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一百七十一章 后续(三)
    顾海脚步一顿,转头看向床榻上的太夫人:“母亲!”

    太夫人有气无力断断续续地说着:“老三,不要杀人!”

    “将此事遮掩下来,绝不能传出去。你二哥已经死了,不能让人在背后轻蔑嘲笑他。我们顾家,也绝不能有这种骇人的丑闻……”

    顾海的眼睛都红了:“母亲,这样岂不是便宜了沈梅君那个贱人!”

    就是将沈氏千刀万剐都不解恨!

    还有顾谨言……

    不,他根本不是二哥的骨血,根本不配姓顾!

    顾海的愤怒清楚地写在脸上。

    太夫人声音低弱,语气苍凉:“老三,你在想什么,我都清楚。我也恨不得杀了沈氏和沈谦父女两个!沈谦父女死不足惜,沈氏却是你二哥明媒正娶的正室,是朝廷钦封的诰命。如果她骤然暴毙,一定会惹人疑心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沈氏若是死了,宁姐儿就成了无父无母之人,不但要守孝三年,还会落个克父克母的名声,会影响她的终身大事……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便剧烈地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顾莞宁红着眼眶,一边为太夫人轻拍后背,一边哽咽着喊了声祖母。

    然后,所有的话都哽在了嗓子眼里。

    已经到了这个地步,祖母依旧为她顾虑烦心。

    顾海气头一过,也渐渐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太夫人说的没错!沈氏一条贱命不算什么,却会连累到顾莞宁。

    按着大秦习俗,待字闺中的少女大多十四五岁就定下亲事,十六岁成亲。顾莞宁已经十三岁了,一旦守孝三年,婚嫁一事就会被耽搁。而且,丧父丧母的名声也着实不太好听。说亲的时候,少不得会为人诟病被人挑剔。

    “好,我听母亲的,不会动手杀人。”顾海目中闪着寒光,声音阴沉。

    这世上,多的是让人生不如死的法子。

    至于沈家,也绝不能轻易放过!

    当年沈氏和沈谦的私~情,沈老太爷沈老夫人还有两位舅爷都是知情的,却一直隐瞒不说。找回了沈氏之后,还硬逼着沈氏嫁到定北侯府来。

    说到底,无非是沈家舍不得顾家这门姻亲。为了替沈家找一个靠山,做出了这等瞒天过海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些年,沈家和顾家来往不多。不过,有定北侯顾湛这个姑爷,沈家一门明里暗里着实得了不少的好处。

    沈老太爷年迈不提,沈家两位舅爷都谋了油水足的实缺。沈家其余的族人,也或多或少沾了顾家的光。

    对顾家来说,这些不过是举手之劳。看在顾湛的颜面上,照拂沈家一二也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现在知道了真相,顾海心里的怒意混合着恨意,恨不得将沈家人碎尸万段!

    顾莞宁对沈家人也全无好感,明明看出了顾海的心思,也未出言求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太夫人急促地喘了几口气,定定神,又低声道:“还有言哥儿……都是沈氏作的孽!言哥儿对自己的身世一无所知,也是个无辜可怜的。”

    想到顾谨言,太夫人的心里像被针刺一样疼痛难当。

    她一直将顾谨言视为顾家的未来和希望。

    现在,这个希望彻底成了幻影!

    她疼了这么多年的孙子,根本就不是顾家的儿孙!

    太夫人勉强打起精神说了下去:“沈氏不能死,言哥儿也罪不至死。不管日后如何,至少给他留一条生路。”

    顾海皱着眉头,一脸地不赞成:“母亲此话不妥!”

    “沈氏关在内宅里,总翻不起风浪来。若不处置了阿言,他就是正经的顾家嫡孙。母亲当年上的奏折里,已经言明在阿言十六岁的时候,就要为他请封定北侯世子。如果让他活着,以后该如何处置?”

    “三叔不必担心。”顾莞宁出人意料地张了口:“这个隐患,留给我来解决。”

    顾海一惊,看向顾莞宁,目中有一丝探寻。

    顾莞宁深呼吸一口气,平静地说道:“三叔是不是疑心我日后会袒护阿言?他虽然不是顾家子孙,身上流的血有一半却和我相同,依旧是我的亲弟弟。”

    顾海被说穿了心思,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“我姓顾,我是顾家的女儿。”顾莞宁定定地看着顾海,目光坚定,声音掷地有声:“我这一生,绝不会做出任何有损顾家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顾海哑然片刻,才愧然道:“对不起,莞宁,三叔不该对你生出疑心。”

    沈氏是沈氏,顾莞宁是顾莞宁!

    她们两个虽是母女,相貌性情却毫无相似之处。

    他怎么能因为沈氏迁怒顾莞宁?又怎么能对顾莞宁生出疑心?

    顾莞宁并不介怀,低声道:“出了这样的事,三叔生出疑心也是难免的,我不会怪三,三叔也不必将此事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顾海定定神,说道:“也罢!既然你和母亲都执意要留阿言一条性命,我也不再说什么。不过,他日如果阿言有什么异动,也怪不得我心狠手辣。”

    手中掌着两千私兵,又在兵部任职多年,顾海性情风趣随和,实则缜密狠辣。该动手的时候,从不犹豫。

    顾莞宁不假思索地点点头:“好,如果真有那么一天,三叔只管动手,我绝无怨言。”

    顾海也无话可说了。

    顾莞宁又看向太夫人,柔声安慰道:“祖母,顾家二房虽然没有男丁,长房三房却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“大堂兄年龄最大,性情沉稳,端正守礼。好好培养锻炼几年,守住家业总不成问题。二堂弟三堂弟年龄稍小一些,也都是知礼守礼的少年郎。有他们在,顾家不会断绝。还有我顾莞宁在,顾家绝不会败落。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话,说得慷慨决然,令人心神激荡。

    太夫人眼中闪出了水光,哽咽着应道:“好!祖母知道你的意思,祖母会好好活着,看着你嫁人生子,看着顾家传承下去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从来都不喜哭泣落泪。可这短短的一天里,顾莞宁已经哭了几回。

    听着太夫人的话,顾莞宁的泪水又盈然于睫。

    看着祖孙两个相拥落泪,顾海也是一阵鼻酸,将头扭到一侧。

    ……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新疆十一选五推荐号码 北京赛车pk10 上海快3最新开奖 11选5每天赚200元不难 2018香港开奖结果
电玩城捕鱼游戏 网上娱乐城 青海十一选五前三直走势图 极速11选5 十二走势图
七星彩 湖南快乐十分logo 广西11选5直播 上海快3技巧 极速赛车rain
青海十一选五遗漏 辽宁十一选五预测 排列3试机号 广西快乐十分在线开奖 华东15选5 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