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八百三十二章 征兆
    顾莞宁半躺在床榻上。

    玲珑轻声禀报:“小姐,贤妃娘娘今日一直躺在床榻上,不能动弹,也不能说话。太医们已经为贤妃娘娘看过诊,也开了药方。”

    “淑妃娘娘听闻贤妃娘娘病了,特意前去景秀宫探望贤妃娘娘。待了约莫两盏茶功夫才离开。”

    听到窦淑妃的名讳,顾莞宁的眼中闪过一丝讥讽。

    以窦淑妃的性子,自然不肯放过奚落孙贤妃的大好机会。

    宫中嫔妃个个都不是善茬,耳目灵通。哪怕不知事情缘由,只看结果,也能猜出几分来……

    不过,孙贤妃落到这等下场,众人只会暗中称快,绝无人会刨根究底。就是王皇后,也会三缄其口,只做不知。

    给孙贤妃服用的白色药丸,是出自徐沧之手。

    徐沧整日沉迷医术,研究出了许久古怪的药丸。这一味白色药丸,也是其中一种。不会要人性命,也不会真正损伤人的身体,却会令一个人四肢麻木无感,口不能言,神智却又十分清醒。

    给心眼过多的孙贤妃服用正合适。

    以后就让孙贤妃日复一日地躺在床榻上,活动她仅能活动的心思好了。

    正想着,陈月娘走了进来:“小姐,徐沧来请脉了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回过神来,点了点头:“让徐大夫进来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有真本事的人,总能凭着自己的本事获得身边人的尊重。

    徐沧便是如此。哪怕他面容平平,哪怕他性情耿直,偶尔说话不是那么中听……众丫鬟见到他的时候,依旧十分恭敬。

    陈月娘守在顾莞宁身边,徐沧进来的时候,照例先看妻子一眼,然后才看向顾莞宁:“请太孙妃伸出手,草民为太孙妃诊脉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伸出手。

    徐沧将手指搭在顾莞宁的手腕上,凝神诊脉。片刻后,才道:“太孙妃前几日过于疲累,确有早产之兆。如今卧榻静养,不宜多虑,每日按时喝安胎药。或能安然等到临盆。”

    这话听得人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琳琅和玲珑俱都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陈月娘也皱紧眉头,低声问道:“真的会早产吗?”

    徐沧从不会拐弯抹角的那一套,点点头答道:“有五成可能。”

    陈月娘的脸色也变了。女子早产,多会难产……

    顾莞宁倒还算镇定,张口问道:“若是早产,徐大夫可有安胎稳胎之法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。”徐沧应道:“不过,草民不敢担保十拿九稳。”

    众人的心,也随着徐沧的话起起伏伏,没一刻平静。琳琅心急之下,顾不得主仆之别,抢在顾莞宁之前张口问道:“徐大夫到底有几成把握?”

    玲珑也急急地问道:“是啊,徐大夫别吞吞吐吐的了,说得清楚些。”

    徐沧想了想:“八成。”

    这个答案,并未令众人安心。

    陈月娘责怪地看了过来:“只有八成么?难道就没有万全之策?”

    说出这话的若是别人,哪怕是顾莞宁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徐沧也少不得会板起脸孔……陈月娘是唯一的例外。

    “这世上哪有万全之策。”徐沧有些无奈地解释:“有八成把握,已经是极好了。太孙妃素日身体康健,我才敢这么说。换了别人,我绝不敢做此担保。”

    “夫子,你别再责怪徐大夫了。”顾莞宁温言道:“我自己的身体,我自己清楚的很。就是早产,也一定安然无事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的语气镇定而自信。

    身边众人惶惑不安的心,也慢慢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此事早些禀报殿下吧!”陈月娘轻声说道:“还有太子妃娘娘那边,也得早些让人送个口信过去,让他们早些有个心理准备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却道:“暂且不用说。”

    众丫鬟一起着急:“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顾莞宁坚持道:“先别告诉他们。免得他们忧心着急。徐大夫也说了,我好生歇着,每日喝安胎药,或许能安然临盆。既是这样,又何必早早说出来,令大家都心慌意乱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几个都听我的,此事只你们知道就行了。若是透出口风,以后也不必留在我身边了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一旦沉下脸,谁也不敢再多嘴多劝,只得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天夜里。

    顾莞宁睡得正熟,忽然心有所感,睁开眼。

    屋子里只留了一盏烛台,光线暗淡。太孙雍容温和的俊脸,又是憔悴又是清瘦,目中满是焦灼。

    他没有说话,只坐在床榻边,手轻轻地放在顾莞宁的肚子上。

    顾莞宁很快清醒过来,无奈地嘟哝:“是谁多嘴了?真是越来越没将我这个主子放在眼底了。”

    太孙的声音有些沙哑:“不是琳琅她们,是徐沧告诉我的。”

    这个徐沧!

    “他这是仗着有你撑腰,没将我这个太孙妃的话放在心上。”顾莞宁半真半假地开起了玩笑:“我处置不了他,便责罚夫子,看他心不心疼。”

    太孙没有被玩笑话逗乐,沉默着凝视着顾莞宁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盯着我做什么?”顾莞宁语气依旧轻快,嘴角扬起一抹笑意:“我不是好好地在你面前么?”

    “阿宁,”太孙缓缓张口道:“你绝不能有事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笑道:“我当然不会有事。你别胡思乱想。”

    太孙似未听见她的承诺一般,径自说了下去:“你若出了事,我便抛下一切,追随你而去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: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莞宁心神俱震,一时忘了说话,怔怔地看着自己的丈夫。

    暗淡的烛火下,那张俊美熟悉的脸孔,浮着陌生的坚决和凛然:“顾莞宁,你的性命不止是你一个人的,也是我萧诩的。你活着一日,我便活着一日。你若出事,我绝不独活!”

    千言万语,都被梗在了喉咙里。

    顾莞宁张张嘴,却说不出半个字来。不知何时,泪水已溢出了眼眶。

    太孙伸手,轻轻为她擦拭泪珠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顾莞宁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:“胡闹!你说的这是什么混账话。我们还有阿娇阿奕,还有母妃,还有祖母。还有许多身边人……你将是大秦天子,肩负重任,岂能轻言生死。”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安徽时时彩网址 陕西体彩11选5 快三预测 江西11选五开奖记录 三肖中特黄大仙
江西快三投注 极速赛车开奖有规律吗 重庆时时彩2期必中计划 甘肃体彩11选5 快乐十分技巧任五技巧
安徽快三一定牛 天天中彩票是正规网站 12选五开奖走势图辽宁 山西快乐十分app 极速赛车规律破解
六合彩码报 上海11选五走势图 河北十一选5 3d村最牛胆码报高手 河南快3历史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