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一百六十章 如旧
    此时,季同已经将消息送到了顾莞宁的耳中:“……沈表小姐和沈五舅爷在屋子里独自待了许久。沈五舅爷醉酒后,不知说了什么。沈表小姐便跑出了院子,神色仓惶,失魂落魄……”

    顾莞宁眸光一闪。

    莫非沈谦酒后吐真言?沈青岚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世?

    “后来,沈表小姐跑到了定北侯府外,遇到了齐王世子。”季同继续禀报:“然后,就随着齐王世子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沈青岚真的随齐王世子走了?”顾莞宁挑了挑眉,神色看不出喜怒:“确定吗?”

    季同正色道:“这么要紧的事,奴才怎么敢乱说。此事是长生亲眼所见,绝不会有假。”

    长生是安插在沈谦身边的眼线。既然是他亲眼所见,自是不会出错。

    顾莞宁扯了扯唇角,眼中闪过讥讽的冷笑。

    重活一回,许多事都和前世不同了。沈青岚和齐王世子的“缘分”倒是一如既往。齐王世子之前还非她不可深情不悔,一转眼,就将沈青岚带回了齐王府。

    好一个齐王世子!

    好一个沈青岚!

    好一对你情我愿无媒苟合的贱~人!

    她没有被背叛的愤怒,只有“呵呵果然还是这样”的冷笑。

    季同看着顾莞宁唇边的冷笑,心里也涌起异样的怒意。

    齐王世子不是一直都喜欢小姐吗?为什么现在又和沈表小姐勾~搭到了一起?这种朝三暮四的男子,根本就配不上小姐!

    “小姐,奴才几个月前也在齐王府里安插了暗桩,是擅于刺杀的高手。”季同低声道:“只要小姐一声令下,奴才这就让人取了沈表小姐的性命!”

    说到杀人,季同神色如常,只是语气比平日多了几分肃杀。

    顾莞宁回过神来,淡淡说道:“不必了。如果我真的想要她的性命,早就可以动手了。”

    区区一个沈青岚,她从没放在眼底。

    她倒要看看,沈青岚能掀起什么风浪来。

    季同素来顺从,从不拂逆顾莞宁的命令。这一回,却难得地多嘴了几句:“表小姐抢走了齐王世子,小姐心里一定很伤心难过。为什么还要忍下去?还是让奴才动手杀了她吧!”

    顾莞宁有些意外地看了义愤填膺神色激动的季同一眼,心里涌起一丝暖意。

    季同这是在为她愤愤不平!

    “季同,你的心意,我都明白。”顾莞宁的声音温和了几分:“不过,这世上有很多事,不是靠杀人就能解决的。”

    可是,他实在难以容忍有人背叛辜负小姐。

    季同嘴唇动了动,终于还是什么都没说,低声应道:“小姐说的是,是奴才太过冲动了。还请小姐不要见怪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一片忠心,全心为我着想,我怎么会见怪。”顾莞宁神色柔和,唇边一抹浅浅的笑意,如鲜花般骤然盛开。

    季同心跳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许多,下意识地垂下头:“小姐待奴才如此信任,奴才愿为小姐赴汤蹈火,就算豁出这条性命在所不辞。”

    不,这一生我不要任何人为我而死。

    顾莞宁凝视着季同:“季同,你记着,不管遇到什么事,你都要先保全自己的性命。决不让自己轻易涉险。平平安安长长久久地活着。这是我的命令,你可记住了?”

    季同眼眶一热,声音里有些鼻音:“是,奴才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走出屋子的时候,季同依旧心潮澎湃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顾莞宁说那些话并无他意,他还是情难自禁心神荡漾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顾莞宁总是在意他的。哪怕这份在意,只是一个主子对得力奴才的赏识,对他而言也已足够了。

    一个熟悉的窈窕身影出现在不远处。乍一看,和顾莞宁的身形十分肖似。

    不是珊瑚还能有谁?

    最近几回到依柳院来,每次都是珊瑚送他。季同一开始有些别扭不自在,如今却是渐渐习惯了。更兼之心里那抹微妙不足为外人到的心思,他也愿意和珊瑚并肩同行。

    珊瑚生性安静,不喜多言,默默地送了季同到院门外。

    “多谢你送我一程。”季同冲珊瑚笑了一笑。

    珊瑚抿唇一笑:“每次都这么谢来谢去的,你说着不嫌麻烦,我听着都觉得烦了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又低声提醒道:“你的眼眶有些红,不如先找个地方敷一敷眼睛。免得被人看见惹来闲话。”

    季同时常出入依柳院的事,在定北侯府里不算秘密。

    太夫人和顾海都未置一词,夫人又一直在荣德堂里养病,大夫人三夫人也都很识趣,并不多问。不过,季同的言行举止还是小心些为好。

    季同感激地看了珊瑚一眼:“多谢你提醒。我这就回去看看我娘。”

    定北侯府的家将大多住在府外,只有最亲信的才有资格住在侯府里。譬如大管家顾松,家将首领顾柏等等。至于陈夫子,曾是太夫人身边的人,在侯府也有住处。

    珊瑚目送季同高大稳健的身影远去,过了片刻,才回了院子复命。

    “小姐,季同已经走了。”

    珊瑚恭敬地回禀。

    每次季同过来,小姐总会吩咐她送上一程。

    院子里大小丫鬟十几个,小姐为什么每次单单吩咐她?这些念头在珊瑚心头隐约闪过,不及细想,很快隐没。

    顾莞宁随口嗯了一声,目光落在珊瑚清秀的脸上,忽地笑着问道:“珊瑚,你觉得季同如何?”

    珊瑚心里一跳,脸颊微热,故作镇定地应道:“季同年纪虽然不大,行事却沉稳周全,是难得的人才。”顿了顿,又笑道:“这些小姐都清楚,为什么忽然问奴婢?”

    顾莞宁意味深长地说道:“我就是随口问问罢了。”

    前世珊瑚假扮成她的模样,和季同一起引开追兵,最终一起死在了追兵的乱箭下。说起来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也是同生共死的缘分。

    这一世,或许珊瑚和季同的缘分不止于此。所以,她有意无意地撮合他们两人。希望一切水到渠成。

    珊瑚似是听出了什么,脸颊染上两抹淡淡的红晕。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幸运飞艇怎么玩 21点数牌 黑龙江时时彩官网 幸运农场水果开奖 贵州快三技巧稳赚法
甘肃11选5开奖直播 特码生肖表 远博娱乐时时彩 体育彩票36选7 幸运飞艇-上盛世网
加拿大快乐8开奖视频 安徽25选5幸运走势图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极速赛车开奖官网 快乐十分走势图
泳坛夺金开奖结果查询 本港台报码聊天室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趋势 黑龙江时时彩 网易 体彩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