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七百八十九章 好戏(一)
    太孙在府中休息三日后,便恢复上朝。

    被闲置了月余的齐王,也接到了元佑帝的口谕,和太孙一起进宫上朝。

    叔侄两人见面后,一个满面愧疚自责,张口就问太孙腿伤如何。一个神色坦然,对齐王的态度一如往昔。

    一个多月前的那一幕,仿佛从未发生过。

    等着看好戏的魏王和韩王暗暗有些失望,心中不由得暗生感慨。

    齐王自小就阴险脸厚狡诈,也最会讨元佑帝欢心。如今人至盛年,脸皮之厚度,早已超越常人。太孙年纪轻轻,也有这等城府,让人情不自禁生出“歹竹出好笋”的唏嘘……

    有这样的好儿子,太子足以含笑九泉了。

    “堂兄,你的腿伤真的好了?”散朝后,韩王世子关切地问太孙:“没留下什么病根吧!”

    “多谢烈堂弟关心。”太孙温和地应道:“我已痊愈,未留下病根。”

    真是个不大不小的遗憾……

    韩王世子心里想着,口中却欣然笑道:“痊愈就好。这些日子,我和凛堂哥一起惦记着你,有心去福宁殿看你,又怕扰了皇祖父清净。”

    太孙扯了扯唇角,若有所指地应道:“烈堂弟有心了。”

    窦淑妃执掌宫务,韩王父子每隔三五日就要进宫一回,大多打着探望元佑帝的旗号。这一个多月里,韩王世子至少也进过五六次福宁殿。

    说什么怕扰了元佑帝清净,未免有些可笑。

    韩王世子的脸皮还没修炼到家,在太孙了然的目光下,略略有些不自在。

    魏王世子目光一闪,接过话茬:“堂兄痊愈,是件值得庆贺的喜事。不过,堂兄还须守孝,我们也不便饮酒。庆贺一事,只得作罢。”

    韩王世子松口气,立刻张口附和:“凛堂兄说的有理。”

    两人往日就交好,如今更是“如胶似漆”,整日待在一起,好得胜过亲兄弟。

    太孙目光微闪,意味深长地笑了一笑。

    只不知这份“兄弟情义”,是否经得起“考验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宫中变故,来得颇为突然。

    窦淑妃在寝宫里忽然晕倒。宫女们不敢轻忽大意,立刻请来了宫中太医。太医未能诊出病因,也未能救醒窦淑妃。

    如此大事,自然被报到了元佑帝面前。

    元佑帝听闻此事,立刻沉了脸:“命太医院所有太医都去景月宫,一定要救醒窦淑妃。李公公,你代朕亲自去一趟,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李公公敛容应下。

    陪伴在元佑帝身边的孙贤妃,顿时露出忧虑焦急:“皇上,臣妾也想去景月宫看看。”

    哈哈,老天都在助她!窦淑妃最好是一晕不起,一命呜呼才好。

    孙贤妃恶毒地想着,面上却是一派姐妹情深的焦灼模样。

    元佑帝淡淡道:“景月宫情形不明,你不必去了。就在这儿等着消息。”

    孙贤妃犹不死心:“可是,臣妾实在忧心……”

    元佑帝冷冷地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孙贤妃心里一个咯噔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立刻改口道:“皇上说的是。臣妾不懂医术,去了也只会添乱。还是在这里等消息好了。”

    元佑帝没再出声,闭上龙目假寐。

    孙贤妃这才暗暗松了口气,悄悄拭去额上的冷汗。脑海中迅速思忖起来。

    窦淑妃的身体一直好的很。这几年几乎没生过病。忽然就这么晕倒,其中定有蹊跷。也不知道是谁从中做了手脚……

    是静妃?是齐王?还是太孙?抑或是魏王?

    总之,不管是谁,宫中又要掀起风浪,又有热闹的好戏可看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众太医齐聚景月宫,用尽了急救的手段,终于让窦淑妃悠然醒转。

    窦淑妃睁开眼后,张了张口,却发不出声音来。

    太医们心里一沉,窦淑妃更是又气又急,面红耳赤,目中的怒火都快烧起来了。

    李公公忙问道:“尹院使,淑妃娘娘到底是得了什么急症?先是晕倒,现在连话都说不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尹院使出于谨慎,应答得十分含糊:“娘娘此病确实蹊跷,等会诊过后再做定论。”

    李公公一听就知是托词,神色一冷:“皇上还在等着消息,尹院使这般吞吞吐吐,让咱家怎么向皇上复命?”

    尹院使无奈之下,只得低声道:“寻常病症,绝不会有这等异象。八成是中了毒。”

    中毒?

    是谁有这样的胆量,竟敢谋害窦淑妃!

    李公公不敢怠慢,立刻将此事回禀给元佑帝。

    元佑帝满脸怒气,冷笑不已:“今日敢对景月宫动手,他日岂不是要在福宁殿里下毒手?立刻给朕细查。将景月宫里所有宫女内侍都查一遍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元佑帝一声令下,景月宫里的所有内侍宫女都被严查审问。窦淑妃这几日入口或碰触之物,也被细细查了一遍。

    可查来查去,也未查出窦淑妃是如何中的毒。

    对方下毒手段,委实高明。

    窦淑妃身边贴身伺候的八个宫女,被严刑拷问。审到一半,一个叫彩云的宫女咬破了藏在藏在牙中的毒药,救治不及,瞬间毒发身亡。

    之后,从彩云的屋子里,搜出了数张千两银票。这些银票上并无任何标记,在京城的票号里随时可以兑成现银。

    这个彩云到底是如何下的毒,却未查出来。

    再细查彩云,原来这个彩云父母俱亡,无亲无故,年少时便进宫。在宫中有一个交好的宫女玉屏,两人结成了干姐妹。而这个玉屏,早在数年前便被赏到魏王府……

    消息刚传到魏王府,魏王面色骇然一变,立刻命人将玉屏叫来。

    可惜,玉屏已经死在了屋子里。

    同样是咬破了藏在牙齿中的毒药,和彩云的死法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这一个屎盆子,牢牢地扣在了魏王头上。

    魏王气得火冒三丈,破口大骂:“是哪个缺德冒烟的东西,竟用这般歹毒的计策陷害本王!”

    魏王世子神色凝重,低声道:“父王,此时不是生气的时候。儿臣立刻陪父王进宫,向皇祖父解释,免得皇祖父心生误会。”

    魏王满脸晦气地领着魏王世子进了宫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新疆十一选五规则 乐天堂娱乐城博彩投注平台 快乐十分开奖直播 分分彩开奖结果 京城娱乐城游戏
江苏11选5规则 彩博士时时彩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江苏快三和值推荐号 云南十一选五投号技巧
2017我被时时彩害死了 秒速时时彩软件 什么赚钱 秒速赛车时间 体彩七位数开奖结果
浙江十一选五单双 香港六合彩曾道人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 新疆十一选五怎么买 河南快赢481走势图今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