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一百七十五章 离开(二)
    太夫人躺在床榻上,一直闭着眼。

    顾谨言固执地跪在床榻前。

    时间似乎停滞不动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顾莞宁轻叹一声,转头对顾谨言说道:“阿言,祖母不想见你。你别跪着了,起来离开吧!”

    顾谨言眼中水光连连,身子颤抖不已,小声又倔强地张口道:“太夫人,你睁开眼看我一眼吧!”

    “我走了,以后永远不会再回来了。我绝不会给顾家惹半点麻烦,也不会让任何人知道我真正的身世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多年,你对我期望最高,也一直最疼我。我以后不能再承欢膝下,临走前,我就这一个小小的心愿。太夫人,求求你了,你再看我一眼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已经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太夫人的眼角又湿漉了一片。

    她终于睁开眼,看了顾谨言一眼。

    虽然还是什么都没说,顾谨言已经心满意足。他擦了眼泪,用力地又磕了三个头,额上的血迹未干,又重新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顾谨言没有擦拭,很快站起身来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身后传来太夫人的一声轻叹,还有微弱得几乎听不见的两个字。

    保重!

    自此一别,也不必再相见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天夜里,顾谨言坐着一辆马车悄然离开了定北侯府。

    顾莞宁默然地站在门口,目送马车远去。

    和顾谨言一起同行的,只有小厮顾福。

    顾福身为大管家顾松的幼子,在府中自然不愁前程。原本不必跟着顾谨言“流放”。

    不过,顾福聪明过人,已经猜到了真相,昨天晚上主动去找了顾莞宁,恳求随顾谨言离府。

    顾莞宁淡淡说道:“顾福,你可得想好了。阿言这一离府,以后不会再回顾家。他若是老实安分,或许还有离开京城的机会。不然,怕是要在普济寺住一辈子。你随他一起去普济寺里,以后也未必有机会再回来。”

    顾福恭敬地应道:“小姐说的这些,奴才都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少爷身边总得有人伺候。奴才一直跟在少爷身边,少爷待奴才一向极好,这种时候,奴才实在不忍弃少爷而去。”

    顾谨言身份特殊,放在他身边的人,必须绝对忠心可靠。

    顾福确实是最佳人选。

    顾莞宁略一思忖,便点了点头:“好!你随阿言一起离府。除了你之外,还会有二十个暗卫暗中‘随行保护’。你不必担心别的,只要照顾好阿言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顾福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不会亏待你。”顾莞宁温和说道:“以后你每个月拿三倍的月例,每个月可以回府一次,探望父母家人。日后到了该成家的年龄,我也会为你做主。”

    顾福听到最后一句,眼睛陡然亮了起来,麻溜地跪下给顾莞宁磕头:“多谢二小姐。”

    对着顾谨言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顾福也没有隐瞒。

    上了马车之后,顾福就主动坦白交代:“以后奴才要日夜守在少爷身边,每隔一段时日,就要将少爷的衣食起居日常举动禀报给二小姐知晓。还请少爷不要生气。”

    到了这种地步,还有什么可生气的?

    顾福肯坦然相告,也愿意陪他一起离府,算是有情有义了。

    顾谨言默然无语,呆呆地坐在马车里。

    马车行驶出一段路程后,顾谨言才掀起车帘,默默地看着定北侯府的方向。

    隔得老远,光线又晦暗不明,其实,他什么也看不见。

    可他的脑海中,却自动浮现出定北侯府朱红色的正门和门前两个威风的石狮。还有悬挂在大门上方历经数年风吹雨打的匾额……

    不止这些。

    还有府里所有熟悉的脸孔。

    太夫人,顾莞宁,顾海,方氏吴氏,所有的堂兄弟姐妹……

    顾谨言刻意地忽略过了沈氏。

    他的生命是她给的。他不应该恨她。可他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憎恨怨怼!

    今生今世,他都不想再见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氏在荣德堂里等了一夜,也没等到顾谨言回来。

    她在屋子里拼命地喊叫怒骂,将所有能砸的东西都砸得一干二净。可不管她闹出多大动静,门都没有开。

    也没有人来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她似乎被所有人遗忘了。

    说不定,很快就有人捧着毒酒或是三尺白绫来了。

    沈氏在惊恐不安中熬过了一夜,嗓子因为叫嚷,早已变得干哑,几乎说不出话来。胃里空荡荡的,不知有多久没进食了,她饿得发慌,手软脚软,没半点力气。

    她目光偶尔瞄到镜子里的自己,顿时被吓到了。

    头发凌乱不堪,眼睛通红,目光游移不定,满脸的惊惶惧怕,像是一只被困在笼中的野兽一般。

    这个像疯子一样的女子是谁?

    怎么可能是她?

    她是堂堂定北侯夫人,当年没出阁时就是西京第一美人,嫁到顾家之后,衣食优渥,身娇肉贵。精心的保养之下,看着就像二十岁的妇人一般年轻美丽优雅。

    镜子里这个憔悴不堪消瘦得快脱了型的丑陋妇人绝不是她!

    沈氏发出一声惊恐的怒吼,拿起一个瓷瓶,用力地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光滑又精致的铜镜异常结实,瓷瓶被砸的粉碎,铜镜依然光亮如初。

    “啊――”

    这叫声听着太渗人了!

    守在门外不远处的碧彤忍不住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她奉了顾莞宁的命令,一直都守在门外。这扇门已经被锁住了,一共有两把钥匙。一把放在顾莞宁那儿,另外一把则在她的手里。

    她牢牢记着顾莞宁的吩咐。不让任何人靠近沈氏的门外,更不能放任何人进去。

    其实,就是顾莞宁不交代,也没人会在这个时候来荣德堂。

    前天夜里荣德堂这么大的动静根本瞒不过府里的人。太夫人气倒,荣德堂里的下人被打发走了一大半,只留下了几个一等丫鬟守着。傻子也能猜出绝没有好事!

    一个个躲还来不及,哪有人敢往这儿凑?

    就连碧玉她们几个,也都愁眉苦脸地躲在屋子里,丝毫没有眼红她的差事。

    碧彤守了一夜,不时地听着沈氏的怒骂哀嚎,简直是身心俱疲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眼前。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加拿大快乐8最快开奖结果 彩都会彩票网 单双中特10中9不改料 欢乐彩 玩法 比分直播
极速时时彩真尼玛的假 甘肃快三一定牛 三分彩怎么开奖的 海南飞鱼 浙江6+1app
3d试机号开奖 手机版千百万娱乐 竟彩足球 安徽25选5最新开奖结果 福彩3d试机号
青海快三专家 北京赛车pk10 11选5每期7码必出五码 天津时时彩app下载 壮元彩票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