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二百二十五章 姐弟(一)
    马车出了定北侯府,行驶一个多时辰,才缓缓停下。

    普济寺到了。

    大秦朝佛教道教都很兴盛。近年来,因为太子信奉道教喜好炼丹,道教香火更旺,大有压过佛寺的架势。

    不过,各府内宅女眷,大多还是信佛居多。

    普济寺是京城最大的佛寺,香火颇为旺盛。太夫人每年都要到普济寺里烧香拜佛,添极丰厚的香油钱。顾莞宁自幼时起,就常随着太夫人到普济寺来烧香,对普济寺也十分熟悉。

    普通的百姓香客,在普济寺的正殿里烧香求签。

    官宦女眷勋贵皇亲,则会被知客僧领到禅房里,有普济寺里的高僧专门讲经解签。中午还有精美的素斋。

    定北侯府和普济寺关系密切,侯府的马车直接驶入普济寺里。

    知客僧也格外客气有礼,冲顾莞宁合掌行礼:“贫僧见过顾二小姐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神色淡然,略一点头,然后张口道:“我前两日便让人送了口信来,今日到普济寺来,一来是探望弟弟,二来是要亲自见一见慧平大师。”

    知客僧忙应道:“顾四少爷已经在禅房等着二小姐了。至于慧平师叔,也在寺中,等二小姐见过四少爷,吩咐一声,慧平师叔就会过来。现在就请二小姐随贫僧一起去禅房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应了一声,随着知客僧缓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普济寺里有数十间禅房,大小相同,摆设一致,除了一尊佛像外,还放着佛像经文签筒平安符之类的。

    同样的禅房,位置却不同。

    靠近正殿的禅房,稍微喧闹一些。越靠近后面,禅房越是幽静。

    知客僧将顾莞宁领到了最后一排禅房。这里是整个普济寺最安静之处,一共五间禅房。身份特别贵重的,才会被领到这里来。

    知客僧在第一间禅房门口停住了脚步,恭敬地说道:“顾四少爷就在里面,请二小姐自行进去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退到了一旁。

    琳琅玲珑对视一眼,有默契地各站在门边。

    顾莞宁在门口站了片刻,才轻轻推开门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开门声响起的那一刹那,一直等在禅房里的男童激动地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当顾莞宁熟悉的容颜映入眼帘,顾谨言激动得难以自持,快步走上前,一声姐姐冲到了嘴边,却迟迟没说出口。

    顾莞宁心里暗暗叹口气,张口喊了一声:“阿言,我来看你了。”

    顾谨言咬着嘴唇,泪水瞬间夺眶而出,哽咽着喊道:“姐姐……”

    姐弟两人,时隔三个月未见。此时再见面,竟有恍如隔世之感。

    明明还是亲姐弟,却和以前截然不同了。

    这一声姐姐喊出口的时候,顾谨言满是无奈和心酸。

    顾莞宁心中也是一酸,她走上前,将顾谨言搂入怀中。顾谨言全身一颤,双手紧紧地攥着顾莞宁的衣襟,趴在她的肩上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顾莞宁什么也没说,轻轻地拍着顾谨言的后背。

    很快,顾莞宁的肩膀处就湿了一片。

    “好了,别哭了。”顾莞宁轻声道:“这三个月,祖母一直病着,我忙着照顾祖母,所以才无暇来看你。不是要扔下你!”

    顾谨言顿时不哭了,用袖子擦了眼泪,紧张地问道:“祖母……太夫人现在的身子可好些了?”

    顾莞宁嗯了一声:“一开始很危险,喝了药总是吐出来。幸好请了一个叫徐沧的大夫,治好了祖母的病。现在祖母的身子已经大有好转,只是不宜操心劳碌,得慢慢静养。”

    顾谨言这才松了口气:“太夫人没事就好。”

    脸上的关切和忧心,绝非作伪。

    祖母总算没白疼阿言一场。也幸好他和冷血无情的沈氏不一样。

    顾莞宁看着顾谨言的目光悄然温和了几分,细细打量几眼,微微皱眉:“阿言,你瘦了许多。”

    顾谨言本就不算胖,这些日子愈发消瘦,一张漂亮精致的脸,瘦得只剩巴掌大小。神色间也颇有些萎靡颓唐,没了七岁孩童应有的稚气和朝气。

    就像一棵小树,没等挺直树干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就已经遭受了无情风雨的吹打,再也不复原来的模样。

    顾谨言挤出一个笑容:“姐姐不用为我担心。我初来乍到,一时还没适应普济寺里的生活,所以才会瘦了一些。等日后时间久了,我慢慢适应了,一切就都好了。”

    原本是定北侯府里唯一的嫡孙,千娇万宠锦衣玉食,被众人捧在手心上。

    后来骤然知道身世,又被送到了寺庙里生活,每日吃的是斋菜,穿的是布衣,身边除了顾福之外再无别人……

    这其中的巨大落差,就是一个成年人也未必受得了,何况顾谨言还是个孩子。

    顾莞宁心中不是滋味,却也无从安慰。

    这样的安排,已经是她能做到的极限了。

    姐弟两个相对无言片刻。

    很快,顾谨言振作起来:“姐姐难得来看我一回,不说这些了。其实,普济寺里的斋菜做的非常好。白馒头也格外得香甜。我饭量不大,一顿饭只能吃半个。顾福可能吃了,一顿得吃三个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打起精神笑了一笑:“这个顾福,这般能吃,月钱得扣掉一半才是。”

    顾谨言又笑道:“慧平师父也对我极好。他精通佛法,学识渊博,医术也丝毫不弱于任何一个京城名医。我跟着慧平师父,委实获益不浅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眉头舒展开来:“慧平大师是普济寺里最有名的高僧,能在他身边学习,对你来说确实是件益事。”

    慧平大师从不轻易收徒,俗家弟子更是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打着定北侯府的名义,慧平大师未必肯收下顾谨言。

    这一点,顾谨言自然也很清楚。也愈发感激顾莞宁的良苦用心。

    顾莞宁细细地问起了顾谨言在普济寺里的生活。

    其实,顾福每隔几日就会送消息到侯府,顾谨言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,顾莞宁都了如指掌。可见了面,还是想听他亲口说一说。

    姐弟两个闲话许久,谁也没提起沈氏。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七星彩走势图(综合版) 浙江十一选五规则 印度快乐8开奖 河北福彩三D开奖结果 福彩3d走势图
论沉迷电子游戏作文 辽宁快乐12前二直选走势图 2018年排球比赛直播 体彩泳坛夺金走势图 江西快3走势图今天
体彩11选五开奖结果 极速时时彩怎么赢 3d开机号试机号近500期 山西快乐十分前二组选走势图 时时彩免费软件
大乐透开奖结果 朋友不上班靠玩时时彩 时时彩技巧 个人经验 捕鱼达人2免费版 河北20选5最新开奖结果