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一百六十五章 审问(二)
    郑妈妈的嘴被帕子堵得严严实实,很快被拉了下去。

    临走前,郑妈妈连连冲顾谨言投来求救的眼神。

    万一那封信真的被搜出来,秘密就再也藏不住了。夫人就彻底完了!

    顾谨言心智虽然比同龄的孩童成熟些,却从未经历过这样的事,早已懵住了!等他反应过来,郑妈妈已经被拖了下去。

    等等!

    如果信被搜出来,所有的秘密岂不是都会曝露出来?那个时候,沈氏还有何脸面在侯府立足?

    “祖母,”顾谨言心乱如麻,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:“这信还是别找了吧!母亲还在床榻上躺着,先救母亲要紧。”

    只要是长了眼睛的,都能看出顾谨言的异样。

    太夫人深深地看了顾谨言一眼:“言哥儿,你是不是有事瞒着祖母?”

    顾谨言嘴唇动了动,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:“这怎么会!”

    果然是有事瞒着没说!

    顾谨言是顾湛的儿子,也是她唯一的嫡孙。她对他一直十分疼爱,期许最高。顾谨言对她这个祖母也颇为尊敬恭顺。可不知怎么地,总不及顾莞宁亲近。

    现在,顾谨言又暗中隐瞒了事情没说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,太夫人心里着实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顾谨言不敢再吭声,低下头,也错过了太夫人眼底的失望。

    顾莞宁将这一丝失望看的清清楚楚,心里陡然一阵酸涩。

    只要找到这封信,祖母很快就会知道所有的真相。

    希望祖母能坚强地撑过去!

    正想着,门口又响起了阵阵脚步声。

    顾莞宁抬起头,只见吴氏方氏一起联袂而来。三叔顾海也来了,不过,碍于男女之别,顾海并未进内室,只站在门外。

    “二弟妹这是怎么了?”吴氏压抑着心里的惊喜,故作忧虑地询问:“怎么忽然又口吐鲜血了?”

    太夫人心情不佳,懒得听吴氏鼓噪,淡淡说道:“等大夫来了再说。都安静些!”

    吴氏有些怏怏地住了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谢大夫来了之后,一看沈氏的样子,神色立刻凝重起来:“我要为二夫人施针,屋子里不宜有太多人。”

    太夫人站起身来:“吴氏,方氏,你们都随我到外面等着。言哥儿,你留下陪一陪你母亲。”

    顾谨言立刻应下了。

    不等太夫人吩咐,顾莞宁也主动说道:“祖母,我也一并留下。”

    沈氏昏迷未醒,一双儿女留下相陪也是理所应当。

    太夫人点点头:“也好,言哥儿还小,没经过事。你待在这儿多看顾他一些。”

    顾谨言心里掠过一丝愧疚。

    祖母待他这么好,他却一直在欺瞒祖母……

    太夫人等人走了之后,屋子里的人少了一大半,陡然清净了许多。谢大夫取出金针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在沈氏的头部施针。很快,沈氏的头上就多了几支细长的金针。

    顾谨言看了一眼,就不敢再看,一转头,正好和顾莞宁四目对视。

    顾莞宁也在看着他,目光明亮,神色莫测。

    顾谨言心里突突一跳,他的懦弱温软,他的犹豫不决,他的左右为难……心底所有阴暗不可说的心思,似乎都被顾莞宁看穿了一般。

    接下来到底会如何?

    顾谨言有些茫然地想着。如果信被找到,祖母一定会大发雷霆吧!母亲会被怎么发落?沈谦和沈青岚又会如何?祖母和姐姐,又会对他何等的失望?

    “阿言,你在想什么?”顾莞宁冷不丁地张口问道。

    顾谨言像只受了惊的兔子,全身陡然紧绷:“没、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看着神色仓惶的顾谨言,嘴角扯出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已经到这个时候了,顾谨言依然“守口如瓶”。果然是个孝顺的好儿子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床榻上传来沈氏模糊不清的呓语。

    沈氏醒了!

    顾谨言松口气,迅速走到床榻边,轻轻喊了一声“母亲”。沈氏费力地睁开眼,一张再熟悉不过的男童脸孔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母子已经半个多月没见了!

    沈氏鼻子一酸,泪如雨下:“阿言,你怎么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母亲总算醒了。”另一个沈氏绝不愿听到的声音也在上方响起:“我这就叫祖母和大伯母三婶她们进来。”

    沈氏浑身一个激灵,浑噩的头脑陡然清明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终于想起自己是怎么昏倒的了!

    那封信……那封信呢?

    绝不能让太夫人看到那封信!

    顾莞宁冷眼看着沈氏变化不定的神色,淡淡问道:“母亲是不是在找沈五舅爷送来的那封信?”

    沈氏:“……”

    沈氏用见了鬼一样的神情看着顾莞宁:“你、你怎么知道他让人送了信给我?”

    顾莞宁微微俯下身子,和沈氏四目对视:“我当然知道。我还知道,沈表姐已经和沈五舅爷闹翻了,如今躲在齐王府里。沈五舅爷三番五次去找她,她根本不肯出来相见。父女两个反目决裂,沈五舅爷伤心之下,便让人给你送了信来。”

    那张明艳夺目的脸庞,此时面无表情。眉目泛着森森的寒意,令人心惊胆寒。

    沈氏全身如置冰窖,再也没了一丝温度:“你怎么会知道这些?”

    顾莞宁神色不变,俯视着沈氏,一字一顿地说道:“郑妈妈已经将那封信交出来了!”

    沈氏呼吸一顿,面容惨白。

    不,这绝不可能!

    “你在骗我!”沈氏直勾勾地盯着顾莞宁,声音凄厉:“你一定是在骗我。郑妈妈绝不可能背叛我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挑眉冷笑:“如果不是郑妈妈将信交出来,我怎么可能知道信上写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这不是真的。

    郑妈妈没有背叛母亲,更未将信交出来。姐姐为什么要这么说?可是,看母亲的表情,姐姐说的那些话,显然就是信中的内容。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顾谨言嘴唇动了动,想说什么,却一个字都挤不出口。

    郑妈妈!

    这世上,我最信任的人就是你。

    你怎么能背叛我!

    你怎么可以背叛我!

    沈氏忽然发出一声嘶厉至极的尖叫,状若癫狂。

    顾谨言惊骇地扑上前来:“母亲,母亲!”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幸运飞艇预测软件 幸运飞艇开奖直播连接 幸运飞艇害死人 幸运农场包赢方法 幸运飞艇大运
重庆幸运农场开奖记录 幸运农场玩法 168北京pk10 北京赛车计划 幸运飞艇稳赚方案
幸运农场在线投注 北京pk10计划手机软件 重庆幸运农场复式技巧 幸运飞艇开奖直播 北京赛车pk10彩票控
pk10开奖直播 幸运飞艇-上盛世网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 北京赛车皇家历史记录 幸运飞艇大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