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七百七十四章 兄弟
    清冷的月色下,太孙的背影格外无情。

    安平郡王怒瞪着胆敢拦下自己的穆韬:“穆韬,你胆敢拦着本郡王!你立刻给我让开!”

    穆韬动也没动,重复道:“请郡王回去。”

    连一个侍卫也敢这般对他说话!

    安平郡王双目赤红,几乎快喷出火来,额头青筋毕露,顾不得会不会有人听见,扬声喊道:“大哥,父王走了,如今府里老的老小的小,母妃在病中,大嫂又有身孕。能帮上你的,唯有我!”

    “不管如何,我们都是同胞兄弟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宁愿信外人,也信不过我吗?”

    最后几个字,声嘶力竭,仿佛要将积压了多年的委屈,尽数抒发出来。

    太孙没有回头,也未停下脚步,依旧不疾不徐地往前走。

    眼看着太孙的背影渐行渐远,安平郡王彻底急了,喊了起来:“如今齐王魏王韩王齐聚京城,你只一个人,如何是他们对手?”

    “大哥,现在唯有我可以帮你!”

    “我不求别的,只希望你让我参与东宫议事。让我为你奔走做事……”

    太孙终于停了脚步,转过身来。

    穆韬只得让到一旁。

    安平郡王目中闪过狂喜,迅速飞奔至太孙面前,急急说道:“大哥,昔日之事,是我不对。我鬼迷心窍,才做了错事。”

    “人非圣贤孰能无过,知错能改善莫大焉!这是圣人说过的话。大哥素来宽厚,对那个身世卑贱的沈谨言都这么好,为何独独对我格外苛刻?”

    “这几年,我已经受尽惩罚冷落。我也知错了!从今日开始,我洗心革面,重新做人。只求大哥看在兄弟一场的情分上,给我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月光皎洁,安平郡王的目中满是悔过和希冀。

    任谁对着这般诚恳的脸孔,都会动容吧!

    以宽厚闻名的太孙,缓缓张口道:“萧启,任你舌灿莲花,我半个字都不信。”

    安平郡王神情一僵。

    “我停下来,不是要听你说什么兄弟情深悔过之类的鬼话。”太孙毫不留情地说道:“你安分老实地在院子里待着,我便容你苟活于世,否则,休怪我无情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参与东宫议事,为我奔走做事,绝无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三皇叔他们如今留在京中,为皇祖父分忧,是他们尽为人子的本分。什么对手之类的,休要再提。不然,传到皇祖父耳中,谁也护不住你。”

    也没人会护着你。

    最后几个字,不必说出口,彼此也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安平郡王僵硬地站在原地,眼睁睁地看着太孙转身走远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没有再喊住太孙,没有再自取其辱。

    太孙走后,安平郡王在原地站了许久,才失魂落魄地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顾莞宁有孕的消息,很快传开。

    太夫人大喜。身为长辈,不便亲自登门道喜,索性打发了顾谨行夫妻两人前来。

    “妹妹真是好福气。”

    崔珺瑶笑吟吟地拉起顾莞宁的手,目光在顾莞宁略显清瘦却颇为精神的脸庞上转了一圈,有些讶异地笑问:“你可有什么不适的反应?我记得,你怀阿娇阿奕姐弟的时候,孕吐厉害的很,几乎连水都喝不下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笑道:“说来也奇怪。我真的半点感觉都没有。之前一直日夜操劳,忙得脚不沾地,也没什么异样反应。只胃口稍差了些。”

    顾谨行笑着插嘴:“阿娇阿奕淘气,在娘胎里也不老实。看你这一胎的怀相,定是一个安静乖巧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未必。”崔珺瑶笑着接过话茬:“我当日怀俊哥儿的时候,也没什么异样反应。现在俊哥儿还不是淘得像个猴子一样。”

    两岁的俊哥儿片刻都安静不下来,一会儿凑到阿娇身后,一会儿缠着阿奕,姐弟两个都不理他,他便一个人到处跑。

    果然像个猴子。

    顾莞宁看一眼,不由得失笑。

    崔珺瑶低声笑道:“我有了俊哥儿,现在只盼着再生个女儿,凑个好字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倒是无所谓:“我已有了阿娇阿奕,接下来生儿子女儿都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生儿子好些。”崔珺瑶深深地看了顾莞宁一眼,话语中颇有深意:“太子府子嗣兴旺,才能令众人心安。”

    时人都重子嗣。

    太孙在人的印象中,一直身子偏弱。若是顾莞宁再生一子,至少证明太孙身体颇佳,不是短寿之相。

    至此太子府风雨飘摇之际,人心安定,十分重要。

    顾莞宁也未矫情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大哥,祖母近来身子还好吧!”顾莞宁又笑着问起了太夫人的情形。

    顾谨行答道:“祖母年纪大了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偶尔受些风寒咳嗽之类是有的。不过,精神倒是极好。如今府里平安无事,祖母心情也渐渐舒畅。”

    定北侯府熬过了流言纷扰。

    太夫人也撑过了这段最难熬的时光。

    顾莞宁颇为欣慰,笑着说道:“我只盼着祖母长命百岁。”

    顾谨行立刻笑道:“我也一直这么盼着。祖母是我们侯府的主心骨,有她在,不管遇到什么风浪,我们都能挺过去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又道:“有件事还没来得及告诉你。父亲去年带病上阵打仗,中了一支毒箭,余毒一支未清。幸好祖母命人请了京中名医去边关,为父亲调理身体,如今已经痊愈,身体也无碍了。”

    请名医去边关,是顾莞宁的主意。

    顾谨行知道此事之后,对顾莞宁充满感激。

    若是顾淙出了事,对顾家来说,无疑是巨大的打击。对顾家长房来说,更是难以承受之痛。

    “妹妹,多谢你当日提醒祖母,间接地救了我父亲一命。”顾谨行郑重地行礼道谢。

    顾莞宁注视着满脸感激的顾谨行,轻声道:“我们兄妹之间,何须如此客套。我当日也是无心之举,没想到,误打误撞,竟真的救了大伯。”

    边关离京城数千里之遥,来回通信不便。顾淙若是病发再送信来京城,一来一回要耗时一两个月。大夫也救之不及。

    好在这一世,顾淙平安无事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幸运飞艇技巧 重庆幸运农场技巧 幸运飞艇奇偶走势图 幸运飞艇预测 幸运飞艇盘口
重庆幸运农场技巧玩法 pk10北京赛车论坛 重庆幸运农场派奖图片 北京赛车计划 重庆幸运农场玩法
重庆幸运农场开奖走势 幸运飞艇免费计划数据 北京pk10定律 pk10计划软件苹果版 幸运农场三全中
重庆幸运农场走势 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 幸运飞艇开奖直播网址 幸运农场遗漏 幸运飞艇开奖直播彩票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