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八百零七章 赐婚
    阴险!

    太阴险了!

    在这等时候,忽然提起萧睿,既是有意膈应他,也是故意挑起元佑帝心头旧恨。

    齐王恨得牙痒,眼角余光瞥到元佑帝骤然冷了几分的脸色,心中又是一凛。立刻露出一丝苦涩的笑意,叹道:“阿睿犯下大错,我这个做父亲的,也难辞其咎。阿睿膝下只有一女,我为阿袆定下亲事,也是盼着他早日成亲生子。”

    然后,又一脸愧然地看向元佑帝:“儿臣不孝,总是让父皇操心。”

    元佑帝看似冷硬,实则对自己的儿子从来狠不下心肠。齐王也深知这一点,故意露出满面愧色。

    齐王演技之高,在皇室中足可列入前三,神情变幻之迅捷,令人叹为观止。

    元佑帝的神色果然松动了几分。

    齐王又叹道:“儿臣思虑不周,今日进宫求父皇为阿袆赐婚,让父皇为难了。只是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儿臣身为人父,遇事少不得要为儿子着想。还请父皇看在儿臣一片慈父心肠的份上,不要见怪。”

    一招以退为进,用得十分娴熟。

    元佑帝终于心软了:“身为父亲,为儿子着想也是常理。罢了,朕就破例一回……”

    哀兵之计,终于打动元佑帝了!

    齐王心中振奋不已,满心期待地看向元佑帝。就听元佑帝说了下去:“如今宫务由云昭容掌管,就由云昭容代为下凤旨赐婚,让淑妃盖上凤印。”

    齐王:“……”

    云昭容算什么东西?!

    不过是王皇后身边的走狗。

    孙贤妃被罚窦淑妃被毒哑,宫中实在无人主事,云昭容这才有机会露了头。堂堂齐王次子东平郡王的亲事,让云昭容下旨赐婚,提起来都让人觉得寒酸可笑。

    他费尽心思相求,以为终于令元佑帝心软松口。却没想到,换来的竟是这么一个结果……

    齐王用尽所有自制力,才逼着自己挤出笑容:“多谢父皇。”

    齐王妃却没齐王这般的忍耐力,忍不住张口道:“父皇,云昭容位分不高,由她下旨赐婚,是不是太草率了些?说出去,怕是会被人嘲笑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就被齐王狠狠瞪了一眼:“住嘴!在父皇面前,岂有你多嘴的余地。还不快些向父皇请罪。”

    齐王妃这才惊觉自己莽撞失言,立刻低头请罪:“儿媳一时情急冒犯天颜,还请父皇息怒。”

    元佑帝的脸色确实不算好看,不轻不重地哼了一声:“行了,朕也乏了,你们都退下吧!”

    齐王一家三口憋憋屈屈地告退。

    元佑帝点头应允。

    太孙也张口告退:“皇祖父,孙儿也该领着妻儿回府了。”

    元佑帝却道:“陪朕用了午膳再回。”

    齐王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宫中发生的事,很快传到了魏王府韩王府。

    魏王听闻此事的经过,顿时一阵仰天长笑,心中别提多快意了。

    “老三阿老三,你也有这一天。”魏王越想越觉得解气,忍不住又哈哈笑了起来:“云昭容赐婚,哈哈哈!”

    哪怕由孙贤妃窦淑妃代为下旨,颜面上也好看些。毕竟,孙贤妃是太子生母,窦淑妃是韩王生母。

    无子无宠位分又低的云昭容算什么东西?也配下旨赐婚?

    元佑帝还没消气,齐王这是自寻难堪啊!

    魏王世子也笑了起来:“三皇伯倒是没敢吭声,谢了恩便领着袆堂弟回府了。”

    魏王收敛笑意,哼了一声:“他打的什么主意,当别人看不出来吗?萧睿这辈子是完了,活着还不如死了好。他便想抬举次子。这才厚着脸进宫求旨赐婚。”

    魏王世子目中闪过一丝冷意:“我们堂兄弟几个,自小就伴在皇祖父身边,这才得了皇祖父另眼相看,亲事上也颇为体面风光。袆堂弟常年待在三皇伯身边,如何有资格得皇祖父青睐。”

    人总有亲疏远近。元佑帝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常年伴在身边的几个皇孙,元佑帝疼爱的程度尚且不同。更何况,萧袆自小便离京,元佑帝总共也没见这个皇孙几面。感情远远谈不上深厚。

    “齐王这次是偷鸡不成蚀把米。”魏王幸灾乐祸地笑道:“我们就等着看热闹吧!”

    魏王世子略一犹豫,才低声道:“父王,淑妃娘娘被下毒一事,会不会另有其人?”

    谁从中得益最多,谁的嫌疑就最大。

    原本没人怀疑太孙。

    可眼下,齐王等人俱都倒了霉,唯有太孙长宠不衰,连带着顾莞宁也重被召至圣前……让人不得不深思。

    魏王目光一闪,压低了声音道:“这些日子,我也在盘算此事。只是,无凭无据,我们自己的嫌疑还未洗清,只能按下不提。”

    这个哑巴亏,不咽也得咽下。

    魏王世子点点头,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魏王只在背地里笑了两回,韩王直接命人送了贺礼到齐王府。

    这一日,赐婚的旨意正好也到了齐王府。

    齐王本来就堵着一口气,看到韩王送来的贺礼时,鼻子都快气歪了。

    这个韩王,简直像疯狗一般咬着他不妨!

    暗中给窦淑妃下毒的人明明是太孙。韩王又不是傻瓜,难道到现在还看不出来?

    韩王府。

    韩王世子正低声说道:“父王,或许我们之前都想错了。给淑妃娘娘下毒的人不是三皇伯,也不是四皇伯,而是大堂兄。”

    韩王冷哼一声:“我又不是傻瓜,怎么会猜不出来。萧诩这小子,比他父亲可要强多了。不动声色间就摆了我们兄弟几个一道。我们几个做叔叔的,被侄儿算计得灰头土脸,实在可气可恼。”

    韩王世子一愣:“那父王为何还要送贺礼气三皇伯?”

    不是应该对准太孙吗?

    韩王挑眉冷笑:“萧诩风头正盛,又有你皇祖父撑腰。我们岂能轻举妄动。更何况毫无凭证,一切都只是我们猜测。到了你皇祖父面前,也讨不了好。索性暂且搁下不提。反正齐王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趁着这个机会气一气他也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此话有理。

    韩王世子连连点头:“父王所言甚是。”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pk10开奖记录 江西快3预测软件 北京赛车官网 广东今晚36选7开奖结果 重庆时时彩app
中华彩票邀请码 时时彩qq群 山东群英会怎么算中奖 澳门在线博彩 广西快3投注
北京11选五 爱彩乐 新疆喜乐彩中奖规则 摇钱树娱乐 北京快乐8上下走势图 江苏7位数预测 下一期
南国彩票七星彩论坛808 新疆11选5开奖信息 甘肃十一选五app 重庆快乐十分现场 盈彩娱乐城赌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