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七百九十二章 内斗(二)
    魏王冷笑:“我可不是空口无凭。”

    “我今日带来了人证,也带了物证。那个玉屏,是你派来潜伏在魏王府里的奸细。淑妃娘娘身边的彩云,也早被你收买。她们两人同时听命于你。你派人给她们两人分别传信。我这两日严查王府,已将这个人找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行事小心,每次传信,都会命人及时烧毁。不过,她为了保命,曾私自偷偷留了密信在手中。信上有齐王府的暗记,一看便知。”

    跪在地上的,是一个姿色寻常的三旬宫女,满脸惊恐,瑟瑟发抖:“奴婢是听齐王殿下之命行事。求皇上开恩,饶过奴婢这条贱命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一边用力地磕响头。

    很快,额头便被磕破,血迹斑驳。

    齐王怒极反笑:“四弟随意找了个贱婢来,便妄图将这一盆脏水泼到我身上来,实在可笑。父皇何等英明,岂会被你这点小小的伎俩蒙蔽。”

    说完,正色凛然地对元佑帝说道:“儿臣从未做过此事,请父皇明鉴。”

    没等元佑帝发话,魏王便冷冷说道:“你当日在二哥府上安插内应,岂会不‘顺便’在魏王府里放几颗钉子?说不定,就连宫中也遍布你的眼线人手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谁在蒙蔽父皇,父皇岂会不知?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太过诛心!

    其实,谁在宫里没眼线?不过,这种事暗中悄悄做了无妨,一旦诉之于口,就成了窥伺宫廷。

    齐王心里一紧,立刻怒道:“胡言乱语!我做过的错事,早已向父皇禀明。父皇也已原谅我了。你借着当日之事,胡乱攀咬,妄图混淆是非。父皇英明,绝不会听信你这等无稽之言。”

    魏王今天是打定主意要将齐王拖下这摊浑水了,冷冷说道:“人证物证俱在,三哥不承认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齐王被气得七窍生烟。

    真的做过也就罢了,被人死死咬着也不算冤枉。可他确实未曾伸手,听到这样的话,简直是怒火中烧火冒三丈!

    就在此时,韩王父子也闻讯赶至福宁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魏王立刻将“人证物证”给韩王父子看。

    被泼了一头污水的齐王,怒不可遏。和魏王争执不休,互相指责。

    韩王认定了此事是魏王所为,此时一定是故意推脱。韩王一怒之下,便动了手。魏王怒而还手,趁乱揍了齐王一拳,又踹了齐王一脚。

    是可忍孰不可忍!

    齐王憋了一肚子火气,索性也动了手。

    再有韩王世子魏王世子,打得那叫一个热闹。

    魏王世子平日闷不吭声,动起手来却是又快又狠,专门冲齐王身上招呼。

    韩王世子揍了魏王世子两拳,见魏王世子一直没还手,心里也有过意不去。得了,也一并招呼齐王算了……

    齐王身手再高,双手也难敌四拳。很快,便有些不支。不过,他被打出了火气,顾不得闪躲,宁愿挨上一拳也要还击。

    这一场兄弟叔侄混战,并未延续太久。

    因为元佑帝又被气得昏厥了过去。

    犹如影子一般极少说话的钱公公,也动了真怒,不顾尊卑,闪进“战场”。不到盏茶功夫,齐王等人便被点中昏穴,横七竖八地倒在福宁殿里。

    几人身上或多或少都受了伤。尤其是齐王,被怀恨在心的魏王和心有不甘的韩王联手揍了几拳,脸上被揍得一片青肿。

    太医们进福宁殿的时候,被这等惨烈的情形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李公公冷喝一声:“皇上昏迷未醒,还不快些过来。”

    太医们虽有品阶,在李公公面前却只有俯首听命的份儿。立刻凑上前来,为元佑帝施诊急救。

    元佑帝只是气急攻心,被气晕了。几针下去,便悠然醒转。

    “皇上,”李公公又惊又喜,小心翼翼地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元佑帝睁开眼,目光一扫,看到躺在地上的儿孙们,汹涌的怒火又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李公公见势不妙,忙张口劝慰:“请皇上息怒。大喜大悲大怒,情绪过激,最易伤身。皇上龙体要紧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一个个巴不得把朕早些气死才好。”元佑帝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,灰败的面色中透着异样的红晕。

    李公公看在眼里,只觉心惊。

    这一两年来,元佑帝龙体愈发虚弱,情绪易变,喜怒反复无常。分明是寿元将尽的征兆……

    李公公不敢再多想下去,轻声道:“皇上好好歇着,等齐王殿下他们都醒了,再细问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还问什么问?

    要么是齐王暗中捣鬼,要么是魏王祸水东引。韩王也不是个省油的灯。借着窦淑妃被下毒一事大肆发作闹腾……

    往日总嫌太子平庸,不堪大用。现在看来,太子到底也有长处。至少,太子在他面前从不敢大声说话,更别说动手了。

    元佑帝闭上龙目,感受到了年迈精神体力不济的疲惫苍凉。更令他心寒的,是儿子们的凶狠无情。

    他昔日曾引以为傲的“儿孙和睦”,原来只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。

    呵!

    一个内侍匆匆进来禀报:“启禀皇上,太孙殿下在殿外求见。”

    阿诩来了。

    元佑帝冰冷的心田顿时注入一股暖流,睁开龙目:“让他进来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太孙还在孝中,每日在宫中行走,穿的是素色衣服。

    纯白的色泽,令他俊美的脸孔更显得柔和了几分。

    踏进殿内的太孙,目光扫过躺在地上的齐王等人,目中满是错愕惊诧。不过,他并未张口询问,大步走到龙椅边,握住元佑帝的手:“皇祖父,孙儿来迟一步。”

    这只手,温暖了元佑帝冰凉的手,更温暖了元佑帝冰凉的心。

    元佑帝看着近在咫尺满是关切焦急的俊脸,僵硬麻木的四肢,缓缓又有了力气。

    元佑帝挥挥手,先命所有太医都退下,又吩咐内侍,将齐王魏王等人全部抬下去。免得看着碍眼。

    只说了几句话,元佑帝便觉得血流加速,有了疲惫之感。双手也微微颤抖不已。

    “阿诩,朕是不是老了。”元佑帝有些自嘲地扯了扯嘴角:“朕的儿子,俱都正值鼎盛之年,一个个身强力壮,当着朕的面大打出手,没一个将朕放在眼底。”

    “朕是真的老了。”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广东11选五开奖结果查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天津时时彩最快开奖网 购彩平台app哪个最好 新疆高考网站官网
娱乐城注册送38 三分彩时时彩是骗局吗 幸运飞艇pk10稳赢公式 上海时时乐幵奖结果 幸运赛车冠军走势图
香港马会六合彩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 2017我被时时彩害死了 快乐12开奖结果 幸运赛车选号
赛车冠军走势图怎么看 中超联赛积分榜 辽宁12选5走势图表分析 四川快乐12遗漏查询 中超直播乐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