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八百一十三章 落空
    福宁殿内。

    元佑帝神色阴沉,目中满是暴怒,冷冷地盯着跪在面前的齐王:“老三,是不是你暗中指使莫郎中在狱中下毒?”

    齐王满脸冤屈:“父皇,儿臣从未做过此事。莫郎中确实和儿臣有些来往,私交不错。不过,也仅止于此罢了。他私下做过何事,儿臣一概不知。”

    好一个一概不知!

    元佑帝冷笑一声:“莫郎中和顾侍郎无冤无仇,为何要冒生命之险谋害顾侍郎?你口口声声说此事和你无关,你将朕当成傻瓜了吗?!”

    齐王满心憋屈。

    别的事确实是他做的。不过,他还没疯狂到要对顾海下毒手的地步。

    区区一个元主事,官职低微,身后并无得力的家族支撑。死了也就死了,刑部所谓的严查,也是雷声大雨点小。

    顾海却是顾家人,身居三品官职,在朝中人脉极为广阔。和太子府平西伯府方家崔家都是姻亲,在朝中守望相助,绝不是易与之辈。镇守边关的定北侯顾淙,虽远隔数千里不在京城,却绝不容任何人忽视。顾家在军中的影响力,也非常人可比。

    这么一块硬骨头,他这个堂堂齐王,也不敢轻言能啃下。连着两次动手,只是想压一压顾家的风头,将顾海困住顺便牵累太孙罢了。

    谁曾想,顾海竟在刑部天牢里出了事。

    莫郎中哪来这么大的胆子对顾海动手?

    这背后,一定有阴谋!

    齐王脑海迅速转了起来,张口辩驳道:“顾海是儿臣的妻弟,儿臣虽和顾家有些隔阂,也不至于对他下这等毒手。一定是有人故意陷害儿臣。”

    元佑帝继续冷笑:“你倒是说说看。谁有这个能耐,陷害到你头上?”

    还能有谁?

    齐王脱口而出道:“一定是太孙所为!”

    话一出口,便知不妙。

    果然,就见元佑帝的神色唰地阴冷下来:“阿诩近日来一直待在宫中,几乎没离开朕半步。”

    他还在齐王府里待着,没出去过半步。不是照样灭了元家满门!

    齐王心中腹诽不已,口中自然不敢这么说:“这里没有外人,儿臣斗胆,对父皇说几句心里话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朝中请立储君的呼声极高。儿臣是太孙最强劲有力的对手,太孙用计对付儿臣,也在情理之中。只要父皇对儿臣生出疑心,太孙便再无对手。他动手陷害儿臣,也在情理之中。”

    元佑帝并未被这番“掏心置腹”的话打动,冷冷说道:“照你这样说来,顾海被人弹劾又身陷天牢,也有可能都是你一手为之。只要顾海出了事,阿诩就会受牵连。你岂不是也没了对手?”

    大热的天,齐王却出了一身的冷汗。

    然而,此时此刻,容不得他半点犹豫踌躇。

    齐王立刻朗声应道:“儿臣岂敢做出这等阴损额度的事情。父皇千万不能听信小人谗言,对儿臣心生误会。”

    真的是误会吗?

    元佑帝深深地看了齐王一眼,忽然觉得全身疲累不堪。声音也低沉下来:“谁是谁非,真真假假,朕眼未瞎耳未聋,心里自有判断。”

    一阵阴云陡然笼罩在齐王心头。

    齐王的心莫名地跳得快了起来,嗓子有些发干,想说什么,元佑帝的声音已在耳畔响起。

    “老三,朕知道你在想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当年,朕本想立你为储君。可大秦自建朝以来,遵循的便是有嫡立嫡无嫡立长的规矩。朕虽是天子,行事也不能全凭喜好。所以,朕只能立你二哥为储君。朕心中也觉得对你有亏欠,特意给你挑了一处最好的封地。又容你将世子留在京城。你和朝臣之间的来往,朕只做不知,并未过问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年,你心里有诸多不满。一直觉得太子不如你,这储君之位应该是你的。太子一死,你心中比谁都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想到,朕属意的是长孙,而不是你。”

    齐王心跳骤快,耳鸣阵阵,抬起头,看着元佑帝:“父皇,你……”

    元佑帝收敛了所有表情,冷然说道:“朕意已决,要立长孙为储君。明日就会下圣旨。”

    宛如一声惊雷乍响,猝不及防之下,齐王被炸得脑中嗡嗡作响,四肢冰凉,心如寒冰,再无一丝温度。

    “所有事情,都到此为止。”元佑帝没看齐王瞬间泛白的脸孔,冷冷说道:“朕不想看到朝堂上,再有人为立储一事争论不休。更不想看到,朕的臣子,被当成一颗颗棋子,被利用被舍弃。”

    “你回府去,好好想一想朕说过的话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齐王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齐王府。

    他僵直着身体,僵硬地走向自己的书房。

    齐王妃焦灼急切的脸孔在眼前闪动,嘴唇一张一合,不知在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齐王恍若未闻,大步走进书房,猛地关上书房的门,将齐王妃关在门外,也将一切的纷扰都挡在了门外。

    齐王在书桌后枯坐许久。终于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。

    他用尽全力,将宽大沉重的书桌踹翻倒地,咚地一声巨响。桌上的所有东西都摔倒地上,笔墨纸砚书籍撒了一地。

    他抽出腰际的长刀,用力劈砍,将木椅砍成两段,将名贵结实的书架砍翻倒地,将眼前所能见到的所有一切都砍成两截。

    为什么?!

    他隐忍多年,谋划多年,为什么还是输了?

    父皇口口声声说最器重他这个儿子,根本都是假的!全都是假的!不然,怎么会这般残忍地对他!给了他希望,又无情地剥夺走?

    怨恨不甘在胸膛里激荡不休。似乎有一头被豢养了多年的野兽,在心口蠢蠢欲动,叫嚣着要冲破胸膛,要将所有人都撕裂,要将眼前的一切都摧毁。

    齐王双目赤红,嘴角扯出狰狞又扭曲的弧度,然后,哈哈地仰天狂笑起来。

    守在书房外的齐王妃,听得全身簌簌发抖,一张风韵犹存的美艳脸孔,此时也惨白无人色,目中满是惊惧。

    齐王从未像这般失过态!

    是什么事,竟让齐王变得这般疯狂?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什么是快开彩票 天津时时彩奖金 青海11选5公式 全民娱乐下载安装 湖北30选5开奖查询
江西快三公式 内蒙古11选5开将结果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查询 极速飞艇彩票 永利彩票中心
今目安徽25选5开奖视频 云南11选5开奖号码走势图 J8彩票网平台注册 秒速赛车看号技巧 pc蛋蛋预测
秒速飞艇精准计划 幸运农场水果开奖 香港六合彩图 浙江6加1体育彩票 数学家破解11选5骗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