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天一日三餐,至少有一半都是在正和堂里吃的。祖母特意打发紫嫣来叫她,想来是有话和她说。

    到了正和堂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了下来。

    姚若竹和顾谨言也在,见了顾莞宁,各自笑着打了招呼。

    顾谨言最是细心,见她脸上满脸红晕,立刻道:“你今日又留在女学里随陈夫子练箭了吧!练武之后,全身燥热,千万别着凉了。”

    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眸里,满是关切和依赖。

    顾莞宁心里涌起微妙难言的滋味,笑着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如果顾谨言不是沈谦的儿子,而是顾湛的血脉,该有多好。他虽然性情温软一些,却细心体贴,资质也不错。将来承袭爵位,守住顾家家业总是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可惜,世上没有如果。

    顾谨言身上流着的是沈谦的血。

    只这一点,就足以抹煞顾谨言身上所有的优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饭已经备好了。

    顾莞宁顾谨言一左一右各自在太夫人身边坐下,姚若竹则坐在顾莞宁身侧。

    太夫人笑道:“还是人多热闹。白日你们都在上课,只我一个人待在正和堂里,实在气闷。”

    顾谨言体贴地说道:“祖母若嫌闷,就让大伯母和三婶来陪着说话。”

    至于还在养病的沈氏……别让祖母跟着操心生气就算好了。

    太夫人当着孙子孙女的面,极少说儿媳的不是,随口笑道:“你母亲在养病,吴氏方氏从未打理过家事,这些日子也忙的很。”

    方氏还算不错,吴氏却是眼高手低,心眼比针尖大不了多少。除了晨昏定省之外,太夫人从不主动叫吴氏来陪着说话。

    顾谨言还小,对这些内宅的弯弯绕绕懵懂不知,顾莞宁却是心知肚明,笑着扯开话题:“我们趁热吃饭吧!待会儿可就凉了。”

    太夫人年轻时候规矩多,如今老了,性子改了不少。饭桌上也没什么不准说话的规矩,一顿饭吃的颇为热闹。

    晚饭后,姚若竹先告退回了自己院子。

    顾谨言特意留下,陪着太夫人闲聊了片刻。

    他容貌生的精致秀气,性子温文乖巧,说话又贴心。太夫人被他哄得十分高兴,眉眼俱是笑意。

    顾莞宁看着这一幕,心里涌起一阵酸涩。

    顾谨言身世曝露的那一天,将顾谨言当成心头宝的祖母会是何等难受?

    太夫人笑着说道:“时候不早了,言哥儿先回去歇着吧!宁姐儿先留下,我有些话要单独和你说。”

    顾谨言乖乖点头,起身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祖母,”顾莞宁坐到太夫人身侧:“你要和我说什么?”

    太夫人温和地问道:“你今日是不是和世子闹别扭了?”

    原来是为了萧睿!

    顾莞宁不答反问:“他和祖母是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太夫人何等老辣,根本不上这个当:“他说的话,我是不大相信的。所以才特意来问问你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祖母还是那么精明,半点都不好糊弄。

    顾莞宁略一思忖,说了实话:“我对他说,以后别再来找我。我以后不会嫁给他!”

    太夫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太夫人被口水呛到了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连连咳嗽了几声,脸都涨红了。

    顾莞宁一惊,忙为太夫人轻拍后背,又端来热茶,伺候太夫人喝了几口。

    太夫人这口气总算平顺了,定定神说道:“怪不得我今日怎么问他,他都不肯说。只说和你闹了口角。”

    原来闹的这么严重!

    顾莞宁淡淡说道:“不是闹口角,我是认真的。”

    太夫人显然没将顾莞宁的话放在心上,笑着安抚道:“我知道你是为了沈青岚倾慕世子的事生气。其实,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世子这么优秀出众,暗中恋慕他的少女还能少了吗?不说别人,每次世子到府中,那个吴莲香的眼睛都能看直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沈青岚,本就有些小心思,对世子动了心也不足为奇。”

    “我今日已经数落过他了。他也向我保证,以后绝不会再理睬沈青岚,会一心一意待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和世子情分摆在这儿,还有祖母给你撑腰,谁也抢不走你的亲事。你就放一百个心好了!”

    顾莞宁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她早该料到祖母会是这样的反应。

    “祖母,我说的都是心里话。”顾莞宁一脸严肃认真:“以前是我年少无知不懂事,将表兄妹的情意当成了两情相悦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我已经明白了,我和世子并无男女之情……”

    太夫人张口打断了她:“以前你们两个好好的,你怎么忽然就明白过来不是男女之情了?莫非你另有了心仪的少年?”

    顾莞宁:“……”

    太夫人故作讶然:“我随口一问,原来竟是真的!你每天待在府里,根本没机会接触外人。这样算来,是在傅家做客那一日遇到了谁……该不会是罗尚书家的公子吧!”

    顾莞宁哭笑不得:“祖母,你别乱点鸳鸯谱。我和罗大哥就像兄妹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罗霆,那会是谁?”太夫人一脸疑惑地喃喃自语:“我孙女的眼光是一等一的挑剔,等闲人根本入不了眼。放眼整个京城,还有哪家的公子能胜过世子的?难道是傅家大公子?”

    顾莞宁听得头都大了:“当然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太夫人断然道:“不是傅卓,那一定是太孙了!”

    顾莞宁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你非要去太子妃娘娘的赏花宴,感情是对太孙动了心思。”太夫人说的一本正经。

    顾莞宁双手合什,连连告饶:“祖母,我求求你了。我谁都不喜欢,我现在还小,根本没想过嫁人的事。只想陪在祖母身边。”

    太夫人言语捉弄顾莞宁一番,见她一脸叫苦不迭的样子,不由得莞尔一笑:“罢了罢了,我不逗你了。瞧瞧你,我只说笑几句,你怎么还急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你表哥比着,你怎么可能喜欢上别的少年郎?”

    ……真是说也说不清。

    在祖母心里,天底下再没有第二个人比得上亲外孙。

    顾莞宁索性什么也不说了。

    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!

    总有一天,她会让祖母看清齐王父子的真面目。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幸运飞艇怎么看冠亚和 幸运农场开奖结果直播 福建11选5论坛 幸运农场复式玩法 网上赚钱
福彩3d字谜画谜 磨丁黄金赌场 宁夏11选5杀号攻略 幸运飞艇开奖直播软件下载 江苏体育彩票
双色球几点开奖 澳门博彩股份有限公司 美式足球比分 辽宁福彩 双色球中奖号码
幸运农场小游戏 pk10杀号方法 双色球开机号 云南11选5开奖号 宁夏11选5助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