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七百七十章 病倒
    这一日,孙贤妃一直留在福宁殿里。

    王皇后安静地待在屋子里,未再露面。

    窦淑妃砸了满地的东西之后,看着又觉心疼,命宫女收拾干净。

    如今宫中事务由她执掌,想再换新的摆件也不是难事,到了晚上,寝宫里便摆满了精致的摆件,焕然一新。

    京城到皇陵,一来一回也要几日功夫。此番太子下葬,挑了上百侍卫,轮流抬棺。待太子安葬,众人回京,已是五日后了。

    这么一番折腾,别说太子府众人,就是齐王魏王等人也累得够呛。

    不过,众人还不能歇着,一起进宫觐见元佑帝。

    再多的痛苦,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悄然淡去。

    元佑帝这几日胃口稍稍好了些,神色依旧晦暗,在内侍的搀扶下,也能下榻走动了。此时坐在福宁殿的龙椅上,龙目扫过一众儿孙。

    太子府的人俱都来了,齐王府魏王府韩王府,也都到齐。沉积了许久的高阳郡主,今日也进了宫。

    高阳郡主没了往日的骄纵之气,像一只骄傲的孔雀被拔了引以为豪的鲜亮羽毛,再也没有昔日的光彩。美艳的脸孔有些阴郁。

    郡马王璋站在高阳郡主身侧,俊秀的脸上多了一道丑陋的疤痕,颇令人惋惜。

    当然,此时也无人留意王璋就是了。

    只有王敏,偶尔抬头看兄长一眼,心中满是酸楚。

    连着熬了这么多天,顾莞宁也颇为疲惫。不过,她并未露出倦容,反而挺直了腰杆。在一众或故作哀伤或颓唐的女眷中,显得格外醒目。

    元佑帝目光扫过顾莞宁的脸孔,似想说什么,又忍下了,改而问太孙:“阿诩,安葬之事可还顺利?”

    太孙已经连着几日没合眼,声音颇为沙哑:“一切顺利,皇祖父不必担心。”

    元佑帝龙目中闪过伤怀,长长地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父不送子。

    太子猝死,他一直病倒不起,甚至未能看太子最后一面。此时停留在脑海中的,依旧是太子生前的模样。

    齐王煞风景地张了口:“二哥走时并无痛苦之色,父皇也能安心了。”

    当然不痛苦了!

    太子是在风流的时候猝死,临死的那一刻还快活的很!

    齐王看似好心安慰,实则是故意提起太子死因。令元佑帝心中生怒。

    顾莞宁垂下眼,掩去眼底的冷笑。

    元佑帝目中果然闪过怒气。只是,太子死因不堪提起,此事只有寥寥数人知晓。元佑帝不愿当着一众孙子孙女的辈说这些,很快说道:“这几日,你们都辛苦了。各自回府,歇上三日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起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元佑帝特意留下了三个儿子和长孙。其余人等,便先退出福宁殿。

    韩王世子和魏王世子都无留下的资格,两人结伴而行,目光不时地扫一旁的齐王世子一眼。

    齐王世子自从皇陵回来之后,整个人多了生人勿近的戾气和阴沉。别说别人,就是他们两个也有些心惊。

    “睿堂兄,”魏王世子张口招呼:“我们两年未见,今儿个正好有空,不如一起去魏王府里小坐片刻,喝杯清茶闲话一番?”

    齐王世子淡淡道:“我不善言谈,还是不去了,免得扰了你们的雅兴。”

    魏王世子碰了个硬钉子,心里也有些恼怒,面上却未流露出来,点点头:“也罢,这几日大家都累的很。等过些日子再聚。”

    齐王世子随意地点点头,便先走一步。

    韩王世子不屑地冷哼一声:“总是这副大家都欠了他的臭德行。以为我们两个要巴结他不成!”

    魏王世子目光微闪,含蓄地说道:“谁也不知日后如何,大家还是相安无事才好。”

    万一齐王做了储君,齐王世子也会跟着水涨船高。现在开罪他,显然是不智之举。

    韩王世子也不是笨蛋,早想到了这一层,只是一对上齐王世子,新仇旧恨就涌上心头,恨不得将那张俊脸扯到地上,狠狠踩上一通才能出了心头这口恶气。

    魏王世子看出韩王世子的心思,不由得笑了一笑,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我们走吧!”

    魏王韩王联盟,他们两个的关系,也比往日亲密得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到梧桐居后,顾莞宁诸事不管,先埋头在床榻上睡了半天。

    阿娇阿奕也都累的够呛,本想缠着亲娘,被乳母们哄着到自己的屋子睡下了。

    “这些日子,小姐实在是太累了。”琳琅守在屋外,悄声轻叹。

    玲珑也是心有戚戚焉:“可不是么?里里外外都得小姐操心。太子妃娘娘能撑着没病倒,已是万幸。”

    总之,太子妃是指望不上。

    太孙更是疲惫不堪,此时还被留在宫中,和齐王等人周旋……

    身在皇家,享受了常人难及的富贵,付出的,也远远超乎常人想象。

    两个丫鬟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一个宫女匆匆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琳琅眉头微微一动,将宫女拦下了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太子妃娘娘回府之后,就睡下了。”宫女一脸焦急:“还说不让任何人打扰。我们便都外守着。可现在,娘娘的额头滚烫,叶太医已经到了雪梅院为娘娘看诊。我来给太孙妃送个口信,请太孙妃到雪梅院去。”

    太子妃生病,顾莞宁也确实不能袖手。

    琳琅虽心疼顾莞宁,也只得推门进去叫人。

    顾莞宁比往日清瘦了一些,满脸倦意,睡得极沉。琳琅连着喊了几声,顾莞宁才动了动眉头,睁开惺忪的睡眼,声音犹带睡音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琳琅低声道:“太子妃娘娘发了高烧。”

    短短几个字一入耳,顾莞宁的困意便如潮水褪去,立刻坐直了身子:“伺候我更衣,我这就去雪梅院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无暇也没心情细细穿衣梳洗,一路急匆匆地到了雪梅院。

    叶太医正坐在床榻边为太子妃诊脉,满脸凝重。

    顾莞宁走到床榻边,目光一扫,眉头也悄然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太子妃满脸通红,双目紧闭。顾莞宁一探手,太子妃额头烫得吓人,却连一滴汗珠都没有。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幸运飞艇稳赚方案 pk10北京赛车缩水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查询 北京pk10计划软件 幸运农场夜场时间
北京pk10冠军走势图 幸运飞艇到底有多假 重庆幸运农场官方网站 免费幸运飞艇计划 幸运农场破解
北京pk10滚动开奖直播 幸运飞艇信誉群 幸运飞艇预测软件 重庆幸运农场预测 幸运飞艇开奖直播2016
幸运农场计划 北京pk10华人 幸运飞艇平台 北京赛车官网开奖记录 幸运飞艇开奖直播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