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七百一十六章 恩怨(一)
    这话问得十分刻薄。

    衡阳郡主心中也觉得不痛快。大人之间的恩怨,何必扯到孩子身上。这等事情,怎么可以拿来随意说笑?

    只是,衡阳郡主从不与人当面交恶。再者,顾莞宁此生不知能否回京,为了顾莞宁开罪高阳郡主,显然是不智之举。

    衡阳郡主定定神答道:“大嫂走了这么久,两个孩子也快习惯了。如今极少哭闹。”

    高阳郡主扯了扯唇角:“听闻沈梅君生的那个孽种,也被接到了梧桐居里住着。堂弟真是好脾性。来路不明的野种,竟也认作了妹夫。”

    讥笑顾莞宁也就罢了,辱及兄长,衡阳郡主却忍无可忍,立刻沉了脸:“堂姐,请慎言。”

    高阳郡主只有对上顾莞宁的时候吃过闷亏,对着其他人,依旧是那副跋扈不让人的脾气。闻言立刻冷笑道:“我说的都是实话,为何要慎言?那个叫沈谨言的,应该和沈梅君一起沉塘才对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顾莞宁,她母亲闹出这样的丑闻,亏她还有脸赖在太孙妃的位置上。依我看,她迟早要自请下堂。”

    衡阳郡主略略蹙眉,委婉地说道:“定北侯夫人做下的错事,和大嫂没什么相干。怎么能怪到大嫂的身上?”

    高阳郡主冷笑连连:“怎么没相关!她是沈梅君的女儿,亲娘种下的恶果,自然会报应在她身上。”

    衡阳郡主听得满肚子闷气。

    只是,她一来不善口舌争锋,二来不想和高阳郡主翻脸,便又忍了下来。

    高阳郡主见衡阳郡主一声不吭,心中愈发得意:“说起来,前些日子京城里的传言可真不少。一桩桩一件件的,格外有趣……”

    三句中,至少有两句都在羞辱顾莞宁。

    衡阳郡主索性闭上嘴,心里打定主意,以后还是少来高阳郡主的府邸为好。

    李一鸣也不惯听这些背后辱人的话,有心想起身告辞。碍于颜面,又不便张口。正在踌躇之际,高阳郡主已经笑着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李郡马去年秋闱考中了第四名,今年会试必能考中进士。衡阳有你这样才华出众的夫婿,委实令人羡慕。”

    那双水汪汪的眼睛,带着娇媚,勾得人心慌意乱。

    李一鸣正襟危坐,恭敬地应道:“郡主谬赞了。”

    衡阳郡主心火直冒。她还坐在这儿呢,高阳郡主明目张胆地勾~引她的夫婿,简直是欺人太甚。

    衡阳郡主绷着俏脸,淡淡说道:“我忽然想起府中还有事,先行一步。”

    高阳郡主不但没怒,反而扑哧一声乐了:“我的好妹妹,我不过是和你的郡马说几句话,你怎么就吃上醋了。罢了,我不和他逗乐就是了。你安心坐着……”

    调笑的话还未说完,便有内侍来禀报:“启禀郡主,席公公来了。”

    高阳郡主略略一怔。席公公这个时候来做什么?莫非是皇祖母有事要召她进宫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席公公的脸色颇为难看,顾不得衡阳郡夫妇在场,匆匆说道:“宫里出了大事,还请郡主立刻随奴才进宫。”

    大事?

    高阳郡主一头雾水:“出什么事了?”竟这般急着召她进宫?

    席公公不肯明言,又说了一遍:“请郡主随奴才即刻进宫。”

    衡阳郡主十分识趣,立刻起身道:“我和郡马就不打扰了,这就回府。”

    高阳郡主从未见过席公公这般焦虑急切,也没了心思说笑,立刻随席公公进宫。一路上不管怎么追问,席公公都不肯明说,只道:“到了椒房殿,郡主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高阳郡主心里隐隐有了不妙的预感。

    进了椒房殿,这份预感成了现实。

    王皇后直挺挺地躺在床榻上,面白如纸,太医正为她施针急救。

    高阳郡主生性荒唐,对王皇后却十分敬爱,见状一颗心都悬了起来,扑到床榻边:“皇祖母,皇祖母。”

    情真意切的呼唤,叫醒了王皇后。

    王皇后费力地睁开眼,映入眼帘的是高阳郡主熟悉的脸庞。

    往日,这张脸是她心中最大的慰藉。如今,一看到高阳郡主,她的脑海中便晃动着王氏和齐虞的脸。

    王皇后又闭上眼,一滴浑浊的泪珠,从眼角滑落。

    “皇祖母,好端端地,你怎么忽然晕倒了?”

    “皇祖母,是谁惹你不高兴了?”

    “皇祖母,你怎么不理我了?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话,透着十分的委屈。

    王皇后深呼吸一口气,再次睁开眼,勉力张口:“席公公,领着高阳去见王氏最后一面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最后一面?

    王氏不是一直住在静云庵吗?

    高阳郡主一懵。

    没等她回过神来,席公公已经走了过来:“郡主请随奴才过来。”

    高阳郡主愣愣地随着席公公去了椒房殿的正殿。

    然后,两具交叠的尸首骤然撞入眼中。

    圆柱和地上的鲜血已经干涸,散发出令人作呕的血腥气。

    一切都维持着王氏和齐虞死时的模样。

    高阳郡主整个人都僵住了,然后很快颤抖起来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一张描绘得精致美艳的脸孔再无一丝血色:“这、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席公公不能再沉默了,迅速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王皇后既是让高阳郡主前来见这一幕,显然没有隐瞒的打算。

    高阳郡主像是在听什么荒谬可笑的故事一般,忽然笑了起来:“席公公,你说这些未免太可笑了。我一个字都不信。”

    她的母亲,怎么可能和一个没了子孙根的卑贱内侍有私~情?还为了这个隐秘就要杀顾莞宁灭口?

    这不可能!

    这绝不可能!

    躺在地上的两具尸首,高阳郡主看都未看一眼。

    高阳郡主不停地笑着。

    席公公心中暗叹一声,低声道:“郡主,娘娘已自尽身亡,可太孙妃还在静云庵。此事并未结束。皇后娘娘此时也自身难保,只怕是护不住郡主了。请郡主多珍重,好自为之。”

    高阳郡主还在笑:“皇祖母最是疼爱我,不管遇到什么事,都不会抛下我不管。”

    笑着笑着,脸孔扭曲起来,笑声也变得歇斯底里。

    然后,化为一声凄厉的尖叫声。

    回荡在椒房殿内外,久久不息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11先5走势图 海南体彩新环岛赛 河南十一选五走势图 天津市十一选五走势图 福建时时彩开奖结果走势图
特码令 河北20选5开奖走势图 河北11选5历史记录 湖北省十一选五开奖 广东36选7中奖
11选5直播 11选5任3技巧 彩票开奖河北十一选五 广西快三历史记录 吉林11选5看走势图技巧
广东11选五走势图 11选五 地方彩票开奖查询结果 六合彩皇 11选5苹果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