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一百七十三章 处置(二)
    顾谨言的嘶喊声和沈氏的哭喊声混合在一起,在荣德堂里回响不休,却毫无回应。连一个来看看的丫鬟都没有。

    荣德堂里似乎只剩下他们母子两个人。

    沈氏心中惊恐不已,下意识地抓紧了顾谨言的手:“阿言,你别哭了!外面一个人都没有!他们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他们一定是斩草除根,杀了我们母子两个!”

    “阿言,他们要来杀了我们!”

    顾谨言哭声一顿,忽然又笑了起来。漂亮的脸孔有些奇异的扭曲:“让他们来吧!现在就来杀了我!我本来就不该活在世上!”

    沈氏倒抽一口凉气,难以置信地看着顾谨言:“你胡说什么?你是疯了吗?你是顾家唯一的嫡孙,以后是要继承顾家爵位和家业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疯的人不是我,是你!”顾谨言满目憎恨嫌恶:“已经到这个地步了,你竟然还敢这般痴心妄想。你怎么还有脸肖想顾家的家业。”

    沈氏怒目相视:“顾家本来就应该是你的!顾湛既然娶了我,顾家的家业就该是我儿子的!”

    沈氏眼睛通红,神色扭曲!

    和疯子无异!

    顾谨言悲哀又绝望地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门被推开了。

    站在门口的,是一个窈窕而坚定的少女身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天一夜没合眼,就是铁打的人,也免不了有些倦容。

    顾莞宁的眼角眉梢也透出了些许倦意,然而,她的腰杆依旧挺得笔直,那张美丽夺目的脸庞上满是坚毅。

    凌厉无情的风雨,或许会使她痛苦,却无法动摇她的心意,更不可能击溃她!

    看着这样的顾莞宁,沈氏心中生出莫名的惊惧惶恐。

    她忽然发现,她虽然是顾莞宁的母亲。却从未真正了解过这个女儿!

    顾莞宁没有看神色惊惶的沈氏,她定定地看着满脸泪痕的顾谨言:“阿言,我有话要问你。”

    顾谨言颤抖着用手擦拭脸上的泪痕,低低地嗯了一声。挣扎着起身下床。

    沈氏太阳穴突突一跳,不假思索地攥住顾谨言的胳膊:“阿言,你别去!她一定是要害你!你绝不能和她独自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想杀他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易如反掌,根本无需亲自动手。

    顾谨言不想再多看沈氏一眼,更不想和她说话,沉默着甩开沈氏的手,下床走到顾莞宁身边。

    “阿言!”沈氏情急之下,也跟着下了床榻。脚一落地,双腿又酸又麻,咚地一声,瘫软倒地。

    顾谨言没有回头看沈氏,低声道:“姐姐,我不想待在这儿了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也没看沈氏,轻声应道:“好,我们出去再说。”

    沈氏不停地在喊着顾谨言的名字,可是,顾谨言至始至终也没停下脚步。就这么随着顾莞宁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荣德堂里十分冷清,丫鬟婆子不知都被打发到哪儿去了,一个人影都没有。

    顾谨言默默地随着顾莞宁走到廊檐下。

    姐弟两个相对而立,沉默无语。

    “阿言,我要问你一句话,你老老实实地回答我。”顾莞宁深呼吸一口气,语气慎重。

    顾谨言似是猜到了她要问什么,默默点头。

    顾莞宁紧紧地盯着顾谨言的眼睛:“你知道了沈青岚的身世以后,是不是对自己的身世也有了猜疑?”

    顾谨言:“……”

    怎么会没有猜疑?

    沈青岚和沈氏如此肖似,而他,和沈谦也像得出奇。

    沈谦和沈氏没有血缘关系,哪来的外甥肖舅?

    顾谨言用手捂着脸,泪水从指缝中滑落:“姐姐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对不起!是我太胆小懦弱。明明已经猜到了一些,却不敢告诉你!因为我太害怕这个真相,太害怕失去所有的一切!

    顾莞宁淡淡说道:“你没什么对不起我的地方。之前你知道了沈青岚的身世,隐瞒不说,也怪不得你。再怎么样,她也是你我的母亲。你不能不顾她的性命,所以不敢将此事告诉我和祖母。”

    顾谨言的泪水瞬间夺眶而出:“祖母……太夫人她现在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他已经没资格叫太夫人祖母了!

    顾莞宁低声答道:“祖母一直在昏睡,中间醒过两回,我喂她喝了粥,她勉强吃了两口,又都吐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太夫人平日还算康健,可到底是年过半百的人了。陡然遇到这样的打击,身子根本吃不消。整整一天,什么东西也吃不下。勉强逼着自己吃下去的,也会吐出来。

    就连熬好的汤药,也难以下咽。

    顾莞宁一想到太夫人,心里就一阵绞痛。

    顾谨言泪流满面,哭得上气不接下气:“都是因为我……祖母……太夫人才会这么难过。都是因为我!姐姐,杀了我吧!你若是不忍心动手,就让别人动手。我没脸再见任何人,我也不想再活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哭声里,含着无尽的悲凉和绝望。

    顾莞宁眼中闪过一丝怜惜和不忍。

    说到底,顾谨言并未犯什么错。可他的存在,本身就已经是大错特错了!太夫人再宽宏大度,也不可能再让他留在顾家。

    “阿言,祖母疼了你这么多年,虽然知道了你的身世,也舍不得要了你的性命。”顾莞宁顿了顿,轻叹一声:“我也不愿看着你去死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,你想留在顾家是不可能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为你安排好了,待会儿就有人来接你去普济寺住上一阵子。对外就宣称是得了重病。然后,让普济寺的高僧慧平大师‘救’你一命。你与佛有缘,为了续命,不能擅离普济寺。拜在慧平大师门下,做一个俗家弟子,带发修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安心在普济寺里住着,吃穿用度不必发愁。我们顾家每年在普济寺里布施丰厚,他们自会善待你。顾福也随你一同前去,照顾你的衣食起居。我每隔一段日子就去看你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顿了片刻,又说道:“等你到了十六岁,长大成人了,我再为你安排一个妥当的身份,离开京城。”

    不过,终其一生,顾谨言都要活在监视之下,没有真正的自由。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