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七百九十九章 觐见
    齐王魏王韩王这一场混战,也令众官员震惊不已。

    个中缘由,不知被谁传了出来。一个个说得有鼻子有眼,像是亲眼看见一般。

    “听闻是为了淑妃娘娘被下毒一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据说是魏王父子在暗中动手,魏王府里死了一个宫女,淑妃娘娘的景月宫里也死了一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,此事和齐王殿下也颇有关联。魏王殿下有人证物证,可齐王殿下死不承认。魏王殿下一怒之下才动了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看来,此事十有八九是齐王殿下做的……”

    各式各样的传言,在官员间口耳相传。只隔了一夜,便传得沸沸扬扬。

    齐王耳目遍布京城,岂有不知之理,心中如何气闷懊恼,不必细说。

    很快,又有最新一桩消息传了出来,立刻将齐王叔侄混战的传闻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太孙妃顾莞宁奉旨进宫觐见!

    顾莞宁自静云庵归京,已有一年。这一年来,顾莞宁极少进宫。还是太子猝死之日,才进过一回宫。

    顾莞宁这一次进宫,是元佑帝主动宣召。

    这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意味着顾莞宁将重获圣眷!

    意味着太子府声势大盛!

    意味着圣心所向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齐王听闻此事,几乎立刻变了脸色。目中燃着怒火,一张脸阴狠冷厉至极。右手中的茶杯,也被骤然用力,握成了碎片。

    尖锐的茶杯碎片,深深地扎入齐王的右掌心,鲜血瞬间溢了出来。

    齐王妃尖叫一声:“快宣太医!”

    太医本就候在外面,立刻冲了进来,为齐王殿下清洗上药。一边在心中唏嘘。

    可怜的齐王殿下,接二连三的受伤。现在全身上下简直没一处完好的地方。虽说都是皮外伤,并未伤筋动骨,可看着也太凄惨了一点……

    齐王妃惴惴不安地问道:“殿下,你现在感觉如何?”

    感觉很糟糕!

    原本还未想通的事,霍然开朗。

    这件事,从头至尾都是太孙手笔。

    既挑拨了魏王韩王之间的关系,又让他背了黑锅。顺便在元佑帝面前花言巧语讨好,让圣心彻底偏向太子府。元佑帝甚至主动召顾莞宁进宫觐见,为太子府撑腰造势……

    一石数鸟!

    好算计!

    好一个“温和无害”的太孙!

    齐王的脸色实在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齐王妃在一旁看着,只觉得心惊胆寒,声音难以自制地颤抖起来:“殿下,你为何气成这样?不过是顾莞宁进宫而已,想来是父皇不再计较沈氏一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!”齐王咬牙切齿地挤出四个字。

    顾莞宁进宫本不算什么,可放在此时此刻,又是元佑帝主动下旨,意义就不同了。

    见齐王妃懵了一脸的样子,齐王所剩无几的耐心荡然无存:“出去,本王要独自静一静。”

    齐王一发怒,齐王妃根本不敢多留,临走前,战战兢兢地叮嘱一声:“殿下再气,也别折腾自己的身体。昨日晚上伤了脚趾,今早伤了手……”

    齐王怒喝:“滚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福宁殿。

    身着素色衣裙的顾莞宁,满头青丝挽成了简单的发髻,除了一支简单的金钗之外,别无修饰。

    可她站在那儿,却胜过世上所有满头珠翠华服美裳的女子。

    天生傲骨,自有风华。

    顾莞宁裣衽行礼:“孙媳顾氏,见过皇祖父。”

    坐在龙椅上的元佑帝,神色淡淡,声音更淡:“平身。”

    “谢过皇祖父。”顾莞宁谢了恩典,便站直了身子。

    她的衣裙略有些宽松,正好遮住略略隆起的肚子。除此之外,气色红润,精神极佳,看着半点不像怀了身孕的妇人。

    元佑帝目光扫过顾莞宁的肚子,神色略缓和一分:“顾氏,你可知朕今日为何召你进宫?”

    当然知道。

    不就是要给太孙脸面,给没了太子的太子府撑腰么?

    不然,以元佑帝的固执别扭,岂肯放下身段,主动召她觐见?

    顾莞宁微微扬起唇角,声音恭敬得恰到好处:“孙媳不知。”

    元佑帝忍不住轻哼一声:“行了,这儿又无旁人。不必装模作样了。”

    以顾莞宁的聪慧,岂能猜不出他的心意。在他面前摆出这副虚假诚恳的模样,以为他看不出来吗?

    顾莞宁从善如流地改口:“是。皇祖父疼爱长孙,连带着孙媳也跟着沾光,终于得皇祖父召见。孙媳心中感恩戴德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千穿万穿马屁不穿。

    更何况,拍马屁的还是以高傲固执倔强著称的顾莞宁。当日他大发雷霆,都未能令她低头。今日她倒是乖觉的很,一张口,字字句句都顺耳的很。

    元佑帝明知她是有意哄自己高兴,还是觉得心情舒畅:“你素来聪慧,既是猜到朕的心意。朕也不拐弯抹角。”

    “朕确实是为了阿诩,才召你进宫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毕竟是阿诩的原配正妻。当日之过错,朕已经罚过你了,以后不必再提。以后不得再犯同类错误。否则,朕没有足够的耐心,再容忍你一回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一句话,元佑帝声色俱厉。

    顾莞宁从容应下:“孙媳谨遵皇祖父旨意。”

    一直站在元佑帝身侧的太孙,清了清嗓子:“皇祖父,阿宁怀着身孕,不宜久站。皇祖父已经见过阿宁了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不如让阿宁早些回去吧!”

    元佑帝略有些不满地扫了太孙一眼:“刚进宫,这么急着回去做什么。莫非还怕朕吓到你媳妇不成?”

    身为天子,主动对晚辈低头是不可能的。此次主动下旨召顾莞宁进宫,于元佑帝来说,已是极大的让步。

    也因此,元佑帝语气不太好,实在值得原谅。

    太孙深谙哄人之道,立刻无奈地笑了一笑:“孙儿是担心皇祖父精力不济,龙体太过疲惫。皇祖父总是曲解孙儿心意,孙儿不善言辞,实在不知该如何解释才好。”

    亏太孙有脸说自己不善言辞。

    这世上,想找出比他更会说话的,委实不易。

    元佑帝眼中露出笑意:“罢了,想回去就早些回去。朕确实也乏了。”

    太孙冲顾莞宁眨眨眼。

    顾莞宁抿唇一笑,张口告退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31选7走势图福建官网 湖北体彩11选五走势图 北京快3中奖比例 11选5任二翻倍打公式 甘肃快3开奖结果
11选5出号精准规律 海南飞鱼开奖 河南22选5中奖规则和金额 幸运28开奖历史记录 广东十一选五包赢公式
快乐十分容易出的5个号 147期红心水论坛 重庆时时彩官网 黑龙江6 1开奖号码 香港六合彩历史开奖记录
江苏7位数开奖号 11选5技巧稳赚公式 云南快乐十分 11选五开奖结果 香港马会2码平码二中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