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七百六十六章 争斗(二)
    穿着素白孝服的俊美青年迈步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太孙今年已有二十一岁,过了弱冠之年。身上既有青年人的朝气锐气,也有和年龄不太相符的沉稳持重。

    骤逢变故,太孙比往日清瘦憔悴了不少,不过,神色依然稳重。

    进来后,太孙先给元佑帝行礼,然后又向齐王三人行礼。对齐王尤其表现得格外敬重:“……这些日子,皇祖父一直念叨着三叔。三皇叔这一回来,侄儿也觉得心安踏实了许多。”

    齐王自要摆出长辈风范:“这一段时日,你也够辛苦的了。明日我会亲自送二哥去皇陵,你也不必太过操劳辛苦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三皇叔。”太孙一脸感激,又对魏王韩王道谢:“也谢过四皇叔六皇叔。侄儿还年轻,以后常伴在皇祖父身边,说话行事难免有不到之处。还请三位皇叔多多指点。”

    这话听着恭敬诚恳,细细一品味,可就不是那么回事了。

    这是在元佑帝面前给他们三个上眼药啊!

    魏王韩王心中警惕之意大起,迅速对视一眼,不约而同地保持缄默。

    这等局面,还是让齐王应付去吧!

    反正齐王年龄最长,在三位皇叔中也是威胁最大的那一个。

    果然,齐王立刻应道:“叔侄之前,说话何须如此客套。更何况,你自少时起便比同龄人成熟稳重,行事有度。说什么指点,我们几个皇叔倒是惭愧的很。实在没什么可指点你的。”

    太孙依旧一脸诚恳的表情:“三皇叔这么说,未免太过自谦。皇祖父常在我面前夸赞三皇叔精明能干,将藩地治理得繁荣富庶。侄儿不才,也盼着自己能像三皇叔一般,为皇祖父分忧。”

    这个萧诩,论口舌可比不中用的太子强多了。

    看似温软,实则软中带刺,句句都是陷阱。

    齐王心中十分警惕,说话倒是比之前更小心了几分:“你时常伴在父皇身边,有父皇指点,胜过天下所有良师。这份福气荣耀,就是我这个做叔叔的,心中也十分羡慕。”

    太孙点点头应道:“这倒也是。我跟在皇祖父身边,确实获益良多。”很快又道:“三皇叔此次归京,就长留在皇祖父身边,不要就藩了吧!”

    齐王正色道:“这如何使得!藩王不得随意归京,这是先祖定下的规矩。此次我接了丧信,才回了京城。陪父皇一阵子,总得就藩。”

    “规矩是死的,不破不立。”太孙温和道:“三皇叔只顾祖宗规矩,难道就不想顾皇祖父了吗?”

    齐王哑然片刻,才苦笑道:“你说的也有道理,倒真是让我两难了。罢了,等二哥之后,将此事交由礼部定夺吧!”

    “藩王留京,不合规矩。礼部那些官员,大多迂腐。让他们商议定夺,能定夺出什么结果来。”太孙略略皱眉:“要不然,就得皇祖父龙体痊愈了再做决定。”

    元佑帝像没听出两人在打机锋一般,适时地嗯了一声,然后闭上眼睛假寐去了。

    魏王韩王:“……”

    刚才他们两个只说了几句,元佑帝便皱眉不喜。轮到太孙和齐王口舌争锋了,元佑帝就不闻不问。

    这也太偏心太让人憋闷了!

    太孙和齐王对视一眼,然后各自移了开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福宁殿里陪着元佑帝用了午膳后,齐王才回了齐王府。

    太孙也因府中有事,回了太子府。

    魏王闲着无事,便留在福宁殿里陪伴元佑帝。韩王则去探望窦淑妃。

    窦淑妃见了儿子,顾不得欢喜闲话,立刻就压低了声音说道:“明日太子下葬,你也随着去皇陵。”

    韩王点点头:“这点小事,何须母妃吩咐,儿臣自然之道。”

    窦淑妃看着韩王,忍不住长叹一声:“都是母妃没用,没能抢来凤位。”

    韩王最是年幼,没有齐王,还有魏王,怎么也轮不到他。

    如果窦淑妃做了皇后,又自不同。皇后嫡子,在皇位的继承权上,更占优势。

    韩王目中闪过一丝遗憾,口中却安慰道:“母妃已经尽力了,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。有些事,非人力所能及,如何能怪母妃。”

    窦淑妃却越想越是气闷:“那个静妃,被废了后位,还是厚颜留在福宁殿里。每日伴驾,真不知她哪来的脸!”

    哪来的脸?

    当然是元佑帝给的!

    王皇后失了后位,却未完全失去圣心。元佑帝对自己的发妻,比对窦淑妃和孙贤妃可要好多了。

    韩王不忍将这些实话说出口,免得伤了窦淑妃的心,宽慰道:“父皇整日躺在龙榻上,身边确实离不得人。静妃娘娘到底是父皇发妻,有她照顾着,也是好事。母妃这一把年纪了,何必在意这些。”

    窦淑妃瞪了韩王一眼:“我半截快入土的人了,有没有圣宠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当然无关紧要。对你们父子来说,就再重要不过。”

    “若不是为了你们父子,我何苦这般着急。”

    说着,忍不住落了泪。

    韩王暗暗懊恼自己失言,好声好气地哄了半天,才令窦淑妃停了眼泪。

    窦淑妃用帕子擦拭过眼角,吸了吸鼻子,才道:“总之,储君一日未定,你便有机会。总得仔细筹划,搏上一搏,才能甘心。”

    韩王目中闪过一丝精光,沉声道:“母妃此言甚是。我心中已有定计!”

    窦淑妃立刻追问:“什么定计?”

    韩王冷笑一声,吐出五个字:“坐山观虎斗!”

    窦淑妃顿时了然于心:“你是说,齐王和太孙必有一争。最好是斗得两败俱伤。到时候就能来个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了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韩王目中闪过精光:“三哥眼下最大的敌人,就是阿诩。依我看,父皇对阿诩还要更好些。三哥根本腾不出手来对付我们。”

    我们?

    窦淑妃疑惑地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韩王却未再多解释。

    想收渔翁之利的,当然不止是他。魏王打的也是同一个主意。两人俱都势弱,私下已经结成了同盟。

    先等鹬蚌斗得死去活来再说。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广东11选5官网 河北20选5开奖结果 极速11选5怎么赢 福彩3d 香港五分彩技巧公式
曾道人内幕玄机 浙江省20选5开奖码 22选5奖金计算器 世界杯足球比分 后一万能5码99%中奖率
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辽宁11选5前二直选走势图 2018中国女排最新消息 北京时时彩全天计划 棒球和垒球区别
时时彩准确率99%杀两码 安徽体彩十一选五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记录 快3走势图今天 河北11选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