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一百八十五章 探望(二)
    太孙竟然亲自来探望?!

    太夫人先是一怔,然后看向顾莞宁。

    顾莞宁心里涌起复杂又微妙的滋味,面上却半点不露:“祖母,既是太孙殿下来了,我出去迎上一迎。”

    太夫人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顾莞宁起身走了出去,步伐如常,不疾不徐。

    竟看不出半点异样!

    太夫人看着顾莞宁的背影,眼中闪过一丝唏嘘。

    顾莞宁自小在她膝下长大,她对这个孙女的性情脾气十分熟悉。可这半年来,顾莞宁的性子在不知不觉中悄然改变了许多。

    太孙之前还在病中,便将徐沧“让”了出来。现在应该是身体初愈了,立刻又来侯府探望她。足可见一片诚意!

    相较之下,只在一开始露了一面的齐王世子和一直没露面的罗霆,就被比了下去。

    顾莞宁心里不可能毫无触动,却遮掩得严严实实。连她这个做祖母的,也看不透顾莞宁的心思如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时的顾莞宁,已经走到了正和堂门外。

    身着月白色锦袍的俊美少年,缓缓而来。

    原本有些模糊的眉眼,也渐渐清晰。

    在见到她的那一刻,他的眼中瞬间闪出了喜悦的光芒,唇角也扬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知道她在仔细地观察他的神色变化,也毫无防备毫不保留地将见到她的喜悦展露出来。

    无需要多说什么,他已经将他的心意和诚意表露得明明白白。

    顾莞宁,我是为你而来!

    这一刻,顾莞宁的心里泛起微妙而复杂的滋味。

    有一丝淡淡的喜悦,有一些莫名的彷徨,还有一些理也理不清的纷乱。

    前世他对她的心意,她一直都是知道的。只是,她从未真正回应过。他心里大概也是失落失望的,却从未挑破。

    两人如同隔着一层窗纱,看彼此都模糊不清。短短几年夫妻生活,相敬如宾,维持着不温不火的距离。

    这一世再次相遇,他和她记忆中那个温文儒雅贵气雍容的太孙却不太一样了。或许是因为此时的他正值年少意气风发,还未经历过病痛的折磨和痛苦。举止行事多了少年人的锐气,也更令人难以适从。

    “见过殿下。”顾莞宁很快收拾纷乱的心绪,弯腰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太孙俊脸上还有一丝病后的苍白,眼中却满是笑意,走进顾莞宁,虚虚一扶:“顾二小姐不必多礼。”

    两人靠的很近。

    近得可以闻到他身上淡淡的药味和温润的气息。

    顾莞宁的心像被一只手轻轻地扯了一下,鬼使神差地说了句:“殿下的病还没好吧!身上还有些药味。”

    太孙略略一愣,然后,眼中笑意更盛,更靠近了一些,温热的气息吹拂到了她的脸上:“你是在担心我的身体吗?”

    他……竟然在调~戏她!

    顾莞宁脸颊微热,眼中染上一抹羞恼,面上却不动声色,后退了两步:“我确实在担心殿下身体。当日我去太子府求医,殿下特意让徐沧随我回府为祖母诊病。若是因此延误了殿下病情,我如何敢当。”

    她口中说的镇定,神色也颇为坦然,眼底的那丝羞恼却出卖了她的真实心情。

    太孙的心情瞬间明媚起来。

    他深谙“欲速不达”的道理,并未“乘胜追击”,而是温和地笑了一笑:“你不用为我担心。当日徐大夫给我开了药方,又有周林两位太医精心照顾,我的身体早已无大碍。到今日,已经大好了。母妃这才肯放我出府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母妃一直拦着,我两天前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又道:“你清瘦憔悴了许多,就算是要照顾太夫人,也得多保重自己的身体。你自己不心疼,看的人也会心疼。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话,说的又轻又柔,仿佛是情人间的低声絮语。

    这个萧诩!

    怎么忽然像变了个人似的。

    顾莞宁只觉得耳后悄然热了起来,忍不住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太孙扯了扯唇角,无声地笑了起来,目中神采更盛。

    罢了!看在他特意来探望祖母的份上,就不和他计较了。

    顾莞宁定定神道:“总之,多谢殿下来探望祖母。还请殿下随我进正和堂。”

    太孙颇有风度地一笑:“有劳顾二小姐在前领路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抿了抿唇角,转身先行。

    身后的两道视线,一直落在她的身上。她只做不知,只是脚步快了一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太孙随着顾莞宁迈步进了内室。

    太夫人已经命两个丫鬟搀扶着自己在床榻上坐了起来,不过,实在没力气下榻行礼,只得一脸歉然地说道:“老身拖着病弱的身躯,不便下床行礼,还请殿下见谅。”

    太孙忙温言道:“太夫人万万不要如此客气。保重身体要紧,不必行礼了。”

    又笑着说道:“我和阿睿感情甚佳,亲如兄弟。太夫人是阿睿的外祖母,便和我的外祖母无异。我今天是以晚辈子侄的身份前来探望,请太夫人不用拘谨,将我当成一个普通的晚辈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太孙这番话说的实在是顺耳。更不用说,太孙天生就有着常人难及的亲和力,伴着那张俊美含笑的脸庞,令人心中受用之极。

    堂堂皇家长孙,对她一个诰命内眷如此礼遇,自然是“别有所图”。

    太夫人有意无意地看了顾莞宁一眼,笑着说道:“既然殿下这么说了,老身就托大一回,不和殿下客气了。此次真是要多谢殿下,如果不是殿下及时命徐沧来给我治病。我这把老骨头,怕是难以熬过这一回。”

    太孙含笑道:“太夫人福泽恩厚,寿元绵长,自有上苍庇护。就算偶尔遇到坎坷波折,也必然能撑过来。哪怕没有徐沧来诊病,也一定能安然无恙。”

    这个太孙,实在是太会说话了。

    句句听着都格外入耳。

    好听话谁不爱听?

    太夫人一把年纪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早已过了被人吹捧几句就飘飘然不知东西南北的年龄。

    可这么一个英俊贵气的少年郎,用温柔的语调说着这么动听的话,只要是女子,不管年龄多大,都难以抗拒。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