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七百八十章 圣心(一)
    众人一起色变。

    齐王世子身手超卓,远胜太孙,此时含恨出手,更是毫不留情。整个人犹如离弦的箭,飞身闪至太孙面前。

    宫中不准携带兵器。齐王世子手无寸铁,目中闪出骇然的恨意和寒光,右手握成拳,用尽全力,直直地击向太孙的胸口。

    这一拳若击中,太孙的性命至少去掉半条。

    元佑帝霍然色变,然而,此时怒喝阻止都已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齐王同样大为震惊,心中迅速地掠过一个念头。如果萧睿动作快些,两拳下去要了太孙的性命……那就再好不过了。正好为他除掉心头大患。

    对!杀了萧诩!

    齐王的眼中闪过激动兴奋的光芒。

    萧诩一死,再无人能和他一争长短。待元佑帝驾崩归天,他就能坐上龙椅成为天子。到那个时候,他再想法子救出儿子……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。

    就在齐王世子的拳头即将碰触到太孙胸膛的刹那,一道寒光闪过,生生地从齐王世子的手腕处穿过。瞬间飞起一片血光。

    彻骨的剧痛,令齐王世子惨呼出声。

    整个人却去势未减,依旧扑到了太孙面前。

    太孙反应稍慢一拍,被齐王世子扑了个正着,重重地摔落在地。也是一声闷呼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齐王世子右腕如火烧一般炙痛,俊脸扭曲而可怕。

    太孙摔得也不轻,全身无一处不痛,额上冒出了冷汗。

    没等齐王世子反应过来,钱公公已经迅疾闪身而至,指如疾风,点中了齐王世子的昏穴。齐王世子满腹怨恨又满心不甘地闭上眼睛,昏睡过去。

    钱公公将齐王世子翻开推到一旁,没敢立刻扶起太孙,目光急切地打量一圈,然后轻声问道:“殿下此时感觉如何?有没有觉得哪里特别疼痛?”

    太孙心神稍定,微微动了动手脚,然后困难地吐出两个字:“左腿。”

    “左腿怎么了?”元佑帝到此时也回过神来,在李公公的搀扶下站起身来,急切地问道:“是不是骨折了?”

    刚才摔倒的声音惊天动地,听着都觉得疼。

    太孙挤出一丝笑容:“约莫是脱臼了。让太医来正骨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说得倒是轻巧,明明疼得直冒冷汗。

    元佑帝心疼长孙,对骤然出手偷袭的齐王世子,再无半丝怜惜之意。龙目冷冷地扫过躺在地上的齐王世子。

    齐王世子被点中昏穴,此时昏迷未醒,右腕汩汩流出鲜血,短短片刻,便已汇聚了一摊血迹,看着令人心惊。

    钱公公忙跪下请罪:“适才世子骤然出手,奴才救之不及,不得已动了暗器,只怕已经伤了世子的手腕。”

    钱公公身手莫测,显少有人知道他擅长暗器。刚才击中齐王世子手腕的,是特制的银针。银针穿过手腕。若不及时救治,齐王世子的右手便要废了。

    “你救阿诩有功,朕还得重重赏你才是。”元佑帝淡淡说道:“不必跪了,起来吧!”

    然后看向神色变幻不定的齐王:“老三,你果然生了个好儿子。今日若不是钱公公,不但是阿诩,就是朕的性命也难保。”

    齐王呼吸一紧,将最后一丝心痛和怜惜全部收齐,满脸沉痛地磕头请罪:“都是儿臣教子无方。儿臣再无颜见父皇!”

    “儿臣这就亲自动手,杀了这个孽障。免得留下这个祸根,令父皇如鲠在喉。”

    说完,毫不犹豫地伸出手,用力掐住齐王世子的脖子。

    齐王自少习武,身手颇为不弱。此时手下毫不留情,短短几个呼吸间,齐王世子的俊脸便已泛青。

    齐王出手如此狠辣,就连钱公公看着,也暗暗心惊。

    虎毒尚且不食子。这个齐王,该不是真的想亲自动手要了齐王世子的性命吧!

    李公公更是心惊肉跳,下意识地看了元佑帝一眼。

    元佑帝收起了全部的表情,神色莫测。

    躺在地上的太孙目中迅速地闪过一丝光芒,忽地张口道:“三皇叔且慢动手。”

    齐王手下一顿。

    “三皇叔今日亲自动手,他日少不得为人诟病。”太孙声音虚弱,断断续续地说道:“到底该如何处置萧睿,还是由皇祖父定夺才是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齐王心中一凉。

    他刚才一时情急,只想早些除了这个孽障,令元佑帝不再起杀心。却又犯了元佑帝最忌讳的大错。

    元佑帝连叔侄相残,都难以容忍。更遑论是弑杀亲子?

    太孙对元佑帝的心理把握得极准,所以才会在此时张口。这么一对比,更显出了他的凶残狠辣!

    这个萧诩!实在太奸诈狡猾了!

    齐王咬牙暗恨,收回手,满面羞惭地看向元佑帝:“儿臣一时怒上心头,差点酿成大错。幸好有阿诩张口提醒。该如何处置这个孽障,还请父皇定夺!”

    元佑帝定定地看了齐王片刻。

    齐王被看的遍体生寒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元佑帝才张口道:“朕这一生,从未对自己的儿孙动过杀念。当日萧启犯下大错,朕也只是逐他回府,再不准他进宫。”

    “萧睿犯下滔天重罪,死罪可免,活罪难逃。他这只右手,不用再治了。以后他在宗人府的大牢里,无需再习字练剑。”

    废一只右手,说来轻飘飘的。

    没了右手,齐王世子不能再用剑,不能再习字。和废人也没两样。一辈子都被关在宗人府的大牢里,不见天日。在无尽的痛苦中煎熬度日。

    这样的责罚,比直接赏一杯毒酒更残忍。

    齐王适时地表露出身为父亲的痛心神色。

    只是,有了之前弑杀亲子的一幕,此时齐王的痛心,看在元佑帝的眼中,格外的讽刺。

    元佑帝不想再看齐王:“你先退下,没有朕宣召,你暂时不必进宫了。”

    齐王神情僵了一僵,很快恭敬地领命退下。

    临走前,齐王神色复杂地看了躺在地上双目紧闭不言也不动的齐王世子一眼。

    这个儿子,曾是他的骄傲。如今,却因一步不慎,落得这般下场。连累得他也陷入困境。以元佑帝的性子,对他必然也生出了疑心……

    齐王很快便转身离去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香港红姐图库特码资料 天津11选5顺口溜 北京赛车信誉平台 免费六肖中特 广发银行信用卡电话
篮球英语 天天专业彩票网 甘肃快三 河北快三 山东11选5推荐
河南快三遗漏值啥意思 湖南快乐十分之动物总动员走势图 甘肃十一选五现场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 新疆十一选五开奖直播
香港赛马会摩星岭青年旅舍 河南省福利彩票 极速赛车是统一开奖么 河北快三是不是赌博 幸运农场预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