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八百二十七章 毕露
    御厨一死,线索也断了。

    在宫中,人命如草芥,轻飘飘的,说没就没了。

    太子妃眉头动了一动,目中燃起愤怒的火苗,咬牙切齿地低语道:“是谁如此狠毒!谋害莞宁在先,紧接着杀人灭口。如此恶毒狠辣之人,根本不该苟活于世。待找出她来,我绝不会饶过她!”

    孙贤妃也露出愤怒之色,同仇敌忾地说道:“此事要么是静妃所为,要么便是淑妃。宫中其他嫔妃,还没这份能耐本事。她们竟对顾氏肚中的孩子下手,实在是恶毒之极。”

    她看起来真得这般愚蠢好骗吗?

    太子妃看着满脸怒色的孙贤妃,心里陡然浮起这个疑问。

    孙贤妃犹自不知自己已经露了馅,继续愤然道:“她们这是想趁着太孙根基未稳,先对付你们婆媳。只要顾氏一去,你便孤身一人独力难支。她们在宫中经营多年,势力庞大,只凭你一个人,如何是她们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太子妃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:“有娘娘帮我,何惧静妃淑妃!”

    孙贤妃等得就是这一句,毫不犹豫地应道:“放心,我一定会尽心尽力地助你对付她们。”

    呵呵!

    除掉眼中钉顾莞宁,彻底收服愚蠢的太子妃,借着太子妃的手再对付王皇后窦淑妃,将宫务抓到手中。果然是一举数得!

    孙贤妃心中暗暗想着,目中飞快地闪过一丝快意和自得。

    这抹快意,几乎瞬间便凝在了孙贤妃眼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门口出现了一个绝不该出现的身影。

    顾莞宁!

    孙贤妃瞳孔骤然睁大,再好的演技,也掩饰不住眼底的震惊和慌乱。

    顾莞宁不是早产了吗?不是应该九死一生地躺在床上吗?怎么会……怎么会安然无恙地站在那儿,眼中露出熟悉的嘲弄讥讽?

    太孙扶着顾莞宁的胳膊,俊脸上毫无表情,目中一片冰冷:“贤妃娘娘真是好演技,令人佩服。”

    孙贤妃脑中轰隆一声,宛如春雷炸开。

    如同一盆冰水从头上浇下来,从头凉至脚。

    她以为自己稳操胜券,却未料到,自己已落入顾莞宁的算计中……不,无凭无据,只要她矢口否认,谁也奈何不了她!

    对,她绝不承认!

    孙贤妃几乎是立刻反应过来,脸上露出惊疑不定的表情:“太孙,你说这话是何意?顾氏不是早产了吗?怎么现在好端端地站在这儿?”

    然后,又转头看向无主见好哄骗的太子妃:“他们夫妻两个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?为何要装神弄鬼欺骗众人?”

    太子妃不答反问:“贤妃娘娘是不是以为我就是睁眼瞎子,任人糊弄摆布?”

    孙贤妃心里凉冰冰的,面上却毫不露心虚怯色,怒道:“你这么说是何意?难道以为是我在暗中捣鬼,谋害顾氏不成?”

    “真是荒唐可笑!”

    “顾氏早产,对我有何好处?我为何要冒性命之险来算计她?”

    “我听闻顾氏不适,一片好意,特意来相陪。你们不但不感激,反倒设下这般荒谬可笑的局来诬陷我。真是令人齿冷!”

    孙贤妃脸孔涨得通红,情绪十分激动,目中满是怒火。一副受了莫大冤屈的模样!

    只可惜,她这一番作态是白费了。

    太子妃目中闪过厌恶之色,不再和她多言,对太孙和顾莞宁说道:“你们两个打算如何处置此事?”

    太孙淡淡道:“此时是皇祖父丧期,不宜有太大动静,先将此事按下。待皇祖父安葬后,再行处置。”

    孙贤妃:“……”

    孙贤妃气得全身簌簌发抖,咬牙切齿地说道:“你们休得自说自话。我是先帝嫔妃,是太子生母。我并无过错,你们谁敢处置我!谁有资格处置我!”

    太孙看了过来,目中的寒意犹如实质,威压临顶。

    孙贤妃呼吸一窒。

    “你做过什么,你心里最清楚。”太孙面无表情,声音冷然:“那个御厨虽然死了,可你身边暗中收买御厨的女官还在,你真以为严查之下查不出来吗?”

    孙贤妃面色悄然泛白,强自镇定道:“欲加之罪何患无辞!你们夫妻铁了心将这一盆脏水泼到我身上来,便是没证据,你们也能制造出证据来。”

    “太子逝世未满一年,皇上刚走,你们就对我动手。难道就不怕落人口舌话柄吗?”

    太孙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顾莞宁目光一扫,淡淡说道:“这等事,说出去确实不好听。所以,我和殿下没有声张。今日这里,只有我们几个人,知道贤妃娘娘下毒谋害我和肚中孩子的人寥寥无几,不会传出去。也免得殿下颜面无光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死罪可免,活罪难逃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死罪可免,活罪难逃!

    这个顾莞宁,到底要用什么恶毒的手段对付她?

    孙贤妃面色难看至极,还想张口否认,顾莞宁又讥讽地张了口:“贤妃娘娘不必再出言自白了,不管你说什么,都无济于事。事实摆在眼前,娘娘也给自己留几分最后的体面。”

    孙贤妃纵然巧舌如簧,到了此时此刻,也没用了。

    眼前的三个人,没一个会信她的话。

    顾莞宁面色冷冽,太孙满目冰冷,就连最软弱可欺的太子妃,此时也用憎恶提防的眼神看着她。

    她辛苦谋算一场,彻底成了泡影。

    孙贤妃满心疲惫茫然,一直支撑着她的某些东西,忽地如城墙崩塌一般,颓然倒下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能这般对我!”

    孙贤妃用尽了力气,歇斯底里地喊了起来。犹如困兽,做最后一搏:“我是太子生母,是阿诩的祖母!阿诩以后坐上龙椅,我便该是大秦身份最尊贵之人。凭什么要屈居你们婆媳之下?”

    凭什么?

    顾莞宁挑了挑眉,声音冷淡:“凭母妃是父王原配,凭我是殿下明媒正娶的正妻。”

    原配,正妻。

    这四个字,深深刺痛了孙贤妃。

    孙贤妃脸孔骤然扭曲起来。

    她这一辈子,都活在王皇后的阴影之下。妻妾有别,哪怕她是天子嫔妃,也依然是妾。

    她的儿媳孙媳,无人将她放在眼里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2017年码报资料最新期 146期白小姐资料 河南高考分数线预测 香港六合彩全年资料 黑龙江36选7
黑龙江11选五专家预测 华东15选5奖金 北京十一选五走势图 黑龙江快乐十分公式 2013全年杀肖公式规律
福彩辽宁35选7开奖结果查询 时时彩最长历史记录 11选5杀号大师100准确 新曾道人马报100期 湖北快三
内蒙古十一选五平台 时时彩最长历史记录 三尾中特公式 重庆时时彩和历史记录 广东11选5开奖视频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