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七百三十四章 废后(二)
    王皇后被废,王家承恩公爵位被夺,老承恩公经此打击,彻底病倒,一蹶不起。关在天牢里的王少常,也被问审定罪,被革了侍郎的官职,被关在天牢里。

    在朝中任职的王家人,官职低微的暂时未受影响,官职过了四品的俱被降职。

    短短一个月之间,王家分崩离析,迅速衰败。

    消息传到王家,袁氏当场晕倒。

    醒来一睁眼,袁氏便嚎啕大哭起来:“阿璋,你父辛苦多年,才做到了侍郎。如今官职没了,还要在天牢大狱里苦熬十余年。这份罪,他怎么能受得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王璋脸上的伤已经差不多好了,只可惜留下了一道去不掉的疤痕。俊俏的脸孔似被疤痕分成了两半,令人惋惜。

    原本就不喜多言的王璋,如今愈发沉默。袁氏哭得涕泪横流伤心欲绝,王璋也未出言相劝,只默默地坐在床榻边。

    待袁氏哭得嗓子都哑了,王璋才低声道:“不管如何,父亲到底保住了性命,已是不幸之中的大幸。母亲应该感激龙恩才是。这样的痛哭怨恨,只此一回。以后万万不能再有。”

    王家圣眷已失,又没了王皇后这座靠山,以后定要谨言慎行。

    袁氏哭了一通,情绪平静了不少,也知道其中利害,红着眼应下了。

    “姑祖母后位被废,被降为静妃,一应待遇依旧比照从前。足可见,皇上颇重旧情。”王璋压低了声音说道:“我们王家虽被夺了爵位,父亲也被革职关押,到底没伤及性命。先隐忍等待,或许日后还有东山再起之日。”

    袁氏早已没了主心骨,闻言惶惶地点了点头,面上一片无助茫然。

    王璋心里其实十分沉重。

    祖父病重,父亲被关进天牢,如今王家只能由他来撑着。可在这种时候,他又能做什么?他还可以做什么?

    他甚至不能流露出心中的慌乱无助。

    母子相对无言片刻,王璋忽地站起身来:“母亲,我要去郡主府一趟。”

    袁氏大惊:“你去郡主府做什么?你脸上的伤还没痊愈!万一高阳郡主再次发疯怎么办?不行,你万万不能去!”

    王璋却十分坚持:“姑祖母在宫中养病,我和郡主理当进宫探望。母亲放心吧!时隔一个多月,郡主也该冷静下来,不会再对我动手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日,王璋又去了郡主府。

    不论高阳郡主如何冷嘲热讽说多少恶毒羞辱的话,王璋都忍下了。

    趁着高阳郡主骂累了,王璋才有机会张口:“郡主,我们是结发夫妻,彼此纵然有再多怨气,也不该轻言和离。如今王家败落,皇祖母也被废了后位。我们两个在此争吵又有何用?倒不如进宫看一看皇祖母,也顺便试探皇祖父的心意。”

    如果他们夫妻还能进宫觐见王皇后,说明元佑帝没有彻底拔除王家的打算。反之……王家便永无出头之日了。

    高阳郡主看似凶狠,实则心中凄惶难安。

    她的荣耀风光,都来自于王皇后。若是王皇后彻底垮台,她这个郡主也就徒剩虚名了。

    王璋的提议,正中她的心坎。

    怨偶也是夫妻,一日没和离,他们两人就得被这根看不见的绳索捆在一起。

    高阳郡主看了脸上留了疤痕的王璋一眼,目中迅速闪过一丝悔意。当日她一怒之下,用金钗划了他的脸。现在想来,确实有些过火了。

    当然了,以高阳郡主的性子,无论如何都说不出道歉之类的话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今日来向我低头求和,原来是为了进宫。”高阳郡主言语刻薄。

    王璋既不承认也不否认:“我也是担心皇祖母。”

    高阳郡主的怒气来的快去的也快,说了一通刺耳难听的话之后,便和王璋一起进宫。

    往日高阳郡主可以随意出入宫中。如今却没了这个便利,被守着宫门的侍卫拦下,又让人进去传禀。在宫门外足足等了一个多时辰,才进了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景阳宫。

    外面春意融融,屋子里却莫名的有些阴冷。

    王皇后半躺半靠在床榻上,腿上盖着厚厚的被褥,发间已有了不少白发,额上眼角皱纹深深,老态毕露。

    席公公小心翼翼地张口道:“娘娘,郡主和郡马已经在外候了一个时辰了。”

    王皇后没有张口撵人,自是要见一见他们夫妻。

    王皇后睁开眼,目光还算清明冷静:“让他们进来吧!”

    高阳郡主一进来,便哭着跪下了:“皇祖母,母亲犯下的错事,我半点不知。我只知道我在椒房殿里在皇祖母身边长大。皇祖母再生气,也别不要我这个孙女。”

    高阳郡主声泪俱下,哭得十分动情。

    王皇后面如木雕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看不出半点情绪。偶尔抬眼,将目光落在同样沉默的王璋身上:“你脸上的疤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高阳郡主全身不由得紧绷起来。

    就听王璋应道:“我不小心摔倒,脸被划破,现在伤好得差不多了,已无大碍。”

    摆明了在说谎。

    那一道疤痕印记,明显是金簪之类的硬物划伤留下的。

    王皇后却没多问,轻而易举地信了这个说辞。

    高阳郡主反倒有些不踏实了,跪着挪到床榻边:“皇祖母,你在景阳宫里还住得惯么?”

    怎么可能习惯?

    她在椒房殿里住了数十年,那里才是她的天地。这个景阳宫,清冷孤寂,幽静如牢笼,将她禁锢其中。

    更可恨的是,孙贤妃那个贱~妇,自以为得了良机,已经想动手谋夺凤位……

    王皇后重重地咳了几声,将胸口的郁气咳散了些,终于有了力气说话:“你们两个都过来,本宫有事吩咐你们两个去做。”

    高阳郡主还未反应过来,王璋已经毫不犹豫地跪到床榻前:“皇祖母只管张口吩咐,只要孙婿能做到,绝不推辞。”

    王皇后目中闪过一丝赞许,低语数句。

    高阳郡主骇然:“皇祖母,这怎么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王皇后沉声打断高阳郡主的惊呼:“闭嘴!什么都不要多问,按本宫说的去做。”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