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八百六十五章 遗旨
    这道遗旨并不长,只有短短几句话。

    “傅氏女傅玉,美貌多才,赐为新帝德妃。”

    “顾氏女顾莞琪,心性纯良,赐为新帝贵妃。”

    “崔氏女崔珺莹,才貌双全,赐为新帝贤妃。”

    “闵氏女闵芳,贤良贞静,赐为新帝淑妃。”

    “新帝已登基,选吉日迎四妃进宫。钦此!”

    傅阁老宣读完圣旨,心中颇为惊诧。他万万没料到,元佑帝会留下这么一道遗旨。既不是叮嘱新帝勤政爱民,也不是留下未了之憾事,竟是为新帝赐了四妃……

    其余几位重臣也有些诧异,迅速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元佑帝挑选的这四姓女,俱是名门闺秀,确实堪为新帝妃嫔。只是,这种后宫之事,日后自有太后和皇后操心,何须元佑帝留下遗旨?

    李公公和钱公公显然早就知情,两人各自低头。

    跪在地上的新帝萧诩,笑意全无,面色难看至极,迟迟未曾接旨。

    皇祖父,你为何要这么做?

    你明知道,我和阿宁情意相投。你明知道,我的眼中除了她再无旁人。我已立誓这一生只她一个妻子,后宫为她空悬……

    我会做一个好皇帝,勤勉朝政,爱民如子。她会做一个好皇后,为我打理后宫,养育儿女。

    你为何不相信她,也不相信我?

    为何要留下这么一道遗旨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萧诩迟迟不接旨,傅阁老捧着先帝遗旨站在那儿,便显得十分尴尬。

    遗旨上第一行的名字傅玉,也格外的醒目。

    傅妍是傅家嫡长孙女,如今是魏王世子妃。傅家人丁兴旺,才貌出众的不在少数。傅玉在傅家排行第七,是傅家三房的嫡女。也是傅家孙女中除傅妍之外最出色的一个,今年年方十五。

    以傅玉的身份,进宫为新帝德妃,也可见元佑帝对傅家的器重。

    从私心来说,傅阁老当然乐见此事。只是,看新帝的反应,显然十分抗拒排斥……他这个阁老首辅,倒是不便多言多劝。

    从吏部侍郎荣升为吏部尚书的崔尚书,和傅阁老也是相同的情形。

    崔珺莹是崔珺瑶嫡亲的幼妹,也是崔尚书幼女,今年十六岁,正是待嫁芳龄。能进宫为妃,对崔家来说也是一桩喜事……

    不过,想到新帝和顾莞宁的夫妻情深,崔尚书便又有些头痛。元佑帝这道遗旨,真不知是好事坏事。

    今日来福宁殿的是几位阁老和六部尚书堂官,兵部侍郎顾海未在其中。不然,此时不知又是何等感受。

    顾家女为后,再有一个进宫为贵妃,排行还在崔氏女之上,也可见元佑帝对定北侯府的器重。

    排名最末的闵氏女,倒是名不见经传。不过,如今的太后出自闵家。先帝抬举闵氏女,显然也是出于这一层考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过了许久。

    傅阁老才清了清嗓子,低声提醒道:“皇上先接了先帝的遗旨吧!”

    不管新帝是否愿意,这道先帝遗旨总是得接下来。

    萧诩双手紧握成拳,目中掠过复杂又痛苦的神色。许久,才沙哑着声音道:“孙儿接皇祖父遗旨。”

    然后,双手接过圣旨。

    大概是太过用力之故,握着圣旨的手背青筋毕露。

    傅阁老看着也觉得心惊,却不便出言相劝,默默地退到一旁。

    萧诩依然跪着,未曾起身。

    李公公和钱公公各自走上前来,搀扶住萧诩的胳膊:“皇上请起。”

    萧诩终于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此时,无人敢不识趣地说什么。也没人问新帝打算何日迎四妃进宫。崔尚书和罗尚书对视一眼,然后,罗尚书上前一步,拱手道:“皇上今日忙了一整日,此时一定疲惫不堪。臣等先告退了。”

    罗尚书起了头,其他几位重臣也纷纷出言。

    萧诩定下心神,张口恩准:“诸位爱卿今日也辛苦了,各自回府休息。”

    待众臣退下后,萧诩再也压抑不住心里的愤怒和痛苦,霍然看向李公公钱公公两人:“此事你们两个早就知道,为何一直瞒着朕?”

    天子之怒,无人能承受得起。

    李公公和钱公公立刻一起跪下请罪。

    钱公公平日从不多言,机敏善言的李公公便道:“先帝有口谕,严令奴才不得多嘴。”

    元佑帝之命,他们岂能违抗?

    再者,在所有人眼中看来,这道遗旨都算不得大事。新帝充实后宫,繁衍子嗣,本就是应有之意。元佑帝身患重病不久人世之时,还惦记着长孙的后宫。这份拳拳的疼爱之心,实在令人不得不动容。

    新帝为何这般愤怒?

    不就是纳几位嫔妃进宫嘛!这四妃都是出自名门,青春妙龄,才貌出众,也不至于辱没了新帝。新帝和皇后感情深厚,多宠着皇后一些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无人会吭声。只是,后宫总不可能就皇后一个人吧!

    李公公没有将这些话说出口,因为都已经写在脸上了。

    钱公公也是一脸的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都在宫中过了大半辈子,见惯了元佑帝的后宫和数量庞多的妃嫔美人,根本没将此事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萧诩看着李公公钱公公,心里愈发觉得堵得憋闷。

    夏虫不可以语冰!

    和他们两个,实在是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钱公公忽地又说道:“先帝还留了一封信给奴才。说是等皇上接了圣旨以后,奴才再将这封信交给皇上。”

    钱公公说着,从贴身处取了一封信出来。

    萧诩没接信,厉色问道:“皇祖父到后来连下榻都没力气,何来的力气写信?”

    钱公公无奈应道:“这封信是先帝口述,由奴才代为执笔。写完之后,先帝亲自过目,然后盖了私印。皇上若不信,不妨将信拆开一看便知。”

    萧诩抿紧嘴角,终于接了信。

    信确实是几个月前写的,笔墨早已干透。

    钱公公的字不算好看,却也写得十分端正。两张信纸,写得满满当当。

    那道遗旨没有半个字废话,充满了帝王的威严和无情,是先帝留给新帝的。这封信,却是一个祖父留给长孙的,话语温和,温情脉脉。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印象彩票官网登录 新加坡是不是英联邦 山西泳坛夺金玩法 海南环岛赛彩票攻略 一彩票开奖结果查询
山东十一选五计算器 幸运飞艇开奖比分 时时彩平台出租 新疆十一选五一定牛 安徽快三今日开奖结果
四川金7乐单双 福建11选5任5遗漏 体彩排列三试机号 泳坛夺金推荐号 内蒙古时时彩
北京快乐8开奖走势图 宁夏十一选五 幸运赛车视频直播 广东时时彩走势图 吉林11选5唯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