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七百七十六章 风起(一)
    半个月后,太子妃身体痊愈。

    相较之前,太子妃瘦了一大圈。人也憔悴苍老了许多。不过,到底从丧夫之痛中熬过来了。

    太孙心中安慰,顾莞宁也觉得高兴,笑着对太子妃说道:“母妃瘦了许多,以后可得多吃些,慢慢将养回来。”

    太子妃随口道:“我瘦些胖些有什么要紧,你多吃些,将身子养得结实些才是。”然后细细地问起了顾莞宁这些日子的孕期反应。

    “胃口如何?每日有没有孕吐?有没有特别想吃的东西?”

    顾莞宁答道:“胃口还算不错,不想吃太过荤腥之物,清淡些的无妨。偶尔有些反胃,孕吐一次都没有过。也没什么特别想吃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太子妃听着笑了起来:“看来,这一胎定是个乖巧听话的。当日怀阿娇阿奕的时候,你可没少吃苦头。”

    可不是么?

    现在想起那些吐得昏天暗地的日子,依然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顾莞宁轻声笑道:“孩子乖巧些才好。阿娇和阿奕已经够淘气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娇才不淘气。”阿娇蹬蹬跑进来,正好听到这一句,立刻鼓起小嘴不高兴了:“娘亲不喜欢阿娇了吗?”

    顾莞宁立刻认错:“是娘亲说错了。阿娇一点都不淘气。”

    阿奕从阿娇的身后冒了出来:“阿奕也很乖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阿娇阿奕都乖。”太子妃笑着走上前,俯下身子,想将孩子抱起来。可惜病后身子虚弱乏力,竟抱不动,只得蹲下身子,将孩子搂进怀中。

    阿娇爱怜地摸了摸太子妃消瘦的脸孔:“祖母太瘦了。我让珍珠做肉丸子给祖母吃。”

    阿奕也伸出手,摸了摸太子妃另一侧的脸孔:“祖母,你瘦了也好看。”

    小手肉乎乎的,又软又暖,迅速抚平了太子妃心中的清冷孤寂。

    没了太子,她还有儿子儿媳,还有孙子孙女。

    太子妃将两个孩子紧紧地搂在怀中,目中闪过水光。

    顾莞宁没有说话,悄然走上前来。待太子妃的情绪平静下来,才张口道:“母妃身体既是好了,儿媳便偷一偷懒,将这府中的事都交给母妃了。”

    人闲下来会胡思乱想,忙碌一些,倒是无暇多想。

    太子妃想也不想地应道:“这是当然。你只管安心养胎。以后府中诸事,都不用你过问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抿唇一笑:“那就有劳母妃了。”

    太子妃自嘲地笑了一笑:“我这个母妃,不给你和阿诩添乱就算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元佑帝大病了一场,龙体恢复得颇为缓慢。正应了那句“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”。朝中诸事,交由太孙和齐王魏王韩王一起打理。

    元佑帝此举,令人捉摸不透。

    宫中的王皇后窦淑妃孙贤妃暗中揣摩圣意,朝中百官暗中揣摩圣意,就连宫中宫女内侍见了面,也少不了私下闲话几句。

    皇上到底打算立谁为储君?

    是年轻聪慧的太孙?

    还是正值壮年的齐王?

    莫非皇上不愿遵从祖宗规矩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想改了有嫡立嫡无嫡立长的规矩,选择更中意的皇子继位?不然,为何连魏王韩王也被委以重任?

    叔侄四人在一起,到底听谁的?

    流言纷扰中,太孙和齐王魏王韩王倒是沉得住气,人前一派和睦,人后也是一派和睦……议事的时候,都在元佑帝榻边,不和睦也不行啊!

    不过,众人私底下却是小动作频频。

    行事低调的太孙,在收拢人心上毫不含糊,颇为高调。因在孝期不便设宴,时常以议事为名,将一些手握实权的官员邀至府中。

    齐王死了兄长,心里再高兴,也不敢明着露出来,设宴之类也是想都不能想。倒是不时被各官员邀着登门。

    魏王韩王在京中势力不及齐王,也有些私交不错的官员。

    元佑帝就像什么都不知道一般,从未问过这些。

    派出去调查无为道长身份来历的人,在冀州查了两个月,终于有了回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色已晚,福宁殿里,依旧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“启禀皇上,无为道长此人,本是一名游方道士。号称百岁,实则不过五旬。”钱公公低声禀报。

    “他练丹药颇有些名气,被一些官员追捧,成了坐上宾。”

    “当日太子殿下到了冀州之后,便有人举荐了无为道长。举荐之人是谁,却无人知晓。奴才派人查了许久,也未查出这个人。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什么?”元佑帝目中闪过骇人的寒光。

    钱公公没敢犹豫,立刻答道:“不过,无为道长到了殿下身边后,曾和殿下身边的一个内侍走得颇近。这个内侍,在太子殿下当日遇刺之时身亡。”

    “若奴才没查错,这个内侍,应是齐王世子安插在太子殿下身边的眼线。”

    一片沉寂。

    元佑帝一言未发。

    殿内却似雷电齐鸣风雨大作。

    钱公公贴身伺候元佑帝数十年。元佑帝对他的信任,犹胜过平日在宫中行走的李公公。此时,钱公公大着胆子抬头,轻声劝道:“请皇上以龙体为重。”

    元佑帝神色暴怒,目中满是杀意。从牙缝里挤出冰冷的几个字:“可有确切证据?”

    钱公公毫不迟疑地应道:“死无对证,没有确切证据。”

    对元佑帝来说,此事无需证据。

    当他听到齐王世子名讳的那一刻,便已知道事情始末。

    齐王世子在太子身边安插眼线,显然非一朝一夕之事。这个无为道长,原本籍籍无名,忽然到了太子身边,必有人从中捣鬼。

    齐王世子未必有谋害太子的勇气。将无为道长送到太子身边,是想让太子愈发沉迷炼丹,无心朝政。却未想到,太子在女色上太过纵情,房事过度兴奋猝死……

    好一个齐王世子!

    元佑帝心中被巨大的怒火充斥激荡。

    钱公公看了元佑帝一眼:“还有一事,奴才不知该不该说。”

    “说!”元佑帝声音中满是怒气。

    钱公公低头禀报:“奴才还查出,齐王世子当日曾将沈美人接到齐王府住过一段时日。”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元佑帝霍然起身,全身的热血都涌往脑海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11选五中奖规则 今天福建快三开奖结果 澳洲幸运8单双 福彩3d丹东字谜 11选5开奖结果
四川时时彩软件 福建22选5开奖结果查询 重庆幸运农场快乐十分 六合彩开奖结果 江苏时时彩开奖直播
广东11选5中奖规则 重庆时时彩赚钱方法 黑龙冮11选5走势图 北京快乐8中奖概率 快赢481走势图
大乐透玩法中奖规则 今日安徽快三走势图 152期死公式六肖中特 北京赛车pk10分析软件 四川时时彩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