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八百二十三章 守丧(一)
    元佑帝逝世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朝野俱哀。

    被关在天牢里的齐王世子,也察觉出了不对劲。

    整整一天,王公公都未送饭来。这在往日,是绝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腹中空空,饥饿的滋味十分难熬。更难熬的,是暗无边际的孤寂和冷清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王公公才来了。

    今日的王公公,穿着白色的素服,脸上露出哀恸之色。身为内侍,只有主子逝世,才会穿孝服。

    齐王世子心里莫名地沉了一沉,张口问道:“你为何人穿孝?”

    王公公目中泛红,满目痛楚:“皇上归天了。”

    齐王世子:“……”

    齐王世子脑中犹如弓弦骤断,震得他半晌回不过神来。脑海中一片空白,眼前不停地晃动着元佑帝的脸孔。

    和善的亲切的赞许的微笑的,怀疑的阴沉的冷厉的暴怒的……

    被关入天牢的日日夜夜,他彻骨地痛恨着元佑帝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听到元佑帝的死讯,他第一个反应却是无边的震惊和痛苦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齐王世子颤抖的声音里充斥着慌乱和惊惧:“皇祖父怎么可能归天!你这个奴才,好大的狗胆!竟敢口出妄言胡言乱语!本世子饶不了你!”

    王公公神色惨然:“世子,这么大的事,奴才怎么敢说谎。皇上是真的归天了!天牢处在地下,丧钟的声音未能传进来。所以世子没听见。整个京城的人都听见丧钟了……”

    齐王世子踉跄着后退几步,直至后背紧贴在墙壁上,再也无处可退。

    泪水从眼眶里汹涌而出。

    皇祖父,你怎么就这么死了。

    我还没能出去,没能做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事,没能看到你悔不当初的脸,你怎么可以就这样死了……

    无声地哭了许久,齐王世子才沙哑着嗓子说道:“我要出去,皇祖父走了,我要去守灵。”

    王公公深深地看了齐王世子一眼:“荣安王爷已经进了宫,如今宗人府无人主事。奴才不敢擅自做主,更不能放世子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除非……”

    “除非什么?”齐王世子不假思索地追问。

    王公公答道:“除非太孙殿下亲自下令,否则,奴才绝不会开门。”

    萧诩的名讳一入耳,齐王世子压在心底的嫉恨怨憎俱涌上心头,怒吼出声:“混账!本世子要给皇祖父守灵,何须经过别人同意!你立刻开门!”

    王公公依旧说道:“奴才不能开门,世子请冷静……”

    他如何能冷静?

    难以言喻的汹涌的情绪在心中激荡不休,化为无边的怒火,冲出胸膛。

    齐王世子双目通红,怒喝一声,猛地冲到王公公面前。左手紧握成拳,猛地击向王公公的脸。同时,右腿迅疾踢向王公公的腿。

    看似毫无防备的王公公,身子不知怎么扭了一扭,接连闪过齐王世子的攻击。

    齐王世子已彻底陷入疯狂汹涌的怒火中,右腿飞起,踢向王公公的脸。

    王公公并不还手,只不停躲闪。

    齐王世子使劲浑身解数,也未能碰到王公公的衣角,既愤怒又难堪。不由得怒喊起来:“还手!不准闪躲!本世子无需你相让!”

    王公公叹了一声:“世子既然这么说,奴才就不客气了。”一边说着,一边迅疾出手,毫不客气地打昏了齐王世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福宁殿。

    齐王年纪最长,本该跪在最首。只是,太孙才是元佑帝选定的储君,便当仁不让地跪在首位。

    齐王次之,魏王韩王再次之。再后面,是魏王世子等一众皇孙。

    荣安王荣庆王等皇室子弟,也都跪在棺木旁。

    所有的萧氏儿孙,俱都守在灵堂里……不对,还少了一个。

    自元佑帝死后,一直没有出声的齐王,第一次张了口:“太孙,让阿睿也来守灵吧!他虽犯下大错,到底是父皇曾经喜爱的皇孙。父皇在天有灵,也一定希望阿睿到灵堂来。”

    太孙没有回头:“皇祖父若想见他,临终前自会嘱咐。既然未说,显然并无让他守灵之意。三皇叔就不必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更不必浪费口舌。

    因为我绝不会让萧睿重见天日。

    齐王听出太孙的言外之意,目中闪过怨毒之色,紧紧地盯着太孙的后背。若是目光能杀人,此时太孙已被他的目光凌迟。

    众人皆跪在他们身后,无人能窥见齐王的脸。只有魏王韩王瞄到了,心中俱都一沉。

    兄弟几个一起长大,对彼此的性情自然很熟悉。

    齐王看太孙的眼神,哪里有半点臣服之意……

    元佑帝一死,无人能弹压住野心勃勃的齐王。也不知还要闹出什么样的风雨来。

    魏王迅速看了韩王一眼,目中露出垂询之意。

    若真有兵戎相见逼宫夺位之日,你我兄弟该怎么办?

    韩王最是记仇,心里还记恨着当日窦淑妃被下毒之事,根本没搭理魏王,面无表情地将目光移开了。

    魏王:“……”

    魏王气不打一处来,索性也将目光移开。一边跪着,一边在心中暗自盘算起对策来。

    暗中盘算的,又何止齐王魏王韩王。

    跪在灵堂里的阁老重臣们,也同样各怀心思。只是,此时元佑帝新丧,众人只敢在心中暗暗思忖考虑,无人敢露于脸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一夜,无人动弹,俱是足足跪了一夜。

    到了第二夜,有人撑不住了,悄悄合眼休息。

    到了第三夜,休息的人就更多了。

    年迈的李阁老,只撑到了第三天,便昏厥过去。太孙命人将李阁老抬下去休息,有太医照顾伺候着,等李阁老有力气跪了,再到灵堂来。

    李阁老开了头之后,很快便有别的官员体力不支昏倒。

    以温厚闻名的太孙,立刻下令,众官员白日守灵,晚上回府休息。

    年迈体弱的官员们心中感激不已。年轻一些能撑得住的官员,也有不少留了下来。譬如顾海崔侍郎罗尚书之流。

    罗尚书张口劝慰太孙:“皇上逝世,殿下悲痛,在所难免。只是,殿下这般日夜守灵,很容易熬坏了身体。还请殿下保重身体。”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陕西十一选五前三组 内蒙古11选5金彩子 快乐十分精确公式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网上怎么买彩票
四川金7乐官网下载手机版下载安装 保时捷娱乐城优惠 新德里1.5分彩官网 黑龙江体育彩票官网 幸运飞艇开奖记录
安徽十一选五最大遗漏 吉林时时彩开奖彩票控 极速赛车出号规律 新疆18选7预测 极速11选5玩法
排列三走势 极速时时彩怎么赢 河北快三现场开奖 福建快三一定牛 浙江安徽十一选五彩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