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七百六十九章 复宠(二)
    窦淑妃一脸义愤填膺的模样。

    到最后一句,可就不是那么回事了,满满的都是挑唆。

    明知窦淑妃不怀好意,孙贤妃依旧气血翻腾不已。

    对王皇后的嫉恨,这么多年来从未停过。

    凭什么废了后位,还要压着她一头?死的明明是她的儿子,要伤心也该是她陪着元佑帝一起伤心才对。凭什么轮到王皇后?

    “妹妹,”窦淑妃仿佛窥到了孙贤妃心里的怨怼不甘,句句含着怂恿:“如今宫中无后,我们两个和静妃一样,都是宫中嫔妃。谁也不比谁低人一等!”

    “她每天待在福宁殿。听闻到了晚上,还厚着脸睡在皇上身边。一把年纪了,这般争宠献媚,委实令人不齿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就陪你一起去福宁殿求见皇上。就是看在太子的份上,皇上也不能不见你。皇上若是责怪,我也替你担下一半。我们姐妹,同进共退!”

    去了少不得又是一番波折。

    不去……为何不去?凭什么不能去?!

    闹就闹吧!闹腾得大家心里都不痛快才好。她不好过,王皇后也休想得意。至于想浑水摸鱼的窦淑妃……

    孙贤妃目中闪过一丝冷意,面上却满是感激感动:“多谢姐姐,既是如此,我们这就去福宁殿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元佑帝头脑昏昏沉沉,双目闭着假寐。额上的皱纹如刀刻一般明显。

    “启禀皇上,”李公公悄然走了进来,低声禀报:“贤妃娘娘和淑妃娘娘在殿外求见。”

    元佑帝下意识地应了句:“朕今日不见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王皇后婉言劝道:“皇上,窦淑妃不见也罢。孙贤妃却是太子生母,太子今日下葬,贤妃伤心之处,丝毫不弱于皇上。皇上总该见一见她。”

    元佑帝睁开眼,定定地看着温婉贤良一如昔日的王皇后。

    仿佛在审视她这番话里,到底有几分是真情,有几分是假意。

    王皇后仿若没察觉到元佑帝的审视,依旧维持着原来的神色,轻声道:“皇上若嫌臣妾在此不便,臣妾便暂避片刻。”

    元佑帝终于道:“不用了,你留在这儿。”然后又吩咐李公公:“让贤妃进来。”

    没提窦淑妃,显然是不想见。

    李公公恭敬地应声退下。

    在走到门口之际,元佑帝忽地又改了主意:“让淑妃也一起进来吧!”

    李公公神色未变,又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孙贤妃和窦淑妃一起进来了。

    之前一脸气愤要和孙贤妃同进共退的窦淑妃,此时浑然忘了刚才自己说过什么,一脸关切悲戚地走上前来行礼:“皇上缠绵病榻,臣妾心中忧虑,每日寝食难安,只恨不能陪伴在皇上身边,为皇上分忧。”

    又对王皇后说道:“这些日子,辛苦静妃娘娘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窦淑妃,还没死心,总时不时地冒出来蹦跶一回。

    王皇后冷笑不已,口中淡淡道:“这是本宫分内之事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何劳淑妃道谢。”

    哼!还是那副昔日高高在上的口吻!真以为自己还是过去的皇后娘娘啊!

    窦淑妃心中又嫉又恨,口中却叹道:“静妃娘娘身体也不如往日,每日还要照顾陪伴皇上,可得注意身体才好。”

    孙贤妃此时才走上前来行礼。

    她步履迟缓,满目哀伤,面容悲戚,一言未发,只默默垂泪。

    元佑帝纵是铁石心肠,此时也不禁动容,长叹一声:“太子命中无福,走在了朕前面。朕伤心难过了这么些日子,也该振作起来了。你也别太伤心难过了。”

    孙贤妃哽咽着喊了声皇上,然后泪如雨下,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到底是太子生母,这份真切的悲伤,绝非王皇后可比。

    元佑帝也被勾起了伤心难过,神色悲痛地张口道:“你坐到朕的身边来。”

    孙贤妃哭着走到龙榻边,继续哭泣。

    元佑帝握着孙贤妃的手,低声宽慰。

    这一幕落在王皇后和窦淑妃的眼中,都格外刺目。窦淑妃还好些,一想到好好活着的韩王,心里便觉得庆幸。

    王皇后的心却越来越冷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,她以为自己已经哄得元佑帝回心转意。现在看来,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元佑帝绝口未提重立她为后之事,此时又故意当着她的面这般作态,分明是在敲打警告她,不得痴心妄想。

    呵!

    这就是帝王之心。

    这就是帝王的宠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元佑帝和孙贤妃“执手相看泪眼”许久。

    王皇后一直安静地待在一旁。

    窦淑妃数次用目光挑衅,想令王皇后失态,可惜都未成功。王皇后从头至尾连眼角余光都没给她一个。

    窦淑妃既气又恼,却也不敢胡乱动弹。免得再被元佑帝张口撵出去。以后可就真的没脸在宫中行走见人了。

    孙贤妃的哭声终于告一段落,红着眼眶说道:“臣妾今日造次,皇上没有怪罪,还这般安慰臣妾。臣妾心中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“臣妾斗胆,今日想留在这儿,陪伴皇上。恳请皇上恩准。”

    元佑帝心中一软,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然后抬起头,淡淡吩咐:“今日就由贤妃在这里陪朕。静妃暂且退下,淑妃也回自己的寝宫去。”

    王皇后恭敬地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窦淑妃一听可就急了。

    静妃退下,也还是在福宁殿里。孙贤妃也留在这儿。凭什么就让她一个人走?

    “皇上,”窦淑妃一把年纪了,竟也有脸像年轻时那般娇嗔恳求:“臣妾也想留下陪皇上。”

    可惜,元佑帝没心情看她那张老脸,头也不抬地说道:“退下。”

    窦淑妃:“……”

    再厚的脸皮,也禁不住这样的打击!

    窦淑妃脸上如火烧一般,既尴尬又难堪。

    背对着元佑帝的王皇后悄无声息地扯了扯唇角,目中露出浓浓的讥讽。

    眼睛哭得红肿的孙贤妃,也抬头看了过来,目中露出关切和歉然……简直比讥讽更令她难堪。

    窦淑妃在两个斗了几十年的老对手的注视下,故作镇定地退了出去。出了福宁殿后,一路不曾停歇地回了寝宫。屏退宫女内侍,一个人将寝宫里的东西砸了大半。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幸运飞艇手机开奖直播 重庆幸运农场个人主页 幸运农场三全中 重庆幸运农场计划 北京赛车开户
北京赛车pk10攻略 幸运农场走势图 北京赛车冠军规律破解 北京赛车pk10改单 幸运飞艇骗局
北京赛车pk10高手心得 北京赛车计划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 幸运农场历史开奖 重庆幸运农场历史开奖号码走势图
幸运飞艇害死人 幸运农场开奖结果 幸运农场开奖号码 幸运飞艇冠亚和小 北京赛车包赢公式最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