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二百二十四章 不甘
    吴氏听的面色一变。

    这个吴莲香!心可真是不小!实在是留不得了!

    “她不想回也得回去!”吴氏当机立断地说道:“也别等年底了,我明日就打发人给你舅母送个信,让你舅母来接莲香回去。”

    吴氏再疼娘家侄女,也越不过自己的儿子。

    更何况,顾谨行以后是要继承爵位执掌家业的,当然得娶一个有助力的好妻子才行。现在的吴家,哪里还配得上定北侯府!

    吴氏这么一说,顾谨行倒有些不忍了:“母亲,这么做是不是太不顾表妹的颜面了?之前说好了要让她在年前回去,现在急匆匆地让她走,倒像是迫不及待地要撵她走似的。”

    这倒也是。

    姑娘家脸皮薄,若是真的这么做了,以后吴莲香还有什么脸来侯府走动?

    做不成儿媳,也是她嫡亲的侄女。在身边养了四年,总是有感情的。

    吴氏气头一过,顿时冷静了不少,略一思忖道:“你说的也有道理。那就暂且再让她住在府里,等到了年底再送她回吴家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你平日可得多加留神,多远着她一些。别让人说出什么闲话来。”

    顾谨行点点头应下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吴莲香回了院子后,便将自己一个人关在屋子里。

    屋子里断断续续地传来哭泣声。

    守在外面的几个丫鬟面面相觑,其中一个叫白兰的丫鬟,张口说道:“你们几个在这儿守着,我进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白兰今年十六岁,相貌生得颇为出挑,一双丹凤眼微微上挑,眼波流转间,尽是妩媚。比起主子吴莲香,倒是更美上几分。

    白兰是吴家的丫鬟,随着吴莲香到了顾家。其余几个都是顾家的丫鬟。论亲疏,自然远远及不上白兰。

    白兰轻轻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吴莲香正匍匐在床榻上,肩膀不停耸动,不时传来细碎的哭泣声。

    白兰走上前,弯下腰,凑到吴莲香的耳边说道:“小姐,你还是别哭了。这里到底是顾家,外面那几个丫鬟都是顾家的人。小姐在屋子里哭成这样,传到姑奶奶和太夫人耳中,总是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说到底,吴莲香是寄住在顾家的表小姐。往日吴氏对她处处偏爱,她举止肆意些也就罢了。现在眼看着吴氏对她也没了往日的疼惜,还是乖巧些的好。

    吴莲香抽噎了片刻,终于停了哭泣,神色怏怏,颇为颓唐沮丧。

    白兰最清楚她的心思,低声道:“别说小姐不甘心,就是奴婢看在眼里,也为小姐忿忿不平。”

    “姑奶奶以前流露过结亲的意思。现在却因为太夫人几句话,就改了主意,一门心思地另外结亲。想将小姐送回吴家去。姑奶奶也太无情无义了!分明就是没拿小姐当回事,随意地耍弄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,可是说进吴莲香的心坎里了。

    吴莲香擦了擦眼角的泪痕,鼻音重重地说道:“现在说这些还有何用。没有姑姑撑腰,我还能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今天她倒是勇敢主动了一回,可顾谨行根本不解风情,对她冷冷淡淡一意保持距离。亲近不成,反倒成了自取其辱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,吴莲香的眼里又泛出了水光。

    白兰低声问道:“小姐难道甘心就这么回吴家去?”

    吴莲香吸了吸鼻子:“我当然不甘心。可这种事情,又不是我能做主的。姑姑要送我回去,难道我能赖着不走吗?”

    白兰目光一闪,不知想到了什么,声音压得更低了:“小姐性子也太耿直了。既是不甘心,不想回吴家,总能想出法子的。”

    想什么法子能留下?

    吴莲香怔怔地看着贴身丫鬟,头脑一时没转过弯来:“白兰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反正屋子里也没别人,主仆两个说话也不必拐弯抹角的。

    白兰眼珠转了转,在吴莲香耳边低语数句。

    吴莲香听得倒抽一口凉气,瞬间瞪大了眼睛:“这怎么可以!我要是真的这么做了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姑姑不知会气成什么样子!”

    “姑奶奶生气是免不了的。”白兰低声道:“不过,小姐到底是姑奶奶的娘家侄女,姑奶奶再生气也不会不管小姐的。”

    “想留在顾家,想做侯府的长孙媳,小姐总得狠下心肠冒些风险。”

    吴莲香神色变幻不定。

    白兰又接着说道:“二房不知出了什么事,连四少爷都被送出府了。现在太夫人对大少爷的亲事这般上心,这意味着什么,难道小姐看不出来吗?”

    吴莲香怔怔了片刻,喃喃低语:“太夫人想让长房继承家业,谨行表哥是长房长子,日后定北侯的爵位自然也是要传给谨行表哥的。”

    “十有八九是这么回事。”白兰巧舌如簧,竭力怂恿:“小姐若是嫁给大少爷,以后可就是侯府的女主人了。”

    吴莲香听的怦然心动。

    在侯府里住了几年,她早已习惯了侯府里的生活。家道中落的吴家,根本无法和顾家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如果回了吴家,以后最多就是嫁到一个普通官宦的家中做儿媳。到哪里去寻顾家这样的门第?又到哪里去寻像顾谨行这样的少年郎?

    到底该不该孤注一掷铤而走险?

    白兰见吴莲香皱眉不语,也不再多言,低下头,唇角微微扬了一扬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吴莲香辗转难眠一夜未睡,隔日,便称了病,没出现在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这点小事并未惹来众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吴氏听闻吴莲香病了,打发人去请了谢大夫。

    谢大夫给吴莲香看诊后,开了副清火的药方,委婉地对吴氏说道:“表小姐大抵是忧思过度,所以才觉得疲累不适。”

    吴氏也不是傻瓜,稍微一思忖,便猜出了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吴莲香这病,有大半都是装出来的。

    真是个不省心的!

    吴氏憋了一肚子火气。按着她往日的脾气,早就去吴莲香的屋子里将她痛骂一顿了。现在当家理事,不愿让人看长房的笑话,也只得按捺下来。

    而顾莞宁,天刚亮便乘坐马车出了府,对此事更是一无所知。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大赢家足球比分网 新天地娱乐官网 北京赛车pk10软件电脑版下载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' 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
体彩吉林11选5开奖 北京赛车助赢软件 双色球中奖查询 黑龙江p62走势图大全 韩国快乐8官网下载地址
山东11选5走势图 山西快乐十分今日开奖 四川金7乐下载 江苏11选5开奖直播 重庆时时彩和历史记录
重庆幸运农场 安徽快3专家预测 贵州快3走势图 河南22选5投注 澳洲快乐8开奖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