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一百二十三章 安排
    季同颇有礼貌地询问:“不知该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珊瑚含笑道:“我叫珊瑚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是小姐身边的二等丫鬟。你直呼我的名字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短短几句话,便已到了厅堂外。

    闲话不宜再说,两人很快各自住了嘴。

    季同是习武之人,迈步稳健有力,进了正厅后,抱拳作揖:“奴才季同,见过二小姐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微微笑道:“免礼,起身说话吧!”

    季同恭敬地谢了恩,站直了身子。目光迅速地掠过顾莞宁明艳动人的俏脸,然后略略垂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两个月来,每隔几日,季同就会来依柳院一回。每次都是独自回禀。珊瑚等人也习惯了,很快便各自退下。

    顾莞宁并未急着询问,笑着说起了闲话:“你是不是有些日子没回家了?夫子前几日又念叨你了。”

    提起陈夫子,季同坚毅沉稳的脸上露出些许笑容:“奴才一忙起来,便顾不上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季同暗中管理两百私兵,安排衣食住宿,指派各人不同的任务,还要将众人搜罗来的消息汇总,挑出要紧有用的前来回禀,着实忙碌。

    怪不得陈夫子总见不到他的人影。

    顾莞宁说道:“你用心办差,我心里自是欣慰。不过,再忙碌也要抽空回去看看夫子。夫子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,心里时时惦记着你。”

    温和的话语中,透着一丝关切。

    季同心中一阵感动,忙笑着应道:“小姐说的是,奴才记下了,今晚就回去。”

    闲话两句后,顾莞宁才问起了正事:“你今天过来,有什么要紧的消息回禀?”

    季同低声道:“小姐之前吩咐奴才办的事,已经有了眉目。”

    “奴才按着小姐的意思,安排了一位赵举人和沈五舅爷相交。这位赵举人今年三十,颇有诗才。十八岁上就中了举人,可惜后来一直没考中进士。考了这么些年,原本还算丰厚的家资也不剩多少,赵举人也歇了这份心思。沈五舅爷平日极少外出,偶尔去书铺子里,遇到了这位赵举人,两人颇为投契。”

    投契那是当然的。

    沈谦少年英才,十五岁便中了举人,正是少年得志意气风发。却因为和沈氏私逃,被打废了一条腿,前途尽毁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来,沈谦一直带着女儿幽居在小院子里。纵然再念着沈氏,心中也会有遗憾。

    如今沈谦到了京城投靠沈氏,住在沈氏置办的院子里,和吃软饭无异。又不能时时和沈氏相见,必然孤寂苦闷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忽然结识了同样落魄不得志的赵举人,自然惺惺相惜志同道合。

    顾莞宁扯了扯唇角,淡淡问道:“沈五舅爷和赵举人时常来往,不知是否到赵举人家中去过?”

    季同笑了一笑:“赵举人常邀沈五舅爷到家中小酌几杯,两人都喜好下棋。巧的是,赵举人家中有一个妹妹,这位赵姑娘闺名秀娘,生的花容月貌我见犹怜。自幼饱读诗书,才学过人。”

    “只可惜,赵姑娘命运不济,还没过门,未婚夫便重病身亡。赵姑娘立志要为未婚夫守节三年再谈婚论嫁。如今已经十九岁了,还没许配人家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满意地点点头:“你安排得很是妥当。”

    赵姑娘这样的女子,既美貌又有才学,偏又“身世坎坷”,但凡是男子,少不得会生出惜香怜玉的心思。

    沈谦前世到京城之后,一直住在定北侯府,和沈氏暗中苟且,满心满眼根本容不下别的女子。

    这一世,他独自居住,没了情深义重的堂妹,身边偏又多了这么一朵娇嫩可人的解语花,焉有不动心的道理?

    “此事不宜操之过急。”顾莞宁淡淡吩咐:“让赵举人时常邀沈五舅爷到家中下棋,赵姑娘也不必每次都露面,免得惹来沈五舅爷疑心。只偶尔流露出倾慕之意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投怀送抱的女子,男人不会珍惜,欲迎还据才是上策。

    季同的好处是从不多嘴多问,闻言立刻领命:“是,奴才知道了。”顿了片刻,又低声禀报:“奴才还有桩要紧的事禀报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日子,常有人在沈五舅爷的院子外走动窥伺。奴才命守在暗中的人不要惊动了对方,仔细查一查这些人的来路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查探,竟发现了一些熟悉脸孔,原来他们都是侯府里的侍卫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略一挑眉:“确定是顾家的侍卫?”

    季同的语气十分笃定:“如果不是确定,奴才也不敢乱说。”

    虽然都是顾家的侍卫,不过,季同的手下都是养在暗处的私兵,和明面上的侍卫从无接触来往。所以,彼此并不相识。

    这些侍卫,会是谁派出去的?

    顾莞宁脑海中闪过一张稚嫩的脸孔。

    “奴才暗中命人跟踪这些侍卫,查探到他们是四少爷身边的顾福派出去的。”季同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果然是顾谨言!

    看来,她之前的功夫没有白费,顾谨言对沈氏和沈谦之间的关系生出了疑心,开始命人查探沈谦了……

    顾莞宁目光一闪,淡淡说道:“随他们去查,不必阻拦。如有机会,不妨暗中行些方便。”

    季同敛容应了。

    顾莞宁想了想问道:“太子府那边是否有什么异样?”

    季同有些为难:“太子府外守卫十分森严,等闲人根本无法靠近。奴才虽然一直命人暗中盯着太子府,却也打探不到什么有用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现在所能做的,无非是收买太子府里的宫女侍卫,打探到的也都是些无足轻重的小事罢了。

    季同自觉差事没当好,颇有些羞愧自责。

    顾莞宁笑着安抚道:“这也怪不得你。太子府里的事若是随随便便就能查探到,岂不是谁都能暗中窥伺东宫了?如今你做的就很好。纵然是打探些内宅消息,日后也说不得有用。”

    提起内宅消息,季同立刻说道:“有件事,奴才差点忘了告诉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几日前,太孙生辰,闵三小姐也去了太子府。后来不知怎么回事,竟惹得太子妃娘娘大发雷霆,还命人将她送回了闵家。”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2018香港最快开奖结果 安徽11选5技巧 四川金7乐走势 彩票助赢软件 湖南福彩快乐十分
围棋的玩法 境外彩加拿大快乐8 唐人娱乐二维码登录 甘肃十一选五前三 海南环岛赛竞猜
博发彩票软件下载 上海快3开奖直播 澳洲辛运10开奖网址 上海时时乐cpzyrj 黑龙江11选5
辽宁11远5开奖结果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直播 足球比分网即时比分 甘肃11选5投注技巧 热购彩票官方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