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七百六十四章 归来
    此事也确实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顾莞宁心中微有歉意,也没再说什么。转而又问道:“皇祖父现在龙体如何?”

    太孙轻叹一声,低低说道:“皇祖父本就年迈,这两年来时常生病。此次父王骤然离世,对皇祖父打击甚大。皇祖父在床榻上躺着,根本无法起身。”

    “我本想在福宁殿里一直陪着,皇祖父执意让我回府,好生操办丧事,将父王安葬。”

    老年丧子,对一个年迈的老人来说,本就是一大悲剧。

    更何况,太子还是一国储君。

    骤失储君,必会引起朝堂动荡和民心不安。对元佑帝来说,也是双重之痛。

    元佑帝此时的心情,想来也如被冰雪严霜覆盖一般。

    顾莞宁也悄然叹口气:“皇祖父也是可怜之人。楚王当年去世的时候,皇祖父正当盛年。如今,皇祖父已经年迈,精力体力远不如往日,还要经历丧子之痛,委实令人不忍。”

    “你回来守灵,也是正理。每隔两日进宫一回,看看皇祖父。”

    一来体贴孝敬自己的祖父。二则,此时正是元佑帝情感最脆弱的时候。趁着齐王还未回京,多陪伴在元佑帝身边,哪怕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,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太孙深谙其中道理,点了点头:“我也是这么想的。”

    齐王经营多年,在朝中势力虽然不显,实则不弱。兼之齐王正值盛年,为人精明强干。是竞争储君之位的有力人选。

    太孙的优势也是极明显的。一是身份正统,可以名正言顺地接手太子留下的所有势力人脉。二是深得圣眷。

    后者比前者更重要。

    太孙最大的依仗和靠山,一直都是元佑帝。

    两人不约而同地静默下来。过了片刻,太孙又轻声问道:“阿宁,你心中还怨恨皇祖父吗?”

    元佑帝当日一怒之下,将顾莞宁罚去静云庵。顾莞宁归来之后,一直未曾召见过。进宫那一日,也没和顾莞宁说过话。

    顾莞宁不答反问:“你呢?”

    太孙又沉默了,再次张口,声音压得更低:“我也说不清。我对皇祖父的感情,一直都很复杂。”

    有敬重有依赖有孺慕,有提防有警惕有戒备,如今又混合了怜惜和不忍。深藏在心中的怨气,无形中被冲散了许多。

    顾莞宁将头靠在他的胸膛处,倾听着他沉稳有力的心跳,轻声说道:“我并不怨恨皇祖父。”

    “他不止是祖父,更是大秦天子。我隐瞒生母不贞是事实,他不能不罚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他对我心生失望,不愿见我。到底没剥夺我太孙妃的名分。否则,一道圣旨,便足以隔开你我。”

    皇权至上。身为天子,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。一言可定生死,一言也可让夫妻分离。

    若无元佑帝的默许首肯,她如何能在梧桐居里安稳生活静待来日?

    也因此,她从未怨过元佑帝。以一个帝王来说,他已经足够宽容。

    太孙忍不住将她搂紧了一些:“别人都以为你高傲冷硬,其实,你心肠最软。”

    她心肠软吗?

    顾莞宁哑然失笑:“全天下,大概只有你会这般以为了。”

    反正,在他眼里,她没有任何缺点。

    如果她心狠手辣,也一定是别人的错。

    太孙理所当然地应道:“你本就是天底下最好的女子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抿起唇角。

    夜半更深,外面天寒地冻,灵堂里阴气森森寒气逼人。夫妻两人却丝毫不觉,相拥着低声絮语,温情脉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直到隔日,太子妃才知道太孙回了府。

    一身素白的太子妃清瘦憔悴得吓人,眼下全是青影,见到太孙,还未张口,泪水已经溢出眼角:“阿诩,你总算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太孙早知太子妃不易熬过丧夫之痛,也早有心理准备。可亲眼目睹太子妃这般模样,心中依旧酸涩不已。

    他走上前,将太子妃轻轻搂入怀中,轻声道:“母妃,不用担心,不必害怕,一切有我。”

    自过了十岁之后,母子便再无这样的亲昵拥抱。

    太子妃强自隐忍压抑的悲伤,也彻底倾斜出来。

    太子妃紧紧抓着太孙的衣襟,犹如溺水之人抓住了救命稻草,肩膀不停耸动,泪如雨下。

    顾莞宁没有上前,只默默地站在一旁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,她要忙碌的事情太多,实在顾不上安慰脆弱的太子妃。而且,婆媳再亲,总不及母子。她说的再多,也及不上太孙的一个拥抱给太子妃带来的安慰。

    太子妃断断续续地哭了许久。

    太孙没有多说什么,只轻轻地拍着太子妃的后背。

    太子妃哭累了,才停下,眼睛早已又红又肿,神色总算稍稍平静了些。

    顾莞宁这才张口道:“父王离世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母妃伤心也是在所难免。只是,府中内外事情繁多,儿媳分身乏术,实在无暇照顾母妃。母亲万万不能病倒,一定要保重自己。”

    她故意这么说,太子妃的愧疚之心果然立刻被勾了起来:“这些日子确实苦了你了。你放心,我一定会撑住,不会倒下。”

    太孙语气中流露出一丝欣慰:“母妃能这么想就好。人死不能复生,逝者已逝,活着的人再痛苦也得熬下去。”

    太子妃下意识地转头,看了冰棺一眼,目中露出坚毅之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停灵几日,该来吊唁的人也来的差不多了。之后每日守灵,俱是皇室宗亲。

    齐王世子夫妇韩王世子夫妇和魏王世子夫妇,也是每日都来。

    这般守灵,对众人来说都是苦差事。

    尤其是太孙和顾莞宁,一个要时常进宫探望元佑帝,一个要打理照应一切琐事,饶是两人年轻力盛,也被耗得疲惫不堪。

    阿娇阿奕还小,每日只跪上一两个时辰,便被领回梧桐居。沈谨言不能出来见人,正好陪在一双外甥外甥女身边。

    元佑帝卧榻不起,将一应朝中诸事交给了李阁老傅阁老等朝廷重臣。

    齐王在收到噩耗之后,便紧急赶往京城。一路不敢稍停,日夜兼程,终于在太子下葬的前一日回到了京城。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快乐8 网络赚钱 幸运28投注技巧 四川福彩快乐12 秒速赛车3-8码技巧
幸运28论坛 金豪娱乐 云南11选5彩票通 足球比分直播188 新疆十一选五遗漏
网购彩票 山西十一选五下载 极速赛车8中文游戏 江苏十一选五任八 宁夏十一选五任三遗漏
20选5开奖结果查询 极速时时彩哪里开奖 青海十一选五历史遗漏 赛马会 安徽十一选五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