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七百一十五章 鸳鸯(二)
    “等等!”元佑帝却出人意料地拦下了怒火中烧的王皇后:“王氏还未交待,这伙匪徒到底是何来历?”

    “胆敢行凶刺杀当今太孙妃,这个幕后凶手,朕一定要将他找出来,绝不姑息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王皇后和王氏的面色都变了。

    “此事和别人无关,都是儿媳所为。”王氏急急说道:“这些匪徒,是我暗中命人豢养的死士……”

    元佑帝冷哼一声:“你不说,朕便让人严刑拷问你的身边人,总有人熬不住会张嘴交代。到了那个时候,朕必会痛下杀手,绝不留情!”

    王氏一颗心如置冰窖,悔恨不已。

    早知今日,她真不该将兄长也拉下水。

    天子之怒,谁能承受得起?

    王皇后将王氏恨得咬牙切齿。自己想死只管去死,如今连累了一圈人。王少常去年刚升官做了礼部侍郎,犯下这等重罪,还不知会落到何等下场。

    元佑帝目光一扫,没耐性再多问了,冷冷说道:“皇后,他们两个,朕交给你发落。幕后主谋是谁,朕自会查明,给阿诩顾氏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说完,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王皇后情急之下,追上前将元佑帝拦下,然后跪了下来:“求皇上开恩,饶过王家这一回。”

    饶过王家?

    元佑帝面无表情地看着王皇后,冷冷地扔下几句话:“当日定北侯夫人事发,皇后口口声声要赐死顾氏。如今王家出了这样的女儿,我们萧家有这等败坏门风的儿媳,不知皇后心中作何想?”

    王皇后面如死灰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元佑帝铁青着脸离开椒房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氏满脸绝望颓然。

    一直没有出声的齐公公,挪动着膝盖,到了王氏身侧,沙哑着嗓子低声道:“娘娘,奴才早知会有今日。能随娘娘一起奔赴黄泉,奴才死了也甘愿。”

    王氏身子一颤,泪眼模糊地看着身侧的男子。

    他们自幼时相识,到今日,算来已有三十余年。

    他将他的一切都给了她,如今,还要陪她一起下黄泉。

    他说死了也甘愿……

    “齐虞,”王氏轻轻地喊了一声他的名字,瞬间泪脸满面:“齐虞!”

    将死之人,也没了半点畏惧。

    齐虞忽地笑了起来,伸出手,为王氏擦拭脸上的泪痕:“别哭,不管你在哪儿,我都陪着你。”

    王氏哭着扑进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两人紧紧相拥。

    这一幕,落在转身而来的王皇后眼中,就如数根尖锐的金针刺进眼中。

    王皇后的眼睛顿时红了,仿佛要生吞活剥了两人:“王芸娘,你真是不知廉耻!”

    王氏也已豁了出去,凄然笑道:“姑母,你当年选了我做儿媳,可问过我是否愿意?我已心有所属,根本不愿嫁给别人。”

    王皇后双目赤红,咬牙切齿,面容狰狞:“所以,我儿怀远一死,你就迫不及待地和一个内侍双宿双栖,做了夫妻。王芸娘,你扪心自问,你这么做,可对得起怀远?你让他在地下戴着绿帽子,死了也不得安宁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想做一对同命鸳鸯,同生共死,真是想得美!”

    “王芸娘,你休想一死了之。我要将你留在宫中,让你受尽痛苦,慢慢死去。这个齐虞,我立刻就让人将他拖出去,千刀万剐,剁成碎肉喂狗,让他死无全尸,死后连做孤魂野鬼的资格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,死后也不得重逢!”

    此时的王皇后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犹如地狱里的修罗恶鬼,口中吐出阴森恶毒的话语。

    王氏听得遍体生寒。

    齐虞猛地抓紧了王氏的胳膊。

    王氏心中抽紧,和齐虞对视一眼,看出彼此心中所想。然后不约而同地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王皇后盛怒之下,犹不忘自身安危,立刻后退数步,厉声斥责:“你们两个想干什么?”莫非是想和她拼个同归于尽?!

    王氏什么也没说,和齐虞手握着手,一起用力冲向椒房殿里坚固结实的宽大圆柱。

    嘭嘭!

    两声闷响!

    两个身影一起倒下,交叠在一起,犹如一对交颈的鸳鸯。

    圆柱上留下了两抹殷红的血痕。

    生未能同寝,死不能同穴。好在,他们到底死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此生,也算圆满。

    王皇后死死地盯着刺目的血痕,然后眼前一黑,仰面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高阳郡主府。

    高阳郡主今日邀了隔壁的衡阳郡主来赴宴。

    衡阳郡主年前腊月成亲,李郡马住进了郡主府。上无公婆,当然格外自在。不过,每隔几日,衡阳郡主便会去李府一趟,给公婆请个安。

    李家人对衡阳郡主这个儿媳,自是满意至极。

    衡阳郡主和李郡马琴瑟和鸣,日子过的十分顺心。唯一不太顺心的,就是和高阳郡主比邻而居。

    这个性情浪荡的大堂姐,时常设宴取乐,整日丝竹声阵阵,嬉笑声不绝。身边的“内侍”一个比一个俊俏。

    衡阳郡主只恨不得将门关上,不和高阳郡主来往才好。可惜,高阳郡主丝毫没能领会到她的心情,对她的沉默忍让颇为满意,时常请她来赴宴。

    李一鸣今日正逢休沐,便陪着衡阳郡主一起来赴宴。

    正是初春,天气颇有几分凛冽。

    高阳郡主只穿了薄薄的紫色罗裙,外面罩了一层紫色轻纱,目中带着媚意,抿着红唇,未语先笑:“你今日总算舍得将郡马带来了。”

    那眼睛,就像带着钩子一般,不时地在李一鸣俊俏白皙的脸孔上飘来飘去。

    单论相貌,李一鸣也是极少见的美少年,兼之饱读诗书,举手投足间散发着读书人特有的儒雅。立刻将一旁伺候的“内侍”们比了下去。

    衡阳郡主脸上笑着,心里却懊恼不已。

    真不该将郡马带来……

    李一鸣也有些坐立不安,垂着眼,不敢多看。

    高阳郡主瞄了李一鸣一眼,总算收回目光,笑着问衡阳郡主:“这些日子,你可回过府?”

    衡阳郡主点点头:“三日前还回去过。”

    高阳郡主似笑非笑地哦了一声,别有居心地问道:“顾莞宁已经走了三个月,阿娇阿奕还整日哭着找亲娘吗?”

    先定个小目标,比如1秒记住: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: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快乐双彩中奖号码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走势 江苏7位数走势图2元网 新疆11选5开奖号码 吉林11
湖南快乐十分走势图表 11选5任3必中计算方法 广东十一选五 北京快乐8免费计划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时间
彩票11选5现场直播 十一选五开奖直播 pk10五码循环不死模式 十一选五技巧 49选7开奖历史记录
湖北快3历史记录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结果l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江西快3app 复式投注7十1怎么选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