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八百二十一章 驾崩(二)
    太孙早已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元佑帝的话传入耳中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太孙想也未想地脱口而出:“好,孙儿这就立誓。”

    “我萧诩,今日对天立誓,以后一定善待皇叔,善待所有的堂兄弟姐妹。绝不会主动对他们任何一个人下手。如违此誓,让我萧诩被天诛地灭,永无来世。”

    誓言铿锵有力。

    天诛地灭,永无来世……

    他怎么能发这样的毒誓?太子妃听得心惊肉跳,下意识地抬头。

    从她的角度,只能看到太孙的背影。那并不算宽厚的肩膀,却沉稳如山。

    顾莞宁也在看着太孙。

    齐王魏王他们或许以为太孙是在敷衍元佑帝。只有她清楚,萧诩此时此刻是何等认真。他是真心敬爱自己的祖父,不忍拂逆他最后的心意。

    元佑帝显然也深知自己一手带大的长孙性情,闻言长松一口气,目中满是欣慰:“好,你亲口说的话,朕信你。”

    然后,元佑帝又看向跪在龙塌边的齐王魏王韩王,目光最终落在齐王满是泪水的脸孔上:“老三,你也向朕立誓。你要忠于天子,绝不会生出谋逆之心。否则,朕就是到了地下,也绝不会饶过你这个忤逆不孝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齐王流泪哭道:“儿臣在此向父皇立誓,一定忠于天子,绝不敢生出谋逆之心。若有违此誓,让儿臣天打雷劈,不得好死。”

    元佑帝又看向魏王和韩王。

    两人不得已,也一一发了毒誓。

    元佑帝笑了一笑,然后安心的闭上龙目,溘然长逝。

    一代天子,就此殒命归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福宁殿里,哭声震天。

    一百零八声丧钟,也随之敲响。

    全京城的官员听到丧钟的响声,俱都面色惨然,长哭不已,面朝着皇宫的方向跪下,长跪不起。

    京城百姓们也都听到了丧钟的声音,一声接着一声,巨大的悲鸣声,在半空回响不绝,令人心神激荡。

    不知是谁先跪下了,喊了一声:“皇上归天了!”

    然后,第二个第三个……

    街道上,酒楼里,茶馆里,百姓的家中,到处都跪着哭泣的百姓。

    皇上归天了。

    支撑着大秦天空的天子走了。大秦的天也塌了一半。

    普通的百姓们没曾见过元佑帝,可在他们心中,元佑帝是至高无上的存在。有他坐镇宫中,百姓们的心便踏实。元佑帝驾崩了,他们的心也跟着动摇西晃,仿佛被抛到了悬崖之下,惶惶不知去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百姓们的伤心哭泣,只是一时的。等新的天子登基,天下太平安稳,他们很快便会恢复如常。

    百官们的伤心,却是悲痛而深沉的。

    元佑帝执政多年,威严肃穆,早已深入人心。他从不滥杀无辜,也极少迁怒于百官。他勤勉执政,爱戴百姓,堪称一代明君。

    如今元佑帝死了,接下来便该是年轻的太孙继位。谁也不知太孙坐了龙椅之后,会是何等模样。

    年迈的首辅李阁老,次辅傅阁老,还有赵阁老等重臣,纷纷进宫跪送天子。

    元佑帝走得突然而匆忙,宫中丧仪还未完全准备好。不过,太孙原本就在守孝,身上穿得本就是素服,并不失礼。

    众大臣见了双目通红满脸哀伤的太孙,顿时挥泪不已。

    “皇上已归天,还望殿下节哀,先办好皇上的身后事。”一把年纪发须皆白的首辅李阁老,说话时颤颤巍巍,老泪纵横,声音哽咽。

    太孙痛哭了一场,声音早已沙哑:“李阁老说的是,母妃和阿宁已经在操持宫中丧礼。还请礼部出一个章程,免得她们有什么疏漏之处。”

    罗尚书上前一步,拱手肃容应下了。

    傅阁老满脸悲戚,低声道:“皇上驾崩归天,按着先祖旧制,应停灵九九八十一日,然后由孝子贤孙亲自起棺安葬。如今宫中内外都要由殿下主事,殿下万万不可悲伤过度伤了身体。”

    从元佑帝闭上眼睛的那一刻,太孙便成了这座皇宫的主人。虽有辈分更高的齐王魏王韩王在,可从丧礼到宫中内外诸事,都得由太孙拿主意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,太孙绝不能被熬垮,甚至不能露出虚弱疲惫的样子来。否则,很容易为人所乘。

    傅阁老隐晦的提醒,给太孙冰冷的心田缓缓注入一股暖流。

    “傅阁老放心,我自会加倍小心。”太孙低声应道。

    然后,赵阁老也走上前来,红着一双眼睛,涕泪满面:“殿下,老臣想厚颜留在宫中,为皇上守灵。”

    天子驾崩,朝中重臣守灵,也是有旧例可询。

    不管赵阁老是真情流露还是虚情假意,既是主动提了出来,太孙便不会拒绝,一口便应下了:“好!”

    一同前来的众臣立刻纷纷请求守灵。

    太孙目光一扫,张口道:“诸爱卿既有这份心,便都留下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启禀娘娘,几位阁老和罗尚书等人都要留下守灵。殿下吩咐奴才来禀报娘娘一声。”元佑帝一死,李公公也骤然苍老了许多,腰身不自觉地弯了下来,声音嘶哑。

    太子妃听得一懵,一时反应不及。

    顾莞宁目光扫了过去,沉声道:“烦请李公公给殿下回话,就说母妃已经知道了。今日晚上会为几位阁老和众官员准备简单的饭菜,还有御寒的薄被。”

    李公公应了一声,便悄悄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太子妃此时才反应过来,不由得暗暗懊恼自责。

    是啊!阁老们年纪都不小了,哪里禁得起折腾。万一病倒,跟着元佑帝一起奔赴地下就不妙了。确实该准备饭菜和薄被才是。

    这么简单的事,她脑子一懵,愣是没想到!

    顾莞宁似是窥破了太子妃的心思,轻声道:“皇祖父骤然离世,母妃伤心过度,一时思虑不周也是难免的。”

    “从今日起,得守灵八十一日。母妃可得打足精神才是。”

    太子妃深呼吸一口气,用力点点头,目光瞄到顾莞宁的肚子,不由得忧心忡忡地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八十一日,她怎么也能熬得过来。

    可顾莞宁该怎么办?

    她这肚子,可等不了这么久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