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二百零五章 父女(一)
    “我骂的就是你!”沈氏目中满是恨意。

    “我和五哥情投意合,你为了攀附上定北侯府,硬生生地拆散了我们两个。岚儿自出生后,我这个亲娘甚至没见过她一眼。你打断了五哥的腿,用他和岚儿的性命要挟我嫁到顾家来。”

    “五哥一生都被你毁了,我这辈子也被你毁了。一切都是因为你的贪婪!你这样的父亲,我为何还要认!”

    “我刚才确实是在装疯,可我想掐死你也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顾莞宁拦住我,我早就掐死你了!”

    说到后来,沈氏额上青筋毕露,目中满是疯狂的恨意,令人心惊。

    沈老太爷被沈氏满是仇恨的目光瞪着,心里也阵阵生寒,咬牙切齿地怒骂:“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一个孽障!”

    “你口口声声说我毁了你。你怎么不想想,沈谦是我们沈家的养子,他一日姓沈,一日就是沈家人,是你的堂兄。你们两个暗中有了私情,还逃走生下了女儿。这种事情一旦传出去,你这辈子也休想再抬头见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顾湛家世相貌俱是万中无一,又对你一往情深。嫁到顾家来,你就是定北侯夫人,有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。我逼着你嫁到顾家来,也是为了你着想……”

    沈氏冷笑着打断沈老太爷:“你哪里是为了我着想。你分明就是看中了顾家门第,所以才隐瞒了我婚前失~贞的事,硬是让我嫁给了顾湛。”

    “五哥和岚儿都在你手里,你料定了我不敢罔顾他们的性命,不敢流露出对顾湛的恨意。只能老老实实地做顾家儿媳。沈家有了定北侯府这门姻亲,在朝中就有了靠山,从中不知得了多少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你千算万算,大概怎么也想不到我和五哥曾在七年前私会过一夜,我怀了身孕,生的是五哥的骨血。”

    沈氏哈哈笑了起来:“父亲,你这一辈子算无遗策,对着自己的亲生女儿也这般狠辣。现在终于遭报应了吧!”

    “婆婆现在什么都知道了!以她的性子,绝不会放过沈家。你和母亲不远千里,巴巴地跑到京城来,一定是因为沈家已经遭殃了吧!”

    “这都是老天给沈家的报应!”

    沈老太爷听的面色铁青,不假思索地扬起手,重重地挥了下去。

    沈氏的右脸一偏,火辣辣地一阵剧痛。

    口中一阵腥甜。

    沈氏似乎感觉不到半点疼痛,毫不在意地吐出口中的血,然后盯着满脸震怒的沈老太爷,继续笑道:“你就是打死我,也无济于事。顾家一旦出手,沈家休想再翻身。以后沈家人就像丧家之犬,得哀尾祈怜,看顾家人的脸色过活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美妙的滋味,父亲以后慢慢品尝吧!”

    说完,又狂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沈老太爷被气得眼前一阵阵发黑,身子晃了一晃,差点晕厥摔倒。

    沈老夫人还坐在地上,根本没力气起身。她看着反目成仇的父女两个,泪水长流,口中喃喃念道:“作孽!真是作孽啊!”

    谁能想到当年的一念之差,会造成今日这样的后果?

    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!

    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啊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顾莞宁看着父女反目的一幕,心里并没有想象中的快意,甚至有些悲凉和萧索。

    世上竟有这般自私狠毒的父亲!竟有这般自私狠毒的女儿!

    而她的身上,也流着他们的血液。

    所以,她的天性里,也有凉薄自私的一面。

    对不在意的人,心狠手辣,丝毫不会心软。

    对背叛过她的人,她再不会动容,只会漠然以对。

    沈氏还在狂笑,沈老太爷支撑不住身体,踉跄着退后几步,坐到了椅子上。沈老夫人依旧坐在地上哭泣。

    顾莞宁不想再看下去了,她闭了闭眼,很快又睁开,眼底所有的波动都褪去,只剩下冷然:“沈老太爷,沈老夫人,你们两个和母亲已经见过了。现在可以离开了!以后也不必再来了。”

    亲生的女儿视自己为仇敌!

    嫡亲的外孙女心冷如铁,看着他就像看着路人!

    饶是沈老太爷心肠冷硬,也经不起这样的打击,惨然一笑:“好,我走,我现在就走。”说完,便扶着椅子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沈老太爷情绪太过激动,骤然起身,眼前一黑,便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沈老夫人眼睁睁地看着沈老太爷咚地一声瘫软在地上,头重重地磕到了坚硬的地板,鲜血肆意横流。

    沈老夫人呼吸一窒,惊恐地喊了起来:“老爷!老爷!”

    急急地看向顾莞宁,张口哀求道:“宁姐儿,快叫人来,救救你外祖父!他虽有千般不是,到底是你的亲人。你就是不想认他,也不能见死不救啊!”

    沈氏冷笑不已:“这种人还有什么可救的。死了正好!也省的以后再来算计顾家。莞宁,你可别心软!”

    沈老夫人又急又怒:“梅君!你怎么能这般说话!他是你的亲生父亲!”

    沈氏冷冷应道:“我宁可没有你这样一个父亲!”

    语气中满是咬牙切齿的痛恨。

    这份痛恨中,又夹杂着隐隐的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这一刻,顾莞宁奇异地和沈氏有了共鸣。

    血浓于水,血缘关系永远难以割断。她再恨沈氏,也不会亲自动手要了沈氏性命!当然,如果沈氏在她面前自尽,她也绝不会伸手救沈氏就是了。

    顾莞宁定定神,扬声叫了琳琅等丫鬟进来。

    丫鬟们早有心理准备,在见到躺在地上满头鲜血的沈老太爷时,并未慌张。迅速地扶着沈老太爷坐到椅子上。

    珊瑚精于医术,擅长配药,随身正好带了外敷的伤药。立刻为沈老太爷止血敷药。

    沈老太爷受的只是皮外伤,敷了药之后,很快便止了血。

    沈老夫人也被丫鬟们搀扶着站了起来,站在昏迷未醒的沈老太爷身边,不停地落泪。

    沈氏冷眼旁观,心里只觉得快意无比。

    她永远都忘不了当日被逼着穿上嫁衣坐上花轿时的痛苦!这么多年来,这种痛苦一直深藏在心底,早已成了一颗阴暗的毒瘤。

    今日,堆积了多年的怨恨和痛楚,终于全部发泄了出来。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