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一百零四章 相遇(一)
    两个丫鬟都是一怔,不约而同地脱口而出:“小姐,还是奴婢陪你一起去吧!”

    她们怎么能放心让小姐独自一人去赏花?

    顾莞宁轻笑一声:“放心吧!这里是太子府,安全的很。”顿了顿又道:“我想一个人静一静。”

    有些回忆,只适合一个人静静地回味。

    两人虽然放心不下,却也清楚小姐的性子。既是张口发了话,谁也劝不动她。只得一起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好在这里离杜鹃树只有数十米远,两人守在小径上,不让闲杂人等过去扰了小姐清净。

    待顾莞宁缓步走了之后,玲珑才低语道:“琳琅,你有没有觉得小姐今日有些怪怪的?”

    琳琅轻叹口气:“你都察觉了,我怎么会察觉不到?”

    等等,这句话听着怎么有些不对劲?!

    玲珑瞪圆了杏眼:“好啊,你竟敢取笑我粗心大意!等回去了,看我怎收拾你。”

    两人笑闹了几句,才回归正题。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小姐今日有些异样。”琳琅低声说道:“她从未来过太子府,却好像对这里很熟悉似的。刚才又坚持一个人去杜鹃树下赏花……总之,就是和往常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具体怎么个不一样,她也说不好。

    只是一种微妙的直觉,让她觉得小姐有些不欲为外人知的秘密。

    玲珑也有同样的感觉:“小姐一定有什么事瞒着我们两个。”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们两个都是小姐最亲近最信任的丫鬟,小姐有什么心思,几乎从不瞒着她们。此次却只字不提,两人也只得暗地里猜测一通罢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顾莞宁慢悠悠地向前走。

    杜鹃树越来越近,沁人心脾的花香随阵阵清风袭来,令人心旷神怡。

    微风拂动,满树的杜鹃花微微摇曳。如一团团火焰,又似一片片云霞,绚烂多姿,美不胜收。

    一晃三十年岁月,物是人非。这棵杜鹃花,倒是和记忆中的一模一样。依旧开的肆意旺盛。

    顾莞宁忍不住闭了闭眼睛,唇角溢出一声轻叹。

    再转过一个弯,便到杜鹃树下了。

    顾莞宁怀着些许的怅然和追忆,转过了弯,然后,惊讶地发现,杜鹃树下竟然已经有了人。

    少年穿着月白色锦袍,背对而立,微微仰头,静静地看着树上的杜鹃花。略显瘦削的修长背影,竟有些莫名的熟悉。

    这个少年是谁?

    在太子府里,能让她有这种熟悉感的少年,除了前世的丈夫,还会有谁?

    顾莞宁略一犹豫,正想悄悄退下,站在树下的少年已经听到了身后细微的脚步声,然后徐徐转过身来。

    当看清她脸庞的那一刹那,少年俊美温和的脸孔骤然亮了起来,那双清亮的眼睛里迅速地闪过一丝惊喜。

    既是被看见了,自是不能再躲开。

    顾莞宁只得收敛了所有的思绪,上前两步,裣衽行礼:“见过殿下。我不知殿下在此,冒然扰了殿下清静,还望殿下恕罪。”

    太孙的声音里有一丝难以掩饰的激动和喜悦:“顾二小姐不必多礼,快些平身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站直了身子,抬眼看了过去:“多谢殿下。”

    多年太后生涯,使得她早已习惯了居高临下俯视众人。如今重生回到少女时光,她勉强适应了说话时平视对方。

    俯首低头谦卑恭敬之类的姿态,她委实做不出来。

    好在太孙性情温和,并不倨傲,也从不以高贵的身份压人。

    见顾莞宁清冽沉静的眼眸平视着自己,太孙也丝毫不以为意,微笑道:“我今日一时兴起,特意来了杜鹃树下赏花,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顾二小姐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只得又用齐王世子来做挡箭牌:“我曾听齐王世子说起过,太子府的园子里有一棵成活了百余年的杜鹃树,每到春季花开时,满树杜鹃,实在是难得的美景。我听了之后不胜向往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登门赴宴,娘娘命我们各自到园子里挑自己喜欢的花。我趁机寻了过来,没想到竟真的找到了这里。也欣赏到了世上难寻的美景。”

    原来,她是听了齐王世子的话,才寻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太孙眼里跳跃的光芒稍稍黯了几分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唇角边温润的笑意却未曾减退:“是啊!我也喜欢这棵杜鹃树。”

    “杜鹃生命力旺盛,盛开时极为美丽夺目,令人无法移开视线。”

    太孙看着顾莞宁,又轻声笑道:“美丽的事物,人人都喜欢。我自然也是喜欢的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:“……”

    见鬼!

    这一幕熟悉得几近诡异。

    她之前还遥想起当年和太孙一起在树下赏杜鹃的情形,没想到这么快就重新上演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,当年他们是夫妻。

    现在,他们两个却只见了第二面。比起陌生人也好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顾莞宁在任何人面前都是从容自若的。这一刻,和太孙四目相对,她竟有些莫名的慌乱和不自在。

    顾莞宁下意识地移开了目光,口中随意应道:“殿下说的是。这样美丽的杜鹃花,谁见了都会心生欢喜。”

    两人相隔不远不近,正好维持在安全的距离。能看清彼此的面容,又不会太过靠近逾越了礼数。

    顾莞宁移开目光,太孙脸上掠过一丝失落,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还是告退吧!

    不然,这么相对站着又不说话,委实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顾莞宁打定主意,便待张口告退。

    太孙却比她更先一步张了口:“顾二小姐,你和阿睿是嫡亲的表兄妹。我和阿睿是亲堂兄弟,感情素来亲厚。你既是他的表妹,和我的表妹无异。在我面前,你大可以放轻松些,不必拘谨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温和悦耳,如溪水淙淙缓缓流淌,又似春风拂面般温润。

    在他面前,很自然地松懈下来,生不出半点防备。

    这也是太孙的过人之处了。

    顾莞宁当然不是忸怩作态的人。

    可眼前的少年不止是尊贵的太孙,更是她前世的丈夫。他对前世一无所知,她却是心知肚明,对着他总有几分微妙难言的尴尬。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澳门新天地电玩城 快乐12开奖结果走势图 香港二肖中特网 北京赛车pk10软件赢 广西快三投注
秒速赛车开奖记录 辽宁快乐12任八号码 极速快乐8开奖 快乐十分开奖视频 极速飞艇开奖记录
山西11选5万能四码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直播 1950香江大亨起点 pc加拿大28规则 喜乐彩直播
美博论坛白菜大全 快乐十分开奖纪录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网站 500彩票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