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七百六十七章 责怪
    齐王府。

    齐王妃正厉声训斥儿媳王敏:“……当年你过门,也算贤惠敦厚。我这才放心地将王府内宅交给你,还有阿睿的衣食起居,也一并交给你打理。可你是怎么做的?”

    “我虽不在京城,也知道你做过什么好事。没能替阿睿分忧也就罢了,还不时惹祸,让阿睿替你收烂摊子。”

    “阿睿被罚去守皇陵,你这个做妻子的,没跟着一起去也就罢了。竟狠心地让玥姐儿大病一场。好在玥姐儿无事,否则,我就是拼着不合规矩,也要回京狠狠责罚你!”

    王敏被骂得头都抬不起来,有心辩解,却又无从说起。

    世态炎凉。王家一失势,再无人将王家放在眼底。她这个嫁出门的王家女儿,也被众人贬低瞧不起。

    齐王妃这是故意挑刺找茬,发泄心中的怒气。她这个做儿媳的,既无丈夫撑腰,又没生出儿子,半点底气都没有,只有低头挨骂的份。

    齐王妃看王敏窝窝囊囊的样子,非但没觉得解气,反而更气闷了几分。

    当日真是看走了眼。以为娶了王家的女儿,就能拉拢王皇后成为齐王府的一大助力。却没料到,短短几年,王家便败落至此。王皇后被废,这个王敏,不添乱就算不错了,根本派不上半点用场。

    齐王妃心浮气躁,不耐地挥挥手:“罢了,你先退下吧!”

    王敏忍气吞声地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齐王妃的目光转到一旁的孙女身上,本想叫过来说话,一见玥姐儿略显平庸的脸孔和畏怯的样子,立刻没了兴致,索性让玥姐儿也一并退下。

    王敏母女两人退下后,齐王妃才觉得眼前清净了些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齐王父子也回了府。

    齐王妃立刻打起精神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母子几年未见,齐王妃上下打量齐王世子几眼,忽地皱起了眉头:“阿睿,你比以前清瘦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齐王世子如今也已二十一岁,身材修长,英俊的面容越发冷峻。和齐王愈发相似。更令人心惊的,是他的身上,多了一股挥之不去的阴冷。让人看一眼,便觉得心惊。

    齐王世子舒展眉头,冲齐王妃笑了一笑:“这两年我一直在守皇陵,衣食不及在京城细致讲究,瘦些也是难免。”

    齐王妃少不得又要将这一笔都记在了王敏的头上:“这个王氏,只知在京中悠闲自在,也不知随你去皇陵,照顾你的衣食起居。当日真是昏了头,怎么就挑了这么一个儿媳!”

    齐王世子淡淡道:“娶都娶回来了,再说这些,又有何益。”

    齐王妃被噎了一回。

    这门亲事,是她和齐王一起商榷定下的。齐王世子一直都是不情愿的……

    齐王不轻不重地咳嗽一声:“先不说这些。明日五更就要到太子府,为太子起棺。今晚都早些睡下。”

    齐王世子应了一声,便退下了。

    齐王妃怔怔地看着齐王世子挺拔清冷的身影,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。

    齐王扫了齐王妃一眼:“你看什么?”

    齐王妃低声道:“臣妾只觉得,几年未见,阿睿像是变了个人似的。”

    以前的萧睿,虽然高傲了些,却也有笑有怒。如今,却冰冷淡漠,就像一尊没有感情的冰雕一般。就连她这个母亲见了,也暗暗觉得心惊。

    齐王倒是没放在心上,淡淡说道:“他往日还有几分冲动的孩子气,现在这样正好。成大事者,就该冷漠寡情,岂能为儿女情长左右。”

    齐王妃还待说什么,齐王又道:“此次回京,不必再去定北侯府了。”

    齐王妃一惊,霍然抬头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定北侯府是她的娘家,她为何不能回去?

    齐王冷冷地看了过来:“本王此次急着回京,是为了什么,你心里难道不清楚?”

    齐王妃哑然。

    齐王的野心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岂能瞒得过她这个枕边人。可是……她是顾家的女儿,怎么能不要自己的娘家?

    “定北侯府一直和太子府更亲近,日后必会站在太孙那一边,对本王来说,是敌非友。你若回顾家,以后就不必再回齐王府了。”

    齐王扔下几句话,便去了书房。

    齐王妃站在原地,愣了许久,才颓然地长叹一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同样的夜晚,太子府里灯火通明,无人入眠。

    太子妃领着儿子儿媳庶子庶女和一双孙子孙女,都在灵堂里守着。

    五更天一到,太子的棺木就要被抬起出府,去往皇陵。

    这是太子留在府中的最后的一夜。众人自都要在一旁守着。

    停灵四十二日,太子妃被熬得形容消瘦,憔悴至极,看着至少老了十岁。此时跪在棺木边,目光落在冰棺上。

    再多的痛楚,再大的悲恸,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,也被慢慢消磨得差不多了。此时,剩下的是满心的麻木茫然。

    麒哥儿麟哥儿都已六岁,正是最淘气的年龄。连着跪了多日,早已跪得不耐烦了。不过,兄弟两个也不敢乱动,最多是偶尔挪一挪膝盖罢了。

    已有十岁的丹阳郡主,眉目出落得十分精致秀丽,却沉默少言,在人前极少张口说话。此时安静地跪在安平郡王身边。

    衡阳郡主和夫婿李一鸣,则跪在安平郡王的另一侧。

    他们的前方,是太孙和顾莞宁夫妇,阿娇阿奕各跪在他们身侧。

    阿娇阿奕都还小,禁不住跪得太久,过一会儿,便要各自起身动一动。虽然于理不合,却也无人吭声。

    灵堂里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一滴地滑过。

    一更,两更……到了四更天,送灵的官员们便陆续来了太子府。在礼部尚书罗恒之的指引下,一一跪下磕头跪别太子。

    齐王父子领着齐王妃王敏来了,魏王府韩王府的来了,荣安王府的人来了,定北侯府的人也来了……

    闵家上下齐至,孙家仅剩的独苗孙武也领着佳阳县主和一双儿女来了。

    很快,灵堂里便站满了人,灵堂外的空地也被挤满,一直延到了太子府的门口。还有人陆续赶来。

    五更天!起棺!送灵!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山西快乐十分app下载 六合彩 山东时时彩历史记录 山西十一选五官网 体彩11选五
香港赛马会官方网址 体育彩票31选7开奖查询 145期白小姐资料 快乐十分同步开奖 广东11选五走势图
大红鹰报码聊天室 海南飞鱼开奖记录 青海快三预测 11选五 广东11选5任二在线计划
时时彩官方开奖直播 广东26选5玩法 11选5任二翻倍打公式 浙江快乐12投注 快三中奖规则和奖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