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一百七十九章 重病
    正和堂里。

    太夫人正在昏睡,顾莞宁静静地坐在床榻边守着。

    玲珑悄然走了进来,在顾莞宁耳边低语道:“小姐,碧彤来报信,沈举人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目光一闪,淡淡地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顾家想对付一个落魄举人,简直不费吹灰之力。如果他想抵赖不认,或是妄图逃走,顾家绝不会放过他。

    沈谦还算有两分读书人的傲气,自己服毒自尽,保全了最后的尊严体面。

    人死随风散,往日的恩怨也不必再追究了。

    “让人备一副棺材,将沈举人下葬。”顾莞宁唯恐惊动了太夫人,声音压得极低。

    玲珑应了一声,又低声道:“碧彤还说,夫人又哭又喊,闹着要见你。”

    见她做什么?无非是要指责她心狠手辣,不肯容沈谦活在世上。

    顾谨言还算无辜,沈谦又算什么?

    明知沈氏定了亲,还和她私~逃做了夫妻。更可恨的是七年前又和沈氏私会,令沈氏怀了身孕。让顾湛顶着绿帽子,让顾家为他养了七年的儿子。他是死有余辜!

    顾莞宁冷冷一笑:“不必管她,随她闹腾!记得叮嘱碧彤一声,将门锁好了,不让她出房门半步。”

    反正沈谦已经死了,沈氏再闹腾也没用了。

    以沈氏惜命的程度,想来也不会为沈谦殉情。不用为她操心。

    玲珑领命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床榻上忽地传来一声模糊的呓语。

    太夫人醒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顾莞宁立刻将沈氏抛到脑后,殷切地看向太夫人:“祖母,你总算醒了。睡了这么久,肚子一定饿了吧!珍珠熬了些白粥,一直在灶上温着,我这就让她端一碗来。”

    太夫人昏昏沉沉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毫无胃口。不过,看到顾莞宁眼底的隐忧和关切,太夫人便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顾莞宁松了口气,立刻转头吩咐一声。

    很快,珍珠便端来了热粥。

    顾莞宁接过碗,舀起一勺白粥,细心地吹了几口,递到太夫人唇边。

    太夫人勉强张口嘴,将温热的粥喝进嘴里。

    第二口又递到了嘴边。

    太夫人只得继续张口。

    就这么精心喂了半碗,顾莞宁才暗暗松了口气,展颜笑道:“祖母今日总算吃下了半碗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太夫人面上一阵痛苦,侧过头,哇啦一声,便将喝的粥都吐得干干净净。吐出的白粥里,还夹杂了一些血丝。

    顾莞宁心里一沉,忙用帕子为太夫人擦拭嘴角,一边喊道:“快去请谢大夫来。”

    一旁伺候的几个丫鬟立刻忙活起来。一个跑着去请谢大夫,另外三个凑上前来,收拾地面,为太夫人更衣换被褥。

    一连三日都是这样。

    汤药也好,白粥也罢,勉强喝下去,不到片刻就会吐出来。

    太夫人的脸孔迅速消瘦下来,面色黯淡,额上和眼角的皱纹也愈发明显。既苍老又憔悴。

    顾莞宁用温热的毛巾细细地为太夫人擦拭嘴角,一边轻声唤着“祖母”。

    太夫人勉强睁开眼,声音微弱地说道:“宁姐儿,你别担心,祖母没事,祖母能撑得住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眼眶一热,声音顿时哽咽了:“祖母,谢大夫很快就过来。你哪里觉得不舒服,先忍一忍。”

    太夫人挤出一个微弱的笑容,想说什么,却没了力气,颓然地闭上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谢大夫很快就来了。这几日,谢大夫一直住在正和堂里,方便随时照顾太夫人。

    顾莞宁让开位置,让谢大夫坐到床榻边。谢大夫仔细为太夫人看了诊,又问明了刚才的情形,眉头顿时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谢大夫略一沉吟说道:“二小姐,我们到外间说话,别扰了太夫人清净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显然,有些话不便当着祖母的面说。

    到了外间,谢大夫沉声道:“二小姐,太夫人这是忧思过度,心火郁结。如今汤药难进,粥饭也难以下咽。再这么下去,只怕太夫人的身体难以支撑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心中一阵纠痛。只是,面上并未显露多少,低声问道:“谢大夫的意思是,祖母的病难以治好了?”

    谢大夫颇有些愧色:“老朽医术低微,束手无策。还请二小姐另请名医,为太夫人诊治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心里一沉。

    京城名医虽多,谢大夫在其中已是数一数二的佼佼者。连他都束手无策,又要去请哪一个大夫来才行?

    太医院里倒是有医术极高明的太医。不过,太医院里的诸位太医只在宫中当值,极少出宫。偶尔有皇室宗亲患了重病,也得禀明皇后,得了首肯才能请太医进府。

    定北侯府虽是大秦最顶尖的勋贵侯府,却也没有随时请太医来的资格。

    更何况,太夫人的病,牵扯极多,连吴氏方氏都不知内情被瞒在鼓里。绝不能大张旗鼓,免得惹人生疑。

    谢大夫见顾莞宁眉头微蹙,很快便猜到了她的顾忌:“二小姐若是不愿惊动宫中,不妨暗中寻访名医。老朽推荐一个人,这个人姓徐名沧,最擅治疑难杂症。”

    徐沧?

    顾莞宁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是啊!她怎么差点忘了这个人。

    前世,太孙病重不起,太医院里的太医们费劲心思,也只能勉强保住太孙性命,无法治好太孙的病。后来,正是这个徐沧,治好了病重的太孙。

    徐沧也因此名满京城,被誉为徐神医。

    太子太子妃对徐沧心存感激,欲推荐他进太医院做太医,却被徐沧拒绝。

    不过,此时的徐沧声名还不显,又因为性情孤僻脾气古怪,开罪了不少人。他索性也不在药堂坐诊,专心一意地钻研医术。

    谢大夫为人方正,对徐沧的医术颇为推崇,当下便将徐沧夸赞了一通:“……说来惭愧,老朽比徐沧年长了十几岁,医术却不及他,只是运道比他好了一些,在京城才有了微名。二小姐不妨派人去请他来,他一定能治好太夫人的病症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舒展眉头:“能得谢大夫这般推崇,这位徐大夫一定医术了得。我这就让人去请他到府里来。”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吉林快3投注技巧 甘肃十一选五彩票 内蒙古快3 玛雅娱乐城下载 pk10如何找规律
湖北30选5最新开奖结果 北京赛车系统 金沙彩票 足彩310 黑龙江时时彩停了吗
澳洲幸运5开奖结果 广东26选5平台 全民娱乐平台真实吗 重庆时时彩后一公式规律毒胆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吉林
一波中特最准网址5682 131期曾道人解码 湖南快乐十分自由组合 浙江飞鱼 河北11选5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