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七百九十八章 余波
    “诶哟!”

    韩王世子痛呼一声,一张略有些阴柔的俊俏脸孔皱成了包子一般:“轻些,轻些。”

    为韩王世子敷药的林茹雪,蹙着弯弯的柳眉,轻声薄嗔:“上药哪有不痛的,世子忍着一些。”

    韩王世子冲动易怒,是个一点就着的炮仗脾气。

    不过,一物降一物。

    成亲娶妻之后,韩王世子在娴雅温柔的娇妻面前,便成了绕指柔,发不出半点脾气来。

    林茹雪一绷着俏脸,韩王世子便心虚了,挤出笑容道:“阿雪,你别生气。今日上午在宫中,父王和三皇伯四皇伯动了手,打成了一团。我这个做儿子的,哪有袖手旁观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林茹雪没吭声,只默默地加重了手上的力道。

    韩王世子:“……”

    韩王世子忍住诶哟痛呼的冲动,陪笑道:“我知道是我冲动了。你别再生气了!”

    这几年来,韩王世子和人动手的次数锐减。像这般浑身带伤回来的,还是第一回。也怪不得外柔内刚的林茹雪生气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生气,是心疼你。”林茹雪没发脾气,反而微微红了眼眶:“瞧瞧你脸上受的伤,也不知会不会留下疤痕。以后要怎么出去见人?到底是谁,下这样的狠手?”

    韩王世子听了十分感动,伸手握住林茹雪温软的纤纤玉手,深情款款地说道:“阿雪,你待我真好。娶了你,是我这辈子最大的福气。”

    没等林茹雪一诉衷肠柔情,又得意洋洋地说道:“我脸上受的伤哪里算重。你去看看三皇伯,父王和四皇伯专门揍他的脸。我和凛堂兄也抽冷子招呼他。你去瞧瞧他的脸,都快肿成猪头了。”

    林茹雪:“……”

    林茹雪抽了抽嘴角,忍了又忍,终于还是没忍住,轻声低语道:“怎么就闹到动手的地步了?皇祖父焉能不生气?”

    刚才还洋洋自得的韩王世子,犹如被戳破的皮球,瞬间泄了气,没精打采地应道:“怎么不生气。皇祖父都被气晕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钱公公,身手莫测,实在可怕。我们叔侄几个都被他点中昏穴,一睁眼,已是大半日过去了。我学武也有十年,连钱公公一只手都敌不过。”

    钱公公愤怒之下全力出手,全面碾压,给韩王世子的心头留下了极大的阴影。

    林茹雪的眉头皱得更紧,语气中透露出一丝不赞同:“淑妃娘娘被下毒一事,来龙去脉还没查清楚。你和父王行事未免太过冲动了。”

    先是和魏王父子反目,现在又和齐王闹翻脸。原本打算好的“鹬蚌相争渔翁得利”,注定是要落空了。

    韩王世子不以为然地冷哼一声:“是可忍孰不可忍!他们敢对淑妃娘娘下毒,没将我们父子放在眼底,不揍他们,实难消心头只恨。”

    所以……

    “到底是谁暗中在陷害淑妃娘娘?”林茹雪追问。

    韩王世子冷笑着应道:“不是三皇伯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就是四皇伯。总之,是他们中的一个!”

    林茹雪:“……”

    林茹雪深深呼出心头的郁气,力持平静:“还没弄清到底是谁,为什么就急着动手?父王按捺不住脾气,你没劝着父王一些也就罢了。怎么还跟着父王一起动手了!”

    韩王世子挑了挑眉,傲然道:“父王天生暴脾气,谁能劝得动!我的性子,也和父王一般无二。”

    ……这有什么可值得骄傲的吗?

    林茹雪看着自家夫婿欠抽的俊脸,一时无语。

    一个人天性如此,真是改也改不了。平日她的劝说,他也能听进一些。一到了关键时候,就会原形毕露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脾气,哪里斗得过心狠手辣的齐王和阴险深沉的魏王?

    还有太孙,看着温和好脾气,其实最是狡猾。任凭众人打成一团,他只做不知。到最后才现身,正好花言巧语哄得元佑帝龙心大悦。

    林茹雪想起父亲对太孙的评价。

    “太孙殿下,资质极佳,一目十行,过目不忘。心性坚毅,聪慧敏锐,细心体贴,无人能及。”

    也怪不得元佑帝最喜欢太孙。

    凡事最怕做比较,被齐王等人一比,温和细心体贴的太孙多贴心讨喜啊!

    “世子,淑妃娘娘被人下毒一事,你就没怀疑过是太孙所为吗?”林茹雪试探着问道。

    韩王世子想也不想地应道:“绝无可能!堂兄绝不会做出这等事情!”

    要么是齐王,要么是魏王,总之,绝不可能是大堂兄!

    林茹雪想了想,也觉得自己的猜测荒谬,很快便将话题扯了开去:“世子脸上的伤一日没养好,一日就别出府了。免得别人耻笑。”

    韩王世子点点头应下了。

    元佑帝有旨,无诏不得进宫。在府里待着也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魏王府。

    傅妍坐在床榻边,悄然垂泪。

    魏王世子脸上倒是没伤痕,左胳膊却受了不轻的伤,现在已经上药包扎好了。一张俊脸苍白,看着虚弱无力。

    魏王世子轻叹一声,伸出右手,为傅妍擦拭脸上的泪珠:“你别哭了。我只伤了左臂,养上几日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傅妍抽泣几声,低声哽咽道:“现在闹到这等地步,皇祖父龙颜大怒,我们想洗清嫌疑也实在不易。以后该怎么办才好?”

    魏王世子淡淡说道:“此事确实不是我们做的。皇祖父气归气,心里亮堂的很,肯定清楚是三皇伯所为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又道:“我们魏王府本来就无优势。父王既不居长,宫中又无人撑腰。我们能做的,就是将这潭水彻底搅浑,或许以后会有转机。”

    简而言之,就是拖大家都下水,他们被污蔑,别人也休想好过。

    成亲几年,傅妍很熟悉自家夫婿的脾气。看着不声不响沉默少言,实则心中颇有成算。见魏王世子说得笃定,傅妍也不再多舌,只问道:“世子要在府里养上多久?”

    魏王世子目光一闪,淡然道:“养到皇祖父气消为止。”

    元佑帝素来嘴硬心软,气上一段时日,就会消气。总不会一直不见儿孙吧!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华东15选5尾数 山东时时彩 20号云南十一选五开奖 江苏时时彩app pk10直播
香港六合彩网址 四川快乐12选码技巧 体彩11选5最聪明的玩法 大发快3全天计划 11选五计划软件手机版
快3赚钱方法如下 11选五玩法 东京1.5分彩官网开奖 11选5任3算法公式 长期平特一肖免费公开
26选5走势图奖金 038期香港六合彩特码 辽宁35选7玩法 一码中特 21点10验证 广东时时彩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