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七百二十五章 示好
    走出福宁殿,顾莞宁也暗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此行比她想象中的顺利一些。

    元佑帝对她的厌恶不喜,早在她意料之中。她也做好了迎接暴风骤雨的准备。却未想到,元佑帝高高举起,轻轻落下,就这么放过了她。

    嗯,这都是阿娇阿奕的功劳。

    “娘,”两个孩子一看到她的身影,便欢喜地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顾莞宁瞬间绽出笑意,俯下身子,拉起孩子的小手。

    太孙迅速打量顾莞宁一眼,低声问道:“你没什么大碍吧!”

    顾莞宁嗯了一声,随口道:“以后无事,便不必进宫了。”

    太孙目光暗了一暗,定定地看着顾莞宁。

    身在宫中,话不能轻易说出口。顾莞宁从他的眼中看到了他想说的话。

    阿宁,你暂且忍耐一段时日。这座皇宫,我会亲自捧到你面前。

    顾莞宁舒展眉头,微微笑了起来:“我们回去吧!”

    太孙应了一声,和顾莞宁一起带着孩子走出福宁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刚走出福宁殿,等候在殿外的宫女便殷勤地走上前来:“启禀殿下,贤妃娘娘命奴婢在此等候。请殿下和太孙妃去景秀宫一趟。”

    孙贤妃?

    太孙下意识地皱了皱眉,看向顾莞宁:“阿宁,可想去景秀宫?”

    等在一旁的宫女忍不住抽了抽嘴角。

    贤妃娘娘张口相邀,太孙殿下竟未一口应下,还要询问太孙妃……早就听闻太孙殿下对太孙妃情深义重百依百顺,今日总算是亲眼目睹了。

    “贤妃娘娘亲口邀请,我们做晚辈的,焉有不去之理。”顾莞宁淡淡说道:“我们便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一炷香后。

    太孙顾莞宁领着一双孩子刚踏进景秀宫,孙贤妃便笑吟吟地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阿娇阿奕时常进宫,对孙贤妃也算熟悉,一起行礼喊了声贤妃娘娘。

    孙贤妃一脸慈爱地摸了摸阿娇阿奕的头:“你们姐弟两个,难得来一回景秀宫。我让人领着你们到景秀宫四处转转。”

    显然是想支开两个孩子。

    阿娇阿奕都不情愿离开,太孙放下不下,索性亲自领着孩子出去了。

    不管孙贤妃打着什么主意,顾莞宁总能应付。

    待太孙领着孩子离开,屋子里顿时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等顾莞宁行礼,孙贤妃便亲热地拉起顾莞宁的手,和颜悦色地说道:“听闻顾氏回京,我昨日高兴地几乎一夜未眠。我料到你们必会进宫,今儿个一大早便命人在福宁殿外等着,果然是等到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。

    能让孙贤妃不计前嫌豁出一张老脸也要示好拉拢的,会是什么好事?

    顾莞宁不动声色地缩回手,淡淡应道:“多谢贤妃娘娘惦记。我在静云庵住了三个多月,让贤妃娘娘忧心牵挂了。”

    孙贤妃仿佛没听出她话语中的讥讽一般,笑着说道:“人这一生,哪能没个坎坷波折。熬过去也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,又叹了口气道:“没想到,王氏竟是这等阴狠之人,为了一个内侍,竟要对你下毒手。好在你机敏警觉,早有防备,否则,岂不是令亲者痛仇者快。”

    亲者痛仇者快?

    谁是亲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谁又是仇?

    顾莞宁目光一闪,似笑非笑地扬起唇角:“贤妃娘娘有话不妨明言。”

    孙贤妃见顾莞宁油盐不进,心里暗暗恼怒。只是,眼下机会极为难得,她等了这么多年,终于等来了翻身的机会,绝不能错过。

    哪怕要对顾莞宁折腰低头,她也要忍下这口闲气。

    孙贤妃也不再兜圈子,压低了声音说道:

    “王氏无颜见人,自尽身亡。王少常被关进刑部天牢候审。高阳郡主一病不起。皇后娘娘也已病重,连着几日未曾露面。”

    “经过此事,王家的承恩公爵位,会成为昨日黄花。皇后娘娘的凤位怕是也不保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孙贤妃的眼睛亮了起来,语气也透出几分难以抑制的激动:“不出几个月,皇上便会废了她的皇后之位。”

    后位空悬,她这个太子生母,当然有资格坐上凤椅……也只有她才有这个资格!

    孙贤妃的眼中闪出热切兴奋的光芒。

    顾莞宁眸光微闪,淡淡说道:“娘娘特意请我过来,就是为了说这些?此事和我并无太大关系。”

    孙贤妃收敛笑容,正色道:“皇后之位,关系重大,和你怎么会无关。你一日是太孙妃,一日就离不开皇室权力争斗。”

    “明人面前不说暗话,我也不兜圈子。”

    “后位我志在必得!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肯助我坐上凤位,日后我定会为你撑腰,也会照拂定北侯府。”

    孙贤妃从不会小觑任何人。顾莞宁人在静云庵,依然有翻云覆雨的本事。太孙一颗心都在她身上,将她拉拢过来,对自己当然十分有利。

    可惜,顾莞宁并未因这个允诺动容,唇角浮起熟悉的嘲弄讥讽:“娘娘太过高看我了。我如今为皇祖父厌弃,哪里还有左右局势的本事。”

    顿了片刻,又淡淡说道:“就算有,我也没有站在娘娘这一边的打算。”

    孙贤妃:“……”

    孙贤妃的脸孔忽红忽白,既难堪又愤怒,咬牙切齿地低声道:“顾莞宁!王家人要杀你灭口,王皇后当日也想置你于死地。你和她再无和解的可能。既是如此,你为何不肯站在我这一边?”

    顾莞宁扯了扯唇角:“我和皇祖母之间虽有恩怨。可这绝不代表我就要和娘娘沆瀣一气。”

    孙贤妃气得头顶都快冒烟了。

    好一个顾莞宁!

    都到这等时候了,还要嘴硬!

    如果不是因为太孙对她百依百顺,自己何须向一个晚辈低头示好?又何须受这样的羞辱?

    顾莞宁看着气得发抖的孙贤妃,慢悠悠地说了句:“希望娘娘有心想事成的一日。”

    “顾莞宁!”孙贤妃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:“迟早有一天,你会后悔今日说过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顾莞宁从不因说过的话做过的事后悔。”顾莞宁目光扫过孙贤妃难看至极的脸:“想来娘娘也不愿再见我,我这便离开。”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幸运飞艇现场直播 重庆幸运农场稳赢 幸运飞艇计算6码 幸运农场开奖结果查询 重庆幸运农场直播
北京pk10技巧 幸运飞艇计划 北京赛车pk10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 重庆幸运农场官方网站
幸运农场投注技巧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系统 重庆幸运农场玩法 幸运农场技巧 幸运农场3全中走势图
幸运飞艇奇偶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号码 pk10北京赛车论坛 幸运农场开奖时间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