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一百二十九章 争执
    沈谦来了?

    沈氏不由得一阵惊喜,不假思索地说道:“请五舅爷到内堂稍候片刻,我更衣梳妆就来。”

    上一次相见,她面色不佳满脸病容。今日她可得精心装扮一番才是。

    也让沈谦好好看一看,她比那个赵秀娘强上十倍百倍!

    郑妈妈满肚子劝慰的话,在看到沈氏眼中闪烁的喜悦和神采时,俱都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算了!难得夫人这般高兴。还是别说那些扫兴的话了。就算沈谦是为了赵举人兄妹的事郁闷,也一定猜不到是沈氏授意所为。

    沈氏叫了丫鬟进来,手巧的碧容为沈氏精心梳妆,碧玉又捧来几身衣裙给沈氏挑选。

    沈氏平日素来喜欢淡雅的颜色,今天却挑了一身胭脂色的罗裙。

    碧玉忙笑道:“这么鲜亮的颜色,夫人穿了,一定十分精神,看不出半点病色。”

    沈氏听了心中舒畅,待换上新衣之后,整个人果然亮眼了不少。看着容色娇艳,毫无病容。

    五哥见了这样的自己,心中一定很欢喜。

    沈氏心中荡漾着喜悦,竟生出了一丝少女见心上人的希冀和羞怯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氏在丫鬟婆子的簇拥下,去了内堂。

    “五哥,”沈氏在见到沈谦的刹那,心里涌起的是欣慰和欢喜:“我的身子已经好多了,你不必时时惦记。”

    沈谦的目光掠过沈氏荣光焕发的俏脸,眼中闪过复杂得难以名状的痛楚:“九妹,我有件要紧的事问你。你能让下人们都暂时退下么?”

    不但没半点惊艳,反而是这等反应!

    沈氏满心的雀跃,被这一盆冷水迎头浇灭,心中一凉,唇边的笑意也收敛了几分:“五哥要问我什么?”

    沈谦抿了抿唇角,低声道:“九妹,我有些话要独自和你说。”

    沈谦这副模样,显然已经知道了内情。

    今天特意登门是为了什么,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沈氏的心越来越冷,就连指尖也是一片冰冷,缓缓地说道:“原来,五哥今日不是来探望我的病情,倒是来兴师问罪的。”

    沈谦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丫鬟婆子们见势不妙,立刻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内堂里,很快便只剩下沈谦和沈氏两个人。

    沈氏抬眼看着沈谦,因为失望和愤怒,沈氏的脸孔涌起异样的红晕,语气也变得格外尖锐刻薄:“现在已经没有外人了,你想说什么只管说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沈谦深呼吸一口气,沉声问道:“九妹,赵举人和赵姑娘被人逼着离开京城。是不是你命廖管事父子做的?”

    连廖管事父子暗中动手的事都知道了,想否认也不可能。

    沈氏冷笑一声,索性坦然承认:“是又如何?莫非,五哥打算为了赵姑娘打抱不平?”

    沈谦不敢置信地看着沈氏: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    “我和赵姑娘之间清清白白,只在赵家见过寥寥几面,加起来也没说过几句话。我心中敬重她的品性高洁,怎么可能唐突于她?”

    “你为何要让人暗中撵走他们兄妹?难道,我连交朋友的权利也没有了吗?”

    沈谦清俊白皙的脸孔上浮起愤怒的红晕,声音也难以抑制地激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清清白白?”

    沈氏嫉火中烧,说话愈发刻薄:“你和赵姑娘真这么清白,为何会这般愤怒?还特意为了此事来诘问我?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不让人将她撵走,只怕赵举人很快就要撮合你和赵姑娘的亲事了。你时常去赵举人家里,说是和赵举人下棋喝酒,只怕早就和赵姑娘眉来眼去有了苟且吧!”

    沈谦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沈谦并不擅长口舌争辩,更未想到沈氏言辞这般刻薄,一时间,气的俊脸发白,全身簌簌发抖,心里失望之极。

    为何沈氏变成了这般面目可憎的模样?

    她再也不是他心中那个温柔娴雅善解人意的沈梅君了。

    十几年的荣华富贵,已经一点点地侵入了她的骨髓,将她雕琢成了一个心胸狭隘手段很辣的妇人!

    她明知道他对赵姑娘并无他意,却容不得一个美丽温柔的女子出现在他身边,用卑劣的手段赶走了赵姑娘不说,还这般理直气壮振振有词言辞轻蔑!

    虽然沈谦什么话都没说,可他悲愤失望犹如看着陌生人一般的目光,却如一柄利剑刺痛了沈氏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沈氏心中又酸又苦,面上却冷笑连连:“是不是觉得我变了?我嫁到定北侯府十几年,做着定北侯夫人,主持中馈,来往的是京城勋贵官宦女眷。说话行事自然和年少时不同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太过天真。这么多年了,还和以前一样,不谙世事,不懂俗务。整日阴郁烦闷,自觉怀才不遇。遇到一个长相略齐整些的女子倾慕于你,便全身轻飘飘地不知道东南西北。以为人家是看中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不想想看,就凭你一个落魄举人,身无家资,又跛着一条腿。那个赵秀娘若不是死了未婚夫嫁不出去,又怎么会相中你!”

    “我略施手段,将那个赵秀娘赶走,也是为了你好。免得你被人骗了,还乐颠颠地自以为是。”

    一连串尖酸刻薄又犀利恶毒的话语,从沈氏的口中吐出。

    沈谦脸上毫无血色,惨白一片:“原来,在你心里,我竟这样一个没用的废人。既是如此,我也不再逗留,免得碍了定北侯夫人的眼。岚儿我也一并带走!”

    说完,转身便要离开。

    沈氏说完这一大通话,看着沈谦气得面无人色的样子,心里顿生悔意。再看到沈谦要走,不由得一急,想也不想地追上前。

    沈谦虽是男子,却有腿疾,步伐并不快。

    沈氏几步便追上了他,用力攥紧了他的手,红着眼眶哽咽不已:“五哥,我刚才不是有意这么说你。我只是嫉恨那个赵秀娘,她能正大光明地接近你,甚至和你谈婚论嫁。你我明明有情,却不能相知相守。我恨不得将这颗心都掏出来给你……”

    内堂的门忽然被推开了。

    脸色雪一样白的顾谨言站在门口。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北京赛车pk10公式 奔驰线上娱乐平台 皇冠炸金花 广西十一选五什么买 贵州十一选五前三走
新快3 北京快乐8大小走势图 北京赛车官网直播 内蒙古十一选五前三位直选走势图 幸运飞艇开奖直播软件
幸运飞艇群 本港台现场报码 香港六合彩历史开奖记录 北京赛车pk10计划软件那个好 南国彩票论坛
极速时时彩万能规律 黑龙江十一选五跨度 湖南体彩网排列三论坛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彩票平台哪些赔率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