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八百六十四章 新帝
    二十四岁的景佑帝,今日刚穿上龙袍,还未来得及换成常服,大步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顾莞宁头下有柔软的靠枕,毫不费力地打量起自己的丈夫。

    萧诩本就生的温和俊美,气度雍容。这些时日,他整个人瘦了一圈,显得有些消瘦。不过,龙袍一穿,立刻将这个小小的瑕疵遮掩住了。

    九龙环绕象征着天子之威的龙袍,令萧诩多了几分高不可仰的威严,也多了一丝陌生……毕竟,她从未见过穿龙袍的他。

    萧诩原本大步而来,在看到顾莞宁略带审视的目光时,忽地生出一丝促狭。

    他将脸上的神情调整至最威严肃穆的状态,放慢脚步,不疾不徐地走到床榻边,沉声问道:“朕已亲临,皇后不下榻相迎,该当何罪?”

    顾莞宁淡淡应了一句:“本宫身子匮乏,无力下榻相迎皇上,请皇上降罪。”

    萧诩挑眉:“朕确实要罚你。就罚你身体痊愈之后,夜夜伺寝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: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莞宁绷不住了,笑着啐了他一口。

    萧诩也展颜笑了起来,凑过来,在她的唇上轻轻一吻。然后厚颜笑道:“刚才是骗你的。夜夜都伺寝,我就是铁打的也吃不消。我答应了皇祖父,要做一个勤勉天子。还是每隔两晚再伺寝一回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:“……”

    刚才是她想多了。

    穿上龙袍,他也还是她的丈夫,还是那个在她面前厚颜无耻口无遮拦的萧诩。

    萧诩又凑了过来,兴致勃勃地问道:“阿宁,我穿上龙袍,你感觉如何?”

    顾莞宁敛容应道:“甚佳。”

    “果真?”萧诩被夸得心花怒放。

    顾莞宁点头:“当然。这身龙袍耗费宫中数位绣娘半年之功,绣工十分精湛。”

    萧诩:“……”

    感情是夸龙袍,不是在夸他。

    好在萧诩脸皮厚度足够,很快便笑道:“能入你的眼,绣娘们有功,我一定要重赏她们。”又道:“我已经命罗尚书挑选吉时良辰,择日举行皇后册封大礼。”

    只有举行册封礼,才是真正的六宫皇后,执掌凤印,母仪天下。

    顾莞宁略一思忖道:“这倒不急。总得等我能下榻走动,撑过一日再说。”

    这倒也是。

    册封皇后之礼,十分繁琐隆重,身体不佳,根本撑不住。

    萧诩想了想说道:“那就等过了春日再说。徐沧说你身体恢复得不错。养上三四个月,下榻走动便无妨了。就是得委屈你一些时日,只能住在这延福宫里。”

    只有正宫皇后,才能住进椒房殿。顾莞宁未经过册封礼,自不能随意搬进椒房殿。

    顾莞宁不以为意地笑了一笑:“住这儿也挺好。”

    延福宫是离福宁殿最近的寝宫。

    太孙在福宁殿里处理政事,想到延福宫来,十分方便,抬抬脚便到了。倒是比椒房殿更合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顾莞宁说起了今日太夫人说过的那席话。

    萧诩只听了一半,便打断顾莞宁:“阿宁,你该知道,我心中从来只有你一个人。别的女子,从来入不了我的眼。”

    “我若是有意于此,无需等到登基之后。便是当日为太孙之时,也可以纳美。可是,我心中从无这样的念头。”

    “在外,我是天子,你是皇后。关起门来,你是我的妻子,我是你的丈夫。我们就像世上最普通的夫妻一样,生儿育女,过自己的日子。别人所想所说的,都与我们无关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心中动容,面上却未显露,淡淡说道:“你这么想,别人未必会这么想。”

    萧诩不假思索地说道:“我已为天子,这世上还有何人能勉强于我?”

    此话有理。

    顾莞宁似笑非笑地瞄了他一眼:“这样说来,除非你自己变心,没有人能强迫你了?”

    萧诩想也不想地应道:“我心如磐石,矢志不移。”

    说得斩钉截铁,毫不犹豫。

    顾莞宁心中涌起甜意,目中漾开笑意。

    萧诩立刻得寸进尺地要求听些甜言蜜语:“阿宁,你对我的心意,是否也一样?”

    顾莞宁没有说话,只默默地看了胸前的剑伤之处。

    这一眼,顿时令萧诩五味杂陈,甜苦交集:“对不起,我不该质疑你的心意。我明明知道,你将我看得比你自己还要重要……”

    顾莞宁忍俊不禁,扑哧一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两人说笑几句。

    萧诩见顾莞宁面露倦色,心中陡然一疼,立刻道:“你别说话了,早些歇着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问道:“你呢?”

    萧诩有些无奈:“傅阁老他们几人还在福宁殿等我,说是有要事相商。我偷偷先溜出来见你一面,然后再去应付他们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失笑,目光温柔:“政事要紧,你先去吧!”

    傅阁老罗尚书等几位重臣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特意留下面圣,自然不是小事。

    萧诩点点头:“你先休息,我若回得迟了,便在外间歇下。免得扰了你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时的顾莞宁和萧诩,都未想到接下来的变故。

    两人更未想到,傅阁老手中竟有元佑帝的遗旨。

    当傅阁老肃穆敛容,拿出藏在袖中的元佑帝遗旨时,萧诩心中骤然掠过一丝不妙的预感,似乎有什么不妙的事即将发生一般。

    虽然是新帝,在元佑帝的遗旨前,也只有跪下听旨的份。

    萧诩很快回过神来,跪了下来:“请傅阁老宣读皇祖父遗旨。”

    傅阁老略略侧过身子,不敢受新帝大礼。他恭敬地捧着那道密封好的先帝遗旨,张口道:“皇上,老臣受皇上之托。待皇上登基礼成,便要宣读这道旨意。非是故意隐瞒,还请皇上见谅。”

    又道:“这道圣旨里写了什么,老臣也不知。”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李公公,恭敬地说道:“先帝在神智清醒时,命人拟旨。又将这道圣旨交给了傅阁老。当时,奴才和钱公公也在。”

    这道遗旨,当然不是作伪。

    李公公钱公公忠心无可置疑,傅阁老也绝没有伪造先帝遗旨的胆量。

    萧诩的目光落在傅阁老手中的圣旨上。

    这道圣旨里,到底写了什么?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大乐透专家预测杀号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规则 棋牌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图 北京11选5玩法
北京赛车pk10官网直播 宁夏十一选五走势 北京赛车公式 七星彩玩法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
北京赛车pk10 排列5走势图综合版 江苏11选5选号技巧 广东体彩快中彩开奖 gucci钱包真假
甘肃十一选五规则 广西11选5走势图导航 新疆十一选五下载 幸运农场走势图表 彩票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