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八百二十章 驾崩(一)
    “皇上,该喝参汤了。”

    王皇后不肯假手旁人,坚持亲自喂元佑帝喝参汤。

    站在龙塌边的窦淑妃和孙贤妃,心中不约而同地泛起酸意。

    她们两个倒也想动手伺候,奈何争不过王皇后。

    元佑帝到了此时,只肯让王皇后和几个儿子近身伺候。其余宫中嫔妃包括她们两人,只能站在龙塌边看着。

    元佑帝睁开龙目,略一张口,将到了嘴边的参汤缓缓喝下。温热的参汤滑过喉咙时,胃中陡然一阵翻腾作呕。

    元佑帝脸上露出痛苦之色,一转头,便将参汤全部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众人心中俱是一沉。

    元佑帝竟连参汤都喝不下去了……

    没有人敢哭天抢地。上一个在床榻边哭哭啼啼的嫔妃,被元佑帝喝令拖下去杖毙。之后,再无人敢哭泣抹泪。

    齐王抢到床榻边,亲自为元佑帝擦拭脸边的污渍。

    魏王韩王不甘人后,也都凑了过来,擦拭床榻,为元佑帝净面换衣。

    不管是发自内心还是做戏,几位藩王的表现都令人动容。

    元佑帝吐了之后,心中那口烦躁的闷气抒了出来,整个人反倒有了久违的畅快。略显急促地呼吸几口气,然后沙哑着嗓子说道:“行了,朕还没咽气,勉强还能多活几日。你们都别紧张。”

    齐王瞬间红了眼眶,哽咽着喊了声“父皇”,泪水纷纷滚落脸孔。

    魏王韩王也是一般模样。

    三个年过四旬的男人,哭得像孩童一般,毫不顾忌颜面。

    元佑帝看着三个儿子,龙目中闪过一丝欣慰。好在他一直将儿子们留在京城,最后这段时日,儿孙们都能伴在他身边。

    儿子们大了,各有各的心思。不过,这些眼泪里,总有一些是真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李公公悄然走到龙塌边禀报:“启禀皇上,太孙殿下领着太子妃娘娘和太孙妃来了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竟然也进宫了?

    齐王目中迅速地闪过一丝杀气腾腾的寒光,很快又隐没眼底。

    众人下意识地看向门口。

    太子妃的身影先出现在众人眼前,紧接着,太孙和顾莞宁并肩迈步而入。

    顾莞宁怀胎八月,肚皮高高隆起,神色却依然坚毅冷静。目光微一流转,迅疾掠过众人的脸孔,很快便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顾莞宁走到床榻边,和太子妃一起行礼:“孙媳顾氏,给皇祖父请安。”

    元佑帝睁开眼,低低地嗯了一声:“平身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站直了身子,目光落在元佑帝的脸上。

    将死之人,当然好看不到哪儿去。元佑帝消瘦得惊人,目中也没了半点神采,犹如烛火在风中摇曳,随时会熄灭。

    元佑帝也看了过来,先在顾莞宁光洁如往昔的脸庞上驻留片刻,然后看着顾莞宁的肚子,目中闪过欣慰之色。

    “如果生男,叫萧天淳。”元佑帝慢慢地说道:“如果生女,就叫萧明珂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恭敬地谢恩:“多谢皇祖父赐名。”

    元佑帝不无自嘲地笑了一笑:“朕只怕活不到孩子出生之日,这名字是早就想好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茬,无人敢接。

    已经到了苟延残喘续命的时候,生死不过是眨眨眼的事。在场的都是元佑帝的妻妾儿孙,谁也没法昧着良心说出千岁万岁的话来。

    “皇祖父这一生傲视天下,为大秦江山百姓耗尽心血,远胜过那些长寿庸碌之人。”顾莞宁静静地凝视着元佑帝,声音轻柔而坚定:“孙媳斗胆说一句,不管何时合眼,皇祖父都已无憾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为顾莞宁的大胆心惊不已。

    齐王神色一变,怒喝:“顾氏,你岂敢大胆枉言……”

    元佑帝却已笑了起来:“说的好。朕确实没什么遗憾了。”

    “朕这一生,虽未开拓疆土,却也算的上守成有功。大秦百姓安居乐业,百官们尽心尽力。朕这个天子,未曾舍得建行宫挥霍无度。逢旱涝蝗灾之际,朕将国库里的金银粮食都舍出来,从未心疼过。”

    “朕对儿孙们也同样尽心尽力。朕将他们养大,给他们最好的生活。朕教导他们兄弟友爱,教导他们做人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到了底下,见到列祖列宗,朕也可以挺直了腰杆,道一声问心无愧。”

    元佑帝越说越有精神,目中有了神采,脸上也有了久违的红光。

    顾莞宁心里却略略一沉。

    这分明是回光返照。

    说不定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下一刻元佑帝就会闭眼。

    众人也是暗暗心惊。

    太孙大步上前,跪到床榻边,握住元佑帝的手:“皇祖父,你好生歇着,别再说了。”再隐忍克制,目中也露出了哀伤悲戚之色。

    元佑帝看着疼爱的长孙,目中露出一丝笑意:“阿诩,人总有一死,朕胸怀坦荡,就是归天,朕也没什么可惧怕的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,这天下就交给你了。朕希望你能善待百姓和文武百官,治理好大秦江山。”

    太孙手不停颤抖,眼眶通红,水光在眼眶中滚动,声音哽咽:“是,孙儿谨遵皇祖父之命。”

    元佑帝没有停顿,继续说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静妃是朕的发妻,这些年来,一直为朕打理后宫,称得上贤良二字。朕因王家废了她的后位,心中实有些愧疚。朕走后,你一定要好生奉养静妃。视她如祖母一般敬爱。”

    王皇后哭着喊了一声皇上,双腿一软,跪到了床榻边。

    她这一哭,宫妃们也都忍不住了,一个个跪下,哭成了一片。

    齐王魏王韩王也都跪了下来,紧接着是王妃皇孙和郡主们。

    唯有顾莞宁,身子笨重,动作不便,跪下的动作也比旁人缓慢得多。

    太孙双手被元佑帝握住,腾不出手来,太子妃眼疾手快地扶着顾莞宁,婆媳两个最后跪下。

    元佑帝望着跪了一片的妻妾儿孙,目中也闪过悲凉之色。

    只是,他心中所悬的心事还未放下,还不能合眼。

    元佑帝用尽最后的力气,断断续续地说道:“阿诩,你答应过朕,要善待你的皇叔,还有一众堂弟堂妹。现在,你当着众人的面向朕立誓。”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亚洲国际娱乐场网址 河北快3开奖记录 上海快3彩票 湖北11选5现场 11选五玩法
pk10赛车5码34567公式 南海彩票网七星彩论坛 华夏娱乐平台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今天 十一选五缩水软件
新疆35选7走势图 泳坛夺金走势图 加拿大28 河南高考选校预测 79免费公开一码中特
重庆时时彩玩法规则 1997年7月1日开奖记录 9a彩票app 广东快乐10分直播 山东十一选五一定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