来个杀人灭口。而且,此事越快越好,绝不敢迟疑。一两天之内就会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你立刻送消息下山,让季同领着两百暗卫潜上山,守在静云庵周围,随时待命。”

    玲珑立刻应了下来:“是,奴婢这就下山。”想了想又道:“从今晚开始,小姐悄悄到后面的屋子里睡下,让夫子守在小姐身边。”

    “珊瑚穿着小姐的衣服睡在屋子里。珊瑚的身形和小姐最像,做小姐的替身,最是稳妥。”

    小姐的安危最要紧,绝不能置于险境中。

    顾莞宁听到替身两个字,目中闪过复杂之色:“不用了。珊瑚擅长配药解毒,真论身手,反而不及我。遇到危险,我有自保之力。”

    玲珑一听这话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顿时急了:“小姐想亲自做诱饵,这怎么行!万一有个差池……不行,绝对不行!”

    顾莞宁瞪了没大没小的玲珑一眼:“我是主子,一切听我的。”

    玲珑生平第一次抗命:“事关小姐安危,可不能听小姐的。奴婢这就叫夫子和琳琅进来,看她们怎么说。还有珊瑚,奴婢也叫她进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去了门外。

    顾莞宁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玲珑!过了年就十九了,还是这般急躁的性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很快,陈月娘琳琅珊瑚一起进来了。

    暗中调查齐公公身份一事,只有玲珑知情。陈月娘她们并不知晓。此时玲珑飞快地将事情的原委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陈月娘的脸色已然变了:“胡闹!这么要紧的事,为何一直瞒着不说?”声音格外严厉。

    别说玲珑,就是顾莞宁,也从未见过陈月娘动怒,一时间也有些讪讪:“夫子先别动怒,是我让玲珑先瞒着此事,免得走漏风声,打草惊蛇。”

    陈月娘没看顾莞宁,只厉声训斥玲珑:“你负责保护小姐安危,就该多劝着小姐。千金之子,坐不垂堂。这么简单的道理,难道你不懂吗?若是对手出手狠毒,小姐出了差池,你有何脸回去见太夫人?”

    玲珑被骂得满面羞愧,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。

    “凡事都要以小姐的安危为先。对付敌人之前,先要确保自身安全无虞。”

    陈月娘板着脸孔,继续呵斥:“小姐以自身为诱饵一事,万万不可。好在你还知道及时将小姐拦下,否则,我第一个就饶不了你!”

    玲珑连头都不敢抬,乖乖挨骂。

    顾莞宁脸上也有些发烫。

    前后两辈子加起来活了几十年,还是第一次挨骂……

    可怜玲珑代她受过。

    陈月娘不便数落她这个主子,便一股脑地都怪到了玲珑身上。

    琳琅也皱起了秀气的眉头:“夫子说的对。小姐想亲自以身为饵,万万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和小姐的身形最相似,让奴婢代小姐做饵。”珊瑚不假思索地接了话茬。

    陈月娘打量珊瑚一眼,面色稍缓:“这个主意倒是可行。”然后对玲珑说道:“你下山给季同送信,让他在今夜悄悄潜进庵里,我和他商议定计。”

    玲珑一怔,下意识地说了句:“万一今夜他们就动手怎么办?”

    陈月娘淡淡道:“静云庵里的人手不足。楚王妃若要动手,必要暗中另召人来。一来一回送消息,也得一天一夜。哪有这么快!今夜无事,明晚就得格外谨慎了。”

    玲珑这才恍然顿悟,有些羞愧地自责:“我竟连这么简单的事也没想到。”

    和仔细谨慎又周全的陈月娘一比,她真是无地自容。现在想来,太夫人将夫子派到小姐身边,实在是英明正确的决定。

    陈月娘语气缓和了许多:“你不过十几岁,年轻冲动,思虑不够周密,也是难免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清了清嗓子,低声道:“是我太过自以为是,让夫子忧心了。”

    陈月娘这才看了过来,轻叹一声:“小姐知道奴婢们的苦心就好。若是小姐出了事,你让奴婢们又如何苟活?殷切期盼小姐平安归京的太夫人又会何等伤心?还有太孙殿下和娇小姐奕少爷,小姐遇事,也该多为他们想想。”89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