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一百五十章 相看(一)
    太子妃摆明了是要挑刺找茬。

    顾莞宁已经很久没被人这般当面找过茬了,神色微微一冷,眉宇间自然流露出威严和凛然:“娘娘这么说,我实在担待不起。刚才娘娘一直在和罗大哥说话,我贸然插嘴,未免失了礼数。更何况,这里这么多人,没说话的也不止我一个。不知娘娘为什么只单单点了我的名?”

    “我对娘娘心存恭敬,不敢有丝毫冒犯。怕是娘娘心中对我存着不满,以己之心度人之腹吧!”

    太子妃: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“……”

    太子妃眉心一跳,既惊又怒。

    惊的是顾莞宁年纪轻轻竟有这等威压的气势,怒的却是顾莞宁胆敢当众令她这个太子妃难堪。

    罗芷萱也暗暗倒抽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顾莞宁今天是怎么了?像吃了火药似的,说话句句都冲的很。

    之前对着太孙和齐王世子也就罢了,他们两个身份虽然尊贵,却都倾慕顾莞宁。纵然她态度无礼,也不会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眼前这位,可是太子妃啊!

    太孙脸上的笑容也淡了下来,在太子妃发怒之前,抢着张了口:“今天是妹妹生辰,不知母妃为衡阳准备了什么生辰贺礼?”

    衡阳郡主笑着接了话茬:“我也一直惦记着母妃的生辰贺礼呢!”

    这个话题转移的并不高明。

    太子妃心中火苗嗖嗖地往上涌,不过,看在儿子的颜面上,到底忍住了没当场发出来,淡淡应道:“衡阳如今也不小了,正是该好好收拾打扮的年纪。我上个月新得了一盒南浦珍珠,正好给了衡阳。做成首饰佩戴,或是磨在粉末,服用敷脸都是极好的。”

    衡阳郡主忙笑着起身,盈盈一福:“母妃这般疼惜我,我真不知该怎么感激母妃才是。”

    太子妃扯了扯唇角:“一家人这么客气做什么,不必站着了,还是坐下说话吧!”

    衡阳郡主道了谢,然后依言坐下。

    被这么一打岔,原本尴尬冷凝的气氛顿时缓解了几分。

    太孙又笑道:“益阳和丹阳怎么没来?”

    衡阳郡主笑道:“我前几日就和她们说过了,她们两个怕是还在梳妆换衣呢!姑娘家爱美,出门一趟少不得收拾打扮。大哥若是着急,我这就让人催一催她们两个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,让她们快些过来,还有,请李侧妃和于侧妃也过来。今天是你生辰,人多也热闹些。”太孙笑着接了话茬。

    衡阳郡主自是盼着生母李侧妃也来,不过,太子妃没发话,她也不好张口。太孙这么说,显然是回报她之前为顾莞宁解围的事了。

    太子妃极少拂逆太孙的颜面,闻言淡淡一笑:“也好。你们父王也在府中,待会儿索性请殿下也一并过来。”

    衡阳郡主忙又起身道谢。

    众人你一言我一语,正厅里很快又恢复了热闹。仿佛之前的一幕从未发生过一般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罗芷萱暗暗松了口气,这才有闲心打量顾莞宁一眼。

    只见顾莞宁神色淡淡眉目沉凝不怒自威。

    这样的顾莞宁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实在有些陌生。

    那个熟悉的闺中好友,不知从何时起已经渐渐变得不同了。少了少女的天真娇憨,却多了这个年龄绝不该有的冷肃和威严。

    刚才顾莞宁冷然动怒,就连太子妃的气势也被硬生生地压了一头。

    这样的顾莞宁,兄长真的能配得上她吗?

    “你一直在看我做什么?”顾莞宁微微侧过头,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原本笼罩在她脸上的那层令人凛然的威压,也悄然随之散去。

    罗芷萱将刚才心里那一丝奇异的感觉按捺下去,低声笑道:“我在笑你,今年连连走桃花运。”

    一堆烂桃花!

    顾莞宁忍住撇嘴的冲动,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唇角。

    很快,李侧妃来了。益阳郡主丹阳郡主和于侧妃也纷纷驾到。

    一波一波地行礼寒暄,言不及义地闲扯,时间倒是不愁打发。

    当太子殿下也到芙蓉院的时候,众人的情绪都高昂激动起来。尤其是傅妍和林茹雪,竭力地表现出最良好的教养和最优雅的风度来。

    太孙的亲事,最终还是要太子拍板决定。

    太子今日特意留在府中,说不定就是存了来相看儿媳的心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顾莞宁对太子没什么好印象。

    太子当年的死因,别人不清楚,当年身为儿媳的她,却是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太子信奉妖道,沉迷炼丹壮阳之术,最后死在了侍妾的肚皮上。太子的猝死,也正式拉开了大秦的储位之争。

    元佑帝偏爱长孙,意欲将皇位直接传给太孙。朝臣中有不少官员被齐王收买,纷纷上奏折求改立太子。理由也是冠冕堂皇正大光明。

    太孙再聪慧能干,体弱多病却是最致命的缺陷,几年前还差点病重不起一命呜呼。虽然也有了子嗣,毕竟孩子太小,还不知能否健康长大。而且,以太孙的体质,寿元能有多长也未可知。

    江山交到太孙手里,自是不如让正值壮年精明强干的齐王继位更合适。

    朝中欲立齐王的呼声越来越高,好在支持正统传承的官员更多。元佑帝又一心偏爱长孙,最终还是决意将皇位传给太孙。

    传位的诏书已经昭告天下,齐王心有不甘,暗中领着五千私兵进京,又勾结了宫中的禁军统领萧怀远,里应外合,杀入宫中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太子早亡,情势也不会变得如此糟糕恶劣。

    顾莞宁心里默默腹诽着,行礼之后,便垂了头。

    傅妍和林茹雪却和顾莞宁截然相反,当太子含笑的目光扫视过来时,两人不约而同地挺直了胸膛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傅阁老府上的嫡长孙女?”

    太子不过四旬,虽然略有些酒色过度,不过,他面容俊美,气度儒雅,举手投足间俱是成熟男子的魅力。

    相较之下,太孙齐王世子还有罗霆,便略显青涩了。

    傅妍微微红了脸,定定神应道:“太子殿下好眼力。我祖父正是傅阁老,家父在家中居长,我在同辈的姐妹中年龄略大些。”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快乐12开奖 快中彩一等奖 快中彩玩法 赛车pk10高手计划 陕西十一选五彩票控
北京赛车pk拾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公告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历史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百家乐平注常赢玩法
青海11选五 大乐透计算器 360北京快乐8 安徽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一定牛 pk10北京赛车
双色球几点开奖 北京快乐8和值走势 澳客网 pk10开奖视频 幸运飞艇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