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一百七十八章 死别
    沈氏一个人待在屋子里,除了碧彤进来送了几次饭,再也没见过任何人。

    之前几个月虽然一直在“养病”,身边总有丫鬟婆子来来去去,还有郑妈妈陪着说话解闷,衣食用度样样不缺,日子其实并不难熬。

    现在,屋子里却只有她一个人。

    屋子里小一些的摆件都被她砸得干干净净,只剩下砸不动的床椅梳妆镜之类,显得空荡而冷清。

    没有脚步声,没有说话声,什么声音也没有。就连窗外时常会有的鸟啼声也没了踪影。

    只有死寂一般的安静。

    这样的安静,令人心慌意乱烦躁不安。

    沈氏先在屋子里走来走去,然后高声怒骂,直到嗓子喊得嘶哑无力了,才颓然地坐到了床边。

    时间过的缓慢极了,像是凝固住了。

    天亮了,然后又慢慢暗了下来。

    门被慢慢地推开。

    一定是碧彤又来送饭了吧!

    几个一等丫鬟里,沈氏最喜欢的是碧玉,最不喜的就是碧彤。可此时,不管是谁出现在她面前,都比她一个人待在屋子里强的多。

    沈氏迅速抬起头。

    一个面容清瘦的英俊男子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竟然是沈谦来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氏猛地站起身来,颤抖着说道:“五哥,你怎么来了!”

    昨夜顾莞宁走的时候,答应了会让沈谦来看她。她以为至少也要等上数日。怎么也没想到,沈谦这么快就来了。

    沈谦站在门边,并未说话,只定定地看着沈氏。

    目光中,有太多太多的东西,无比复杂。

    沈氏心里的惊喜尚未来得及褪却,就被沈谦悲凉又复杂的眼神冻住了,心中惶惑难安,仿佛即将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。

    “五哥,你为什么这么看着我?”沈氏勉强挤出一丝僵硬的笑容。

    她一定不知道,现在的自己有多难看有多可怕。

    惨白的没有血色的皮肤,消瘦的不成样子的脸颊,布满了血丝的眼睛,干涩的嘴唇,凌乱不堪的头发,还有几日没换散发着馊味的衣裙。

    就像一个疯子一样。

    笑起来的样子更是僵硬又渗人。

    沈谦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这个细微的动作落入沈氏眼底,对沈氏几乎是致命的打击。

    沈氏呆愣了片刻,忽然仰头笑了起来。笑着笑着,泪水从眼角肆意滑落,笑声又很快变成了哭声。

    哭笑声疯狂又凄厉,听得人毛骨悚然,心里阵阵发凉。

    难道她已经疯了?

    沈谦看着眼前状若疯狂的妇人,心里只觉得陌生而可怕。记忆中那个美丽温柔可人的沈梅君,早已经消逝不见。

    如果他没带着沈青岚来京城该有多好。那样,他还能怀着昔日美好的记忆活下去。也不必落到今天这样凄惨的局面。

    “九妹,你别闹了。”

    沈谦的声音疲惫又苍凉:“事情到了今天这一步,不止是你一个人的错。我也有错。只恨连累了阿言和岚儿姐弟两个,这辈子也无法抬头做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我都不配为人父母。”

    沈氏的哭声戛然而止,不敢置信地看向沈谦:“五哥,你怎么能这么说?这些年,我辛辛苦苦地在侯府里苦熬是为了什么?不过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和你们父女相聚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心一意为了阿言谋划。只要他姓顾,就能继承定北侯的爵位和诺大的家业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你写了那封信被发现了,阿言的身世就不会曝露,我们母子也不会落到这一步。”

    语气里流露出无尽的怨怼。

    沈谦看着一脸怨气的沈氏:“你是在怪我?”

    她怎么能不怨沈谦?

    沈氏僵硬地扯了扯唇角:“事已至此,说这些还有何意义。好在那个老不死的东西不敢声张,只是将阿言送到普济寺里。只要阿言安然无事,以后总还有翻盘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会有转机!你我都得撑下去,等到云开日出的那一天!”

    不知是在说服沈谦,还是在说服自己。

    沈谦像在看一个陌生人,目光里满是失望:“九妹,已经到这个时候了,你何必再自欺欺人。顾家或许顾及名声,不愿曝露家丑,可他们又怎么会再容阿言回府?阿言能留下这条性命,已经是万幸了!”

    愤怒的火焰在沈氏的眼中燃烧:“你怎么能这么说!阿言是顾家的嫡孙,二房唯一的血脉!”

    沈谦苦涩地应道:“阿言是你我的骨肉,他根本就不是顾家嫡孙。太夫人手下留情,才容他继续活着。你若是死心不息,只会害了阿言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岚儿,她如今恨你我入骨。这一切,都是我们两个作的孽!却报应到了他们身上……”

    都是他们作的孽啊!

    沈谦闭了闭眼,两行泪水滑了下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早知今日,何必当初!

    他这一生,最大的错事,就是当日和沈氏私自逃走。

    七年前的一夜之欢,令沈氏怀上身孕,更是大错特错!

    只可惜,世上没有后悔药。做过的错事,终究要一一品尝恶果。今时今日,就是老天给他们的报应!

    沈氏难以置信地看着一脸悔恨的沈谦:“五哥,你在说什么?什么作孽,什么报应!我们两个是真心相爱的。是爹娘硬生生地拆散了我们,是顾湛阻挠在你我中间!这一切都怪他们才对!”

    “你我没有错,错的是他们!”

    沈氏反反复复地嘶喊着。

    沈谦苍凉一笑,再也不愿看沈氏一眼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,他的嘴角边已经溢出了血,黑色的血。

    来之前,他已经服下了毒药。这种毒药,最多撑足一盏茶的时间就会毒发身亡。毒药是顾莞宁亲手给他的。也算是给他保全了最后的尊严。

    他来见沈氏最后一面。

    当年生离,今日死别。

    胃里的灼痛越来越明显,喉咙像被火烧了一般,大口的黑血从喉咙里涌出来,喷到了衣襟和地上。

    沈氏一抬头,顿时骇然扑上来:“五哥,五哥!你这是怎么了?谁给你灌了毒药……”

    沈氏尖锐的哭喊声在耳边不断回响。

    沈谦已什么都听不见了,溘然倒地,眼前一片黑暗。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印象彩票是真的吗 四川金7乐摇号 愽彩公司一码中特 北京快三遗漏数据统计 天天彩选四
五星彩票网站正规吗 北京pk10计划软件 时时彩娱乐平台 时时彩选号技巧 北京11选5规则
三肖中特期期准铁算盘 湖南快乐十分开奘结果 11选5走势图 智博彩票胜平负 香港赛马会官方特码网
甘肃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幸运农场遗漏 排列 安徽十一选五仼六 大乐透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