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二百一十六章 放人
    顾海和罗霆闲话几句,便去找孟侍郎。

    孟侍郎单名一个霖字,今年三十有二,比顾海大上两岁,生的相貌堂堂英俊倜傥。

    两人性情相投,相交莫逆,又同样年少得志俊美不凡,朝中官员们酒后戏称他们两个为“京城双娇”。

    顾海和孟侍郎听闻之后,俱都一笑置之。这个绰号,便也传了开来。

    两人私交极佳,见了面也没什么客套话,直截了当地说起了正事。

    “沈耀和沈武被关在天牢里半个多月,两人都惜命的很,没等用刑,就什么都交代了。说他们贪墨渎职,倒是半点都没冤枉了他们。两人在任上的时候,可没少伸手。”

    孟侍郎又低声说道:“我已经命人私下录了一份口供,待会儿你一并带走。将来他们若是敢掰扯今日之事,正好也能多一个把柄。”

    顾海也不言谢,只拍了拍孟侍郎的肩膀:“有劳了。”

    抓人倒是不难,反正沈耀沈武都不是什么好东西,稍微一查,就能查出证据来。难的是结案放人。

    顾海虽然早已暗中和刑部尚书打过招呼,可真正经手办理此事的人是孟霖。他日若有御史言官借此事弹劾孟霖,孟霖也少不得要担上些干系。

    孟霖笑了笑,也不多说什么,只道:“现在放人出去,太过惹眼了。等天黑了,再将两人领走吧!”

    顾海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刑部外等候的沈老太爷和沈老夫人,整整等了一天,直等到天黑,等得心浮气躁饥肠辘辘焦虑万分。

    沈老夫人忍不住说道:“顾家该不是故意在耍我们吧!说好了要将人放出来,我们都等一天了,也没个音信。”

    沈老太爷同样焦灼难耐,不过,他比沈老夫人有城府的多,面上还能维持镇定:“不会。顾家绝不至于出尔反尔。人进了刑部,想再出来,总得结了案才能放人。顾家也没到手眼通天的地步,想将阿耀阿武捞出来,只怕也得费些功夫。我们再等上一等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沈管事激动的声音在马车外响起:“老太爷,老夫人,大老爷二老爷已经被放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沈老太爷沈老夫人俱是精神一振,立刻命沈管事开了马车的门。然后在小厮丫鬟们的搀扶下,各自颤颤巍巍地下了马车。

    天色已黑,光线晦暗。

    一行人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领先的一个,身材挺拔,面容俊美,气度不凡,正是顾海。

    顾海身后的两个男子,一个略高一些,容貌颇为英俊,另一个稍矮一些,相貌也略有些平庸。正是沈耀和沈武兄弟两人。

    两人在天牢里待了不少日子,虽未上刑,却也吃了不少苦头。面容憔悴,头发散乱,全身散发着馊味臭味,看着颇为狼狈。

    沈老夫人步履蹒跚地走上前,一把拉住沈耀和沈武的手,还没说话,泪水哗地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沈老太爷也是心痛不已,不过,他并未急着询问什么,先冲顾海说道:“多谢顾侍郎将我这两个逆子救出天牢。”

    顾海挑了挑眉,淡淡说道:“沈老太爷不必客气。”

    心里却暗暗生出了忌惮。

    和顾家闹到这等地步,还能忍气吞声陪笑示好。

    这个沈老太爷,绝不是寻常等闲之辈。

    沈老太爷似没看出顾海眼中的戒备和冷意,兀自说着一连串的感激之词:“顾家的大恩大德,我们沈家感激不尽。日后必有回报!”

    顾海却没了耐心和他周旋,冷冷说道:“沈老太爷客气了。我们顾家做事,从不求回报。希望沈老太爷早日领着他们两个离开京城,安安分分地回西京去。免得夜长梦多,再生波折。”

    沈老太爷心中一凛。

    顾海这番话,分明是在警告他,不得在京城逗留。

    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!

    沈老太爷将一口闷气咽下,低声应道:“顾侍郎提醒的是,我早已命人收拾好衣物行李,今夜连夜离开京城。”

    顾海目光一闪,略一点头,然后大步离开。

    沈老太爷盯着顾海渐渐远去的背影,眼中闪过一丝怨毒。

    沈老夫人哭声仍未停。

    沈耀和沈武两人轮番安慰沈老夫人:“母亲,你别再哭了。我们两个已经好好地出来了。过了这个坎,以后一定顺顺当当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说的是,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。等过了这一阵风头,日后想再起复也不是难事……”

    沈老太爷满心烦乱,厉声道:“你们两个给我闭嘴!刚从刑部被放出来,就敢大放厥词。真有这本事,还用得着我这把老骨头千里迢迢地到京城来低声下气地求人吗?”

    沈耀沈武虽然都已人过中年,却都打从心底里畏惧沈老太爷。沈老太爷一发怒,两人顿时哑然无语,没了声响。

    看着两个儿子噤若寒蝉的样子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沈老太爷不但没消气,心里的怒气反而更旺了。

    “瞧瞧你们两个没出息的德性!”沈老太爷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瞪了过去:“被我骂上两句,就连屁都不敢放一个。我怎么有你们这两个不争气的儿子!”

    沈耀终于张口了:“我们刚才说话,父亲让我们闭嘴。现在不吭声了,父亲又嫌我们懦弱胆怯。到底要怎么做父亲才能满意?”

    沈老太爷被噎了一下,面色愈发阴沉,重重地哼了一声,看也不看他们两个,便拂袖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沈武忍不住咕哝一句:“父亲这脾气可真是越来越古怪了。我和大哥被救出来,他怎么半点都不高兴,还臭着一张脸。活像谁欠了他银子似的。”

    可不就是在心疼那掏出去的二十万两银子吗?

    更何况,还惹下了定北侯府这么一个仇家。就像脖子上悬了一把刀,不知什么时候就会落下来。

    之前急着救人,沈老太爷无暇顾虑这些。现在人救出来了,自然就想起这些来了。再看两个儿子,自是百般的不顺眼千般的不顺心。

    沈老夫人擦了眼泪,低声道:“这里不便说话,上了马车再说。”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特码资料2016马会资料 快乐十分开奖网址 老虎城 皇家至尊国际娱乐会所怎么样 3d历史直选遗漏统计表
极速时时彩官方开奖网 上海天天彩选4 开奖 福建快3网址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广东了36选7开奖结果
盈彩彩票下载安装 彩票2串1什么意思 辛运28app下载 孝感至尊国际ktv电话 快三计划
体彩快中彩 幸运赛车开奖结果 甘肃快3开奖果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走势 极速赛车开奖历史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