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七百四十三章 师徒
    从这一日起,沈谨言随着徐沧学起了医术。

    每天凌晨,众人还在睡梦中,沈谨言便已早早起床,到了药房里。徐沧比他更早一步,已经开始低头看医书了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,至少也得过了亥时,药房里的烛火才会被吹熄。

    徐沧也正如自己所说的那样,脾气不太好。

    专注做事的时候,最厌恶人说话打断自己,更不喜身边有声音响动。一看起医书来,专注之极,常常连饭也忘了吃。说话只说一遍,绝无耐心重复第二遍,否则,就要翻脸骂人。

    好在沈谨言年轻虽小,却十分聪慧,又有几年的根基。

    药房里的普通药材,沈谨言基本都认识,药理学过,医书大半能看懂,药方也能背上来不少。

    否则,以徐沧的脾气,只怕没这份耐心从头教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阿言,你随着徐沧学了数日,感觉如何?”

    半个月后,顾莞宁私下叫了沈谨言过来问了一回。

    沈谨言毫不犹豫地答道:“师父医术高超,世间难寻。他撰写的医书,将来必会成为传世之作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:“……”

    瞧瞧那副崇拜的神情,听听这满口的赞誉之词!

    才半个月而已,徐沧已经一跃成了沈谨言眼中最重要的人。22

    顾莞宁心里有些微酸意,面上却未流露半分:“徐沧医术之高,有目共睹,我不是想问你这个。我是要问你,你跟着学医,可有收获?”

    沈谨言毫不迟疑地点头:“虽然只有半个月,已令我眼界大开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故意笑问:“和慧平大师相比如何?”

    提起慧平大师,沈谨言依旧满脸孺慕:“慧平师父是当代高僧,精擅佛法,学问高深,医德并重,令人敬佩。在普济寺里住的那几年,慧平师父教我读书,给我讲解佛经,教我医术,一直待我极好。在我心中,无人能取代慧平师父。”

    “而徐沧师父,只专精医术。单论医术,自是徐沧师父更胜一筹。”

    慧平大师到底是佛门中人,最看重的是佛法学问,医术反而次之。

    而徐沧,专精医术,多年来一直潜心研究疑难杂症。论医术,慧平大师确实是不及徐沧的。

    跟在徐沧身边不过半个月,沈谨言便如踏上了一个新的台阶,如饥似渴地汲取想要的养分,成长的速度十分迅捷。

    顾莞宁见沈谨言目光奕奕小脸放光,心中也觉欣慰,那一点点酸意也迅速散去:“能得遇名师,也是你的福分。你以后就跟着徐沧,好好学习医术。”

    沈谨言用力点了点头,目中露出坚决之色:“我要学好医术,以后救死扶伤行医救人。以后等徐沧师父老了,我就接替师父的位置,陪伴在姐姐和姐夫身边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心头一热,口中却道:“阿言,我只希望你能平安地活下去。你无需想着对我有什么回报。”

    沈谨言凝视着顾莞宁,目光犹如两汪清泉,清澈见底:“没有姐姐的回护,我这条性命早就没了。就是现在,我也无颜出现在人前,全仗着姐姐才能在梧桐居里住下,无人敢欺我辱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条性命是姐姐给的,若有回报姐姐的那一日,便是上苍对我的厚爱了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鼻子微酸,走上前,轻轻将沈谨言揽入怀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陈月娘也私下问了徐沧:“沈公子随着你学医术也有半个月了,你觉得沈公子如何?”

    徐沧脱口而出:“天资聪颖,举一反三,十分勤奋。假以时日,必能学有所成。这等资质,应该读书考科举才是,学医着实有些浪费了他的天赋。”

    陈月娘嗔怪地白了他一眼:“你说得倒是轻巧。他这样的身份,哪里还有机会读书考科举。能随着你学医,还是小姐出面你才肯收徒。”

    沈谨言不堪的身世,宛如一颗毒瘤。再俊秀再美好的小少年郎,在这颗毒瘤的掩映下,也变得扭曲起来。

    天分再高,也不能露于人前。

    徐沧想了想,也有些唏嘘:“这倒也是。当日太孙妃张口的时候,我心里其实颇不情愿。碍于颜面,才应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一开始,我有意刁难他,没想到,他一声都没吭,半点都不娇气。叫做什么便做什么。人也十分勤勉,背药方又极快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意拿了一厚摞数十张复杂的药方给他,没想到他竟都背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徐沧越夸越起劲。

    陈月娘似笑非笑地瞄了过来:“原来,你是故意刁难沈公子。”

    天不怕地不怕的徐沧,摸了摸鼻子,咳嗽一声:“收了徒弟,总得看一看心性如何,再决定是否倾囊相授。”

    “沈公子可通过你的考验了?”陈月娘揶揄地问道。

    徐沧立刻正色应道:“当然通过了。从明日起,我便将钻研了多年的医案药方一一教给他。”

    夫妻两个说了一回沈谨言,很快,话题又转到了季同身上。

    “小姐已经打算让玲珑和李山成亲了。喜日子就定在下个月。”陈月娘唏嘘不已:“阿同和李山年龄相差不了多少,如今亲事还没着落,我一想到这些,心里不免着急的很。”

    徐沧打了半辈子光棍才成亲,两人年龄都这么大了,也没了生孩子的念头。季同这个继子,对徐沧来说和亲儿子一般无二。

    陈月娘一提此事,徐沧立刻说道:“这事还不简单,直接求太孙妃,让太孙妃做主,从身边的丫鬟中挑一个许配给阿同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几个丫鬟各有千秋,玲珑已经有了婚配,我看穆韬似对琳琅那丫头有意。剩下几个,也都是聪明伶俐的。珍珠就挺不错,长得可爱厨艺又好,就是性子活泼话稍稍多了一些。珊瑚会医术,性子稳重安静,不过稍显沉闷了些……”

    陈月娘哭笑不得地打断徐沧:“行了,你就别乱点鸳鸯谱了。”

    徐沧有些讪讪地笑了笑:“我就是随口说说罢了。你不乐意,便当我没说过。”

    陈月娘有心解释,却不知从何说起,忍不住长叹了一声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